第二百二十八章 养一条狗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养一条狗

当叶无道慢慢走到第十一层也就意味着望月鸾羽等人杀尽十一层青帮成员的时候,青帮终于在这种恐怖的破坏力和攻击力下彻底崩溃,叶无道带着鄙夷的淡淡笑意望着那个双手颤抖却强自镇定的老人,冷冷道:“听说上海各个帮派里就数青帮最有骨气,在本太子接管浙江黑道的时候你的一个干儿子似乎说过要强奸完我的女人,你这个青帮的的龙头老大也扬言只要本太子敢踏进上海一步就要我五马分尸丢进黄浦江?” 在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纵横几十年的杜衡能够从最底层的混混爬到今天青帮龙头的地位,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识过,但是当他通过下面十一层摄像头看到传来的镜头就再也无法镇定,这哪里是一般的黑道火拼,完全就是诡秘的灵异事件,两个面无表情的漂亮女人,一把同人一样修长的妖魅长刀,一把纤细精美的华丽短刀,就那样毫不费力的将一个又一个的青帮成员砍翻在地,虽然动作华丽优美,但这一切在杜衡眼中无异于一种强者的轻蔑,每一层叶无道都会朝摄像头轻轻一笑。 “太子果然很强。”杜衡苦笑道,有一种英雄末路的苍凉。 “不是我强,是我的手下比你的垃圾强。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想必你也该清楚我的意思,与其让这个拥有近百年传统的帮派在你的手中毁于一旦,还不如让本太子给它发扬光大。当然。一些该死的人还是应该要死才行。”叶无道轻易将一个帮派地生死存亡放在嘴上,如果是别人说出家样的话,没有谁不认为是信口开河,但是叶无道不一样,站在这里的他的确有资格说这句话。 “青帮不会做第二个斧头帮。”杜衡摇头道,根深蒂固的斧头帮最终还是被太子党逐渐同化彻底兼并,青帮如果沦落到这个太子的手中,下场肯定也是成为历史名词。 “你是想要用整个青帮的覆灭来成就你的不屈威名?”叶无道皱眉道,如果是这么顽固的话,那今晚可能就真的要狠狠杀才行。而且这幢大厦还仅仅是一个总部而已,不可能塞下全部地数千人。 “我当然不愿意看到这个最坏的结局。我地意思是说只要太子能够不插手上海黑道,那么青帮答应太子以后各种分红和收益一定给太子党留一份,太子也知道上海鱼龙混杂,没有一定数量的小弟肯定无法统治这块中国最富裕的土地,但是只要我们青帮做太子党的盟友,那么太子党就不愁不能够财源广进,这样一来太子党和青帮都是互利的局面。” 杜衡紧紧盯着叶无道涵着笑意的黑色眸子。谄媚却阴沉笑道:“更何况最近太子党内部好像出了一点小问题,这样一来太子要想一口吞下青帮似乎不切实际,与其两败俱伤还不如退后一步,太子你说如何?” 叶无道轻轻耸耸肩,微笑道:“本太子最想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既然没有共同语言,那本太子只好多花点力气解决你们这此垃圾了,放心。你们的老婆我也会顺便让我地小弟接受,一个都不会落下,敢扬言玩本太子的女人。简直就是找死!” 杜衡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叶无道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突然一把匕首从背后插入,痛苦的杜衡转头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的义子张展风,后者脸带阴笑道:“义父。反正你这辈子荣华富贵享受惯了,可是这们这批后辈还有的日子要过,我们还不想死,所以只能亲手送义父一程了,青帮有太子接管整个上海还有谁敢不服?” 张展风是杜衡去年刚收的义子,曾经是金三角地区的毒枭,身负数条命案,逃往上海后把自己的女人献给杜衡,深得杜衡信任,在八大金刚中排名最后,最为阴险狡诈,被人称作“毒蛇”。今天晚上只有三个义子来到清光大厦,其他几个都在拼命的搞女人,根本无暇分身,接到青帮紧急通知后完全没有当回事,谁会想到这太子党区区四十人就把整个青帮总部。 叶无道饶有兴趣地欣赏这一幕,淡笑道:“不错,很有奸雄的潜质,你只要能够今晚把所谓的八大金刚中的另外七个全部干掉,你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成为本太子在上海地一条狗!如果失败了,那么整个青帮就由本太子亲自解决内部事务,这个机会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的。” 等到叶无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张展风已经抽出匕首狠狠捅进身旁一个杜衡义子的腹部,面目狰狞的他随即推开奄奄一息的同伴,转向另一个被他残忍震惊的家伙。孔雀望着那满地独红的鲜血,伸出的舌头轻轻舔舐一下嘴角,张展风在顺利解决那个垂死挣扎但是因为纵欲过度而身体疲软的家伙后,谄媚而卑微的低头对着叶无道。 是一条很不错的狗。 叶无道微微皱眉道:“除了那个出言不逊的家伙,其他青帮主要成员能够清理的都给我清理干净,我想呆在杜衡身边出谋划策的这些日子里你也拉拢了一批心腹,我不管你是否排除异己,反正本太子明天要看到一个崭新、绝对臣服于太子党的青帮,人手不够,这四十个人可以让你调遣。” 张展风低头哈腰的像个奴才退出叶无道的视线,他知道自己是这一步棋走对了,未来整个上海将是自己的天下,哦,不,是身为太子手下一条狗的自己的天下。张展风既然肯将一路艰辛陪伴自己从金三角逃到上海的女人献给一个老人,这证明他是那种为了成功可以舍弃一切的败类,他丝毫不介意作叶无道的一条狗,因为他知道自己条狗足以咬死上海任何一个看自己不顺眼的人。 慵懒随意坐在清光大厦最高层的奢华办公室,满屋的古董和收藏让人目不暇接,这里的每一样物品都有三百年以上的历史,叶无道把玩着一个袖珍的乾隆御藏瓷瓶,望着窗外的上海夜景怔怔出神。孔雀则温顺的躺在他的怀抱,不停的用粉嫩小手抚摸叶无道的脸颊,就像是小孩子对待最珍贵的礼物。 龙月和望月鸾羽都暗中监视那条叶无道刚刚收的狗,而且青帮毕竟是传承已久的大帮派,也许能人并没有出现而已,叶无道可不希望这只精锐部队在上海受到重创,踏平青帮不过是他的即兴之举,因为他原本就没有这么快和孔家撕破脸皮的打算,虽然这种可能还不是叶无道对局势走向近三十种走向最糟糕的,但是也足够让叶无道头痛一番的了。 “你就不怕这样的人反咬你一口吗?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这种人永远没有忠诚可言。”唯一留存办公室的夏诗筠站在叶无道面前紧皱黛眉道,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见到鲜血杀戮就呕吐晕眩的她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不需要忠诚。” 孔雀乖巧的蹲坐在叶无道大腿上帮微微皱眉的他揉捏肩膀,叶无道淡淡道:“这种人需要的是利益,我能给的恰巧就是利益,忘了告诉你,我从来不担心背叛,因为我有足够的实力和自信解决这种情况。所以忠诚对我而言是一种最虚伪最无用的东西,但是我也不会拒绝忠诚。” 叶无道突然绽放一个璀璨的笑容,嘴角微微翘起道:“你这是在为我担心吗?” 夏诗筠神色复杂的注视着这个充满矛盾和神话色彩的男人,短短几天的相处她便对他的认识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昨天在叶无道下车消失在人流中后她便开始有些不正常,魂不守舍的回到公寓,突然发现一座熟悉的城市也能够给她冷清的感觉,最后她悲哀的发现原来这都是和这个男人“同居”的后遗症,这种寂寞和爱情无关,至少夏诗筠现在觉得还是。 叶无道拍了一下孔雀的小脑袋笑道:“你先出去玩会,我有事和她谈。” 孔雀拿着那个叶无道“贿赂”自己的乾隆御藏瓷瓶走出办公室狠狠把关门上,冰冷哀怨的紫色眼眸更加感动人,委屈的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那个价值百万的瓷瓶被她一把摔个粉碎。 “知道你给我制造了多大的麻烦吗,我是不是应该先向你要点利息呢?”叶无道走到心知不妙的夏诗筠面前邪笑道,今晚一袭妩媚晚礼服出席的她无疑是最动人的女人,叶无道环住夏诗筠的腰将她的腹部贴向自己,微微挣扎的夏诗筠惊慌的发现他的手已经沿着她的大腿伸入最**的地带。 叶无道将她压向落地玻璃窗,双手握住那丰满的柔嫩**从后面这种原始的姿势占有夏诗筠,第一次感受叶无道粗野一面的夏诗筠紧咬嘴唇默默承受这种精神和**上的双重惩罚,两人的结合是如此的完美,每一次叶无道的深入都会让她感受他的**和狂野。 “为什么你对太子党内部的叛乱如此毫不在意,难道你觉得这种关系太子党兴亡的事情比参加今天的晚宴还要重要?”夏诗筠双手趴在窗户上,这种类似在公共场合被侵犯的刺激让她的话语轻轻颤抖,其中的娇腻媚人不言而喻。 叶无道以最快的速度进出夏诗筠温暖湿润的身体,大声邪笑道:“为什么?因为这一切都是本太子导演的好戏,什么狗屁叛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