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杀入青帮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七章 杀入青帮

孔云虽然是孔家现在的家主,但是在商场叱咤风云的他何曾见过这种血腥的暴力场面,他根本没有为负伤的孔圣杰丝毫担心,他愤怒的是孔家的颜面扫地,家族的荣誉才是他最关心也是唯一能够让他在精神上“勃起”的兴奋剂,这个叶家的青年实在是太嚣张跋扈了,原本他想就算是叶正凌这只老狐狸见到他也必须因为他的孔家家主身份而有所忌惮,但是这个叶无道先是抢走儿子的未婚妻,然后当众羞辱自己,这口怎么也无法咽下的怨气让孔云面目狰狞。 “叶无道,你这个叶家的后辈未免欺人太甚了,你们叶家就等着怎么遭受灭顶打击吧!不要孔家的势力仅仅局限于台湾,经济是没有界限的,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神话集团,这一次就连整个叶家也在劫难逃!” 有些怜悯的看着风度尽失的孔云,叶无道摸着孔雀的小脑袋,淡淡道:“今天孔家能否走出上海都是问题。” 整座游艇的各界名流都没有人敢出声,熟悉太子党手段的他们不会冲昏头脑去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狗屁英雄,很多男人已经准备和宴会上搜罗的对象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很多女人也已经准备尽情的享受男人的抚摸接受**的洗礼。还有一些根本就抱着看戏的态度期望这场闹剧越闹越大,那几个往常被青帮挤压的帮派头目都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押错宝,至于原本能够在这场场合说上话的政界高官们早就两腿战战几欲先走。 孔云被叶无道地狂妄彻底激怒。眼神有些阴冷道:“年轻人,我倒要看看今晚是谁不能走出上海。” 叶无道耸耸肩微笑道:“晚上我在杀完青帮那群垃圾后就去拜访伯父,免得有人说我做后辈的不懂礼节,你说是不是啊,风韵犹存的伯母?” 徐娘半老的孔云妻子被叶无道邪魅放肆的眼神看得低下头,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邪恶了,在这种场合公然挑战自己这个庞大的家庭,还能够如此随意镇定,是他胸有成竹已经有足够的把握对抗孔家,还是年轻的张狂让他不计后果的要展现自己?这样地男人谁能看透。难道他直地能够杀完青帮然后闯进孔家在上海的底邸?孔奇华的母亲竟然产生一丝莫名的期待,尤其是叶无道所说的“风韵犹存”这个极富挑逗地词汇更是让她身体微颤。 杀完青帮,再会孔家! 望着那个抱着孩子地孤傲背影,所有人都是愕然无语。 夏诗筠默默跟随在叶无道身后,这一刻她终于真正明白为什么整个南方都会臣服在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青年脚下。这种在重大场面中表现出来的强大和自负。没有谁可以忽视,这场两个人一起导演的闹剧似乎影响要远远比她想象地要大,因为这样一来孔家信誓旦旦要对付整个叶家,想到这个夏诗筠不禁看着慵懒随意走下游艇的叶无道。心里涌起一股歉意,本来只是想他把拖下水,结果这个家伙竟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悍然伤人。 叶无道在就要坐进白色劳斯莱斯的时候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龙四随后也是如此,两道暗魅的身影突然出现跪在叶无道身边。原来是暗中保护杨宁素去江苏归来的龙月和望月鸾羽,叶无道淡笑道:“起来吧,望月,知道孔家这些忍者的来历吗?” 上次叶无道察觉的几个忍者高手原来就是孔家的手下,虽然隐藏的几乎天衣无缝,但是在叶无道这种顶尖高手看来依旧是难免露出蛛丝马迹,台湾黑帮势力素来喜欢和日本黑道勾结助威,这样一来孔家这个家族和这些忍者有一腿也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出乎叶无道意料的是这几个忍者的实力确实不弱。 “他们应该是伊贺流云隐忍者村的高手,手段极为残忍,是忍者部落中最为凶悍的一族。雇用之后便成为真正的杀人机器,素来不被其他忍者部落接纳。”手持红雪左文字的望月鸾羽皱眉道。 “不管怎么样,先把青帮干掉再说,我可不想明天被整个上海嘲笑太子只是一个吹牛的家伙,龙月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动手了吧,妖刀也譔饮血解渴了。望月你准备狙击这些忍者,如果实在不行再让龙月出手,我们先去青帮。” 叶无道在坐进劳斯莱斯的时候对准备离开开车的夏诗筠淡淡道:“如果不想成为那些忍者追杀的对象,就开车跟着我,我不想因为你而浪费龙四的攻击力,要是那样的话,今晚我可能会杀人杀得手软。” 青帮最有名的也许就是杜月笙这个曾经叱咤上海滩的风云人物了,然而到了今天的上海的青帮虽然依旧黑道地位无人能及,但是风光远不及创建初期,而且从青帮延伸出去在美国颇有实力的华青帮也渐渐凌驾于这个古老帮派上。这一届青帮的龙头老大杜衡自称是杜月笙的曾孙,在上海横行霸道十分张扬,凭借八个义子组成的“八大金刚”在上海以及浙江江苏等省肆无忌惮,这些年被他们玩弄的女人没有过万也有数千,不过因为在政界势力渗透极其成功,加上没有从事真正大的犯罪,上海政府几次严打黑帮都没有把重点矛头指向青帮。 “难道他不知道青帮在上海有数千人的规模吗?”夏诗筠开车跟在那辆劳斯莱斯后面朝后排的冷漠龙四问道。 “你要是知道少主曾经在罗马教徒一大半神圣武士追杀半个地球却依旧愈战愈强,最后被圣部枢机大主教称为‘撒旦’就知道你这个问题是多么幼稚了。”龙四对这个敢挑衅少主的女人没有一点好感。 “罗马教徒神圣武士?”夏诗筠感觉像是在看科幻电影。 “就是终生捍卫罗马天主教荣誉而战的武者,是从世界各地十多亿天主教信徒中挑选出来的绝对强者,至于实力如何,就算跟你讲了那也是天方夜谭般的让你目瞪口呆,但是不管如何,你都只要相信一点,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打败少主,不管是在哪一个战场上!”龙四冷冷道,这个信念在叶无道在越南丛林中独自将被美国近百特战队包围的自己救出来后就再也无法动摇。 夏诗筠没有说话,她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嘲笑自己的一切,她和他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为什么一定要牵扯在一起? 站在青帮总部恢宏的清光大厦下,叶无道拍拍像只小懒猪一样赖着不肯动弹的孔雀,笑道:“把那把军刀给我,小女孩玩什么冷兵器。”孔雀噘着小嘴紧紧抱住瑞士军刀就是不给叶无道,那种娇憨的可爱模样让叶无道拿她没有办法,“难道你还想帮我杀人不成?” 孔雀璀璨无瑕的紫色眸子顿时绽放耀眼的异彩,使劲点点头。 叶无道把孔雀放在地上,凝视着那双紫色眸子淡淡道:“今天起孔雀只要手上再沾染一滴鲜血,我就永远不会接受你。” 孔雀嘴角勾起一个颠倒众生的妩媚和凄美笑意,轻轻将那把瑞士军刀放在叶无道的手中,捧着叶无道温暖的大手摩挲玉润的小脸蛋。 南部朱雀,杀人无血! 十年后整个世界都在为这句话颤抖。 这个时候龙月和望月鸾羽都出现在有些感动的叶无道身边,龙月略微有些喘息道:“已经击退那帮忍者,实力不弱。” 叶无道轻轻拉起孔雀的小手,仰望着清光大厦淡淡道:“既然不肯出来迎接本太子,那就说明已经准备好接收我们太子党的屠杀,龙四,顺便保护她。龙月和望月在前面带路,不需要废话,这幢大厦里都没有一个好人,就算有,那也只能算他倒霉。” 龙月的妖刀村正和望月鸾羽的红雪左文字似乎已经知道接下来将是一场鲜血的盛宴,雪亮的刀身光华流动,尤其是那把好像变长变细的妖刀,诡异的鲜红色流华萦绕刀身,看来这把妖刀村正认主之后有了一些变化。等到两个女人消失,太子党那帮特殊培训的敢死队都掏出家伙尾随进入大厦,他们虽然无法像龙月和望月鸾羽那样将冷兵器运用得比枪械还要恐怖,但是他们对枪械的熟悉程度绝对是一流,加上李玄黄这个兵器天才的特殊改装,这些人的装备精良程度比起国家特种精英也毫不逊色。 叶无道拉着孔雀慢慢步入弥漫献鲜血气息的大厦,嘴角的弧度温柔得近乎残忍,杀人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收藏一份生命。孔雀紫色的眸子愈加明亮,再也不是那个因为一个布娃娃而和叶无道怄气的孩子,而是一个欣赏杀戮和鲜血的修罗,一个让叶无道也不得不花尽心计要绝对掌握的天才。 孔雀明王, 倾城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