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奢侈晚宴(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六章 奢侈晚宴(下)

语出惊人的夏诗筠将整个原本有些慵懒的宴会搅乱得暗流涌动,孔奇华的脸色已经苍白可怕,这当头一棒让他措手不及,原本以为今天电话里夏诗筠说取消订婚是玩笑,忙着招待父母的他也就没有太在意,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这么绝情和残忍,痴痴望着那魂牵梦萦的凄美容颜,恨却恨不起来,明知道她是那种不会让任何人走进心里的女人,为什么还要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这道伤痕要多久才能够愈合,十年,还是一辈子? 孔奇华惨笑着看向叶无道,终究是小看了这个男人啊,那次看似被林朝阳干掉的保镖肯定也是这个家伙派人去干的,竟然能够如此轻松的将那群高价聘请潜入夏诗筠别墅的杀手干掉,简直就不是人!孔奇华不理会周围人的诧异和嘲讽目光,孤独的走出门,他没有和叶无道作对的想法,不管怎么样他这个注定只能是配角的人都会尊重夏诗筠的选择,但是如果叶无道让夏诗筠受到一点伤害他都会不计一切代价报复,即使他是可以轻松将自己秒杀的太子! 孔奇华最后回首的时候见到夏诗筠那充满歉意的眼神,他如释重负的淡淡一笑,这一年是他最开心的时间,既然已经拥有最美好的回忆,放手就是他能做最大的温柔了吧。但是当孔奇华看到自己父母和弟弟表情时,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开端而已,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早就对自己的继承人身份不满,这应该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反正自己也心灰意冷,希望从小就充满野心的你能够把握这个时机,至于能否打败那个青年就看你的造化了,希望不要因为你而把整个家族拖进深渊,孔圣杰! 孔圣杰斜眼看着暴跳如雷的父亲,心中窃喜,孔奇华啊孔奇华,难道你不知道这个还不肯进棺材的家伙最要面子吗,你这个长子真是不孝,竟然让这种家族蒙羞地事情发生。看来过几天的家庭会议上你可以退出席位了。再用男人看女人的眼光瞄了一眼孔奇华的亲生母亲,要不这个家伙我继承了,顺便你的母亲和你地女人都让我照顾好了,谁让我是你的弟弟呢。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那个青年太子的下一步,夏诗筠也在等,凝视着这个强行占有自己的男人,嘴角的笑意充满灿烂的阴谋味道,叶无道。你想占有我那需要足够的代价,孔家这次绝对不会容忍这种奇耻大辱,就算你是叶氏继承人也无济于事,这就是你证明你的成功并不是依靠家族的最好机会! 叶无道举起手中地对着灯光凝视了一下产自意大利菲利施家族特酿的雪黛蓝红酒,轻轻地放在鼻前短促地嗅了一下,优雅地啜了一口,然后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他根本就没有去在意那些周围人的目光,只是孤芳自赏的作了一个无懈可击的小动作,不是贵族。却远比古代贵族华丽的颓废,超然的优雅。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视世间众生如蝼蚁。 何解语痴迷的望着这个让自己爱恨交加地男子,被他那股庞大的自负深深拨动内心的情弦。 李依菲终于看见传说中的太子的真实高傲一面,突然发现身旁这些男人是那样的低俗和猥琐。 宴会上众多的女人从上了游艇就开始听所有男人在议论这个具有神话色彩的英俊青年,众多显赫的头衔一同汇集在一个男人身上,让原本渴望白马王子的她们发觉自己变成真正自卑地灰姑娘,一个怎么也配不上白马王子的可怜女人,脂粉和珠宝掩盖下的她们涌起一阵悲哀地失落,遇到一个太优秀的男人,却不能爱。真的是一件皱纹凸现的事情。 叶无道轻轻将夏诗筠搂进怀里,在她耳畔低声道:“应该是你向我未婚才对。” 夏诗筠发出最粲然的笑容,那炫目地绝代风情让整个晚宴的人都顿时窒息。这种美丽太过惊人,一向严肃清高的夏诗筠竟然如此展露妩媚的一面,让所有男人都心神摇曳了许久。但是有一个人却一直冰冷的注视着夏诗筠,纤细的手指轻轻敲打着那把军刀的刀背,清脆却细微的撞击声准确传进叶无道和龙四的耳朵。 “我。夏诗筠正式向神话集团总裁叶无道,求婚!” 夏诗筠大声道,优雅伸出自己的手,最解风情的叶无道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早就准备好的戒指戴入夏诗筠的无名指。 这一切,终究还是在这个家伙的预料之中,夏诗筠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沮丧,相反还十分满意,这样一来游戏才足够精彩刺激,既然你想要征服我的灵魂,你就必须拿出相应的实力和资本! 孔家现任掌门人孔云冷笑道:“你就是那个南方神话集团的总裁叶无道,也就是叶正凌的宝贝孙子?” 他身边的孔圣杰则是满脸淫秽的盯着夏诗筠的曼妙身躯,就是这个女人让那个没用的哥哥一败涂地,这个女人要是能够搞上床那一定很具有成就感,至于那个什么党的太子他还没有放在心上,青帮的老大已经认他做义子,在上海甚至整个南方谁敢对自己不敬?! 叶无道将酒杯递给龙四,淡笑道:“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叫我一声太子。” 孔云没有想到这个后辈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恼羞成怒道:“年轻人不可以太狂妄,很多事情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不要以为搞了一个黑社会团体就可以无法无天,更不要觉得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就能够在商场上呼风唤雨,你还嫩,今天的事情只要你给我一个答复,看在叶正凌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过分计较!” 叶无道玩弄着那个慕容雪痕送给他的打火机,嘴角勾起一个自负的笑意:“在我们这一代眼中,没有所谓的辈分,只有强者和弱者。孔家不妨试试看能否将我的那个神话集团挤垮,但是我希望偌大的孔家不要步林家的后尘,万一我这个后辈让孔伯父你成为断送祖宗基业的罪人,那就不好了。” 孔奇华的母亲被叶无道**裸的眼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实在不明白这个抢了儿子未婚妻葬送儿子未来的始作俑者怎么能够这样看一个女人,那种不加掩饰的暧昧和挑逗让正处于如狼似虎年纪的她在羞愤中夹杂着一丝矛盾的兴奋,这个青年的眼眸实在是太过锋芒和侵略性,一想到孔云在某个致命方面的疲软,昨晚便是自己“解决需要”的她眉梢漾起一股隐藏的媚意。 孔圣杰这个时候做出一个自认为能够博取父亲青睐但是事后证明绝对是致命错误的举动,他向前走出几步,极富正义气概道:“叶无道,不要忘记这里是谁的地盘!” 叶无道仰首颓废的一阵大笑,突然收敛微笑冷冷道:“也许你们呆在台湾有点赶不上我们大陆的时代了,在中国南方的任何地方,都是我太子党,太子的地盘!” 早就充满浓烈杀机的孔雀嘴角浮现一抹清冷的笑意,身体微晃,一道娇小的身影在眨眼间冲到口出狂言的孔圣杰跟前,众人看到一片雪亮的弧线插进这个蔑视太子威严的家伙腹部,原本拿着这把瑞士军刀的那个漂亮小孩此刻却乖巧的依偎在叶无道怀抱里,谁都不会相信这把军刀是被孔雀赶在龙四前面送进孔圣杰的腹部,但是抚摸孔雀淡紫色长发的叶无道清楚见证了这一切。 青帮的二帮主刘巍见到帮主刚收的义子被人如此迫害,加上青帮素来看不惯抢了杭州地盘的太子党,刘巍在几个保镖的拥簇下狠声道:“不要忘了这个上海至少还是我们青帮的地盘,今天还轮不到你们太子党在这里耀武扬威!” 众人见青帮出面,心想今天肯定没完了,在上海滩谁敢不给势力渗透到各个领域的青帮?俗话说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他们虽然都听说各种关于太子党和叶无道神乎其神的传闻,但是多少对这个儒雅英俊的青年持有怀疑态度,这么一个足以作超级青春偶像青年,也能够像传说的那样谈笑间杀人无数?而且太子党向来在上海没有势力范围,加上最近又有传闻说太子党叛乱,这个太子想要在这里挑战青帮怎么都不是明智的选择吧? 天才和枭雄的行为方式永远有悖于常人的思维。 叶无道微微点头,他身后一脸冰霜的龙四在别人无法看清楚的状态下拔出孔圣杰腹部的那把军刀然后划出一道璀璨的白色弧线,当龙四回到叶无道身边用洁白的纸巾擦拭那柄沾染猩红血迹的瑞士军刀,众人只见刘巍的脸部迸出一道血线,原来他的脸被人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惨烈恐怖。 叶无道望着整艘游艇上恐慌的人群,不屑道:“明天整个上海黑道就知道这个城市是谁做主!孔伯父,我代爷爷向孔家问好。至于孔家准备如何动手何时动手,我都不管,犯我者,我必十倍犯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