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奢侈晚宴(中)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奢侈晚宴(中)

全球奢侈品厂商在对中国沿海发达城市充分占据割据后,他们的目光开始投向内陆庞大的消费群体,有报告显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之一,零五年国际顶级时尚品牌高峰会在上海举行,每年在摩纳哥举行的国际顶级展览在去年驾临上海,整个中国都在疯狂追求奢侈,所以更多浓妆艳抹的女性有更加炫耀的资本。 虽然不屑这种低品位的奢侈,但是叶无道让林傲沧收购的诗洛奇水晶餐厅确实给飞凤集团带来巨大的利润,几家按照叶无道意思举办的几家奢侈餐厅也相继火爆,飞凤集团在南方沿海的地位愈加稳固,蔡羽绾不禁对叶无道对商机“高瞻远瞩”的把握能力大加钦佩。 叶无道相信今天鱼龙混杂的宴会一定会有很多让他作呕的景象,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品位的女人和男人都是稀有品种。 格调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气质,奢侈并不能代表格调,就像处女不能代表纯洁、妓女代表淫荡。叶无道轻轻擦拭那副赋予他足够儒雅气息的金丝眼镜,眼眸充满对今晚宴会的期待,怀里的孔雀同样紫色眸子闪烁着异彩。 如果说穷人爱养孩子,中产爱养猫狗,那么富人则爱养奢侈品,比如全球限产的腕表,比如比黄金还要珍贵无数的香水,又或者游艇、私人飞机。这没有什么好反感恶心和深恶痛绝的,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幽默就是喜欢黑色,不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爬到金字塔的顶端,你和你的后代永远只能够仰视别人。 那艘豪华游艇巍然浮在灯火辉煌海面,码头上停满了名车,都算是沪杭名流的这些人今天一个容光焕发,能够被孔家邀请算是一个不小的荣誉了。中国人喜欢面子是遗传千年地好习惯没什么好拿遮羞布遮遮掩掩的,这也算是激励低端群众奋力向上爬的一种动力源泉。 夏诗筠的到达成为今晚的第一个**,一袭尽显完美曲线地墨绿色晚礼服,轻柔妩媚的下摆,肩部的蝴蝶结装饰更加突现女人的娇媚。依旧没有化妆,但是精致绝美的脸孔和稍微冷漠的气质让在上海美名远播的她霎时间成为焦点中的焦点,当她走上游艇,所有人都情不自禁不约而同的鼓掌欢迎这个今天晚宴地女主人,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但是当叶无道牵着孔雀的手走出那辆炫目的劳斯莱斯,今天正式穿着的叶无道顿时成为挤满名人的友善的更大焦点,这固然和身后近十辆宝马组成的庞大车队有关,不过叶无道本身的超然邪魅气质才是让他迅速被众人认出的主要原因。 窃窃私语地黑白两道商界、政界和文化名流以及黑道枭首都在默默注视着这个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的青年,甚至没有人敢大声讲话。喧嚣的码头奇迹般安静下来,原来没注意叶无道的人也开始问边上的这个貌似轻狂嚣张的家伙是谁。 孔雀冰冷的水晶眸子没有一丝感情的望着这些各色表情的人,眼睛里没有面对无道的哀怨、忧郁和天真,只有轻蔑和寒冷。 叶无道淡淡道:“出来吧。” 这个时候脸色淡漠的龙四从人群中走出来,将一只古典的zippo打火机和一把精致的瑞士军刀递给叶无道,恭敬道:“这是慕容小姐让龙四交给少主地东西。” 叶无道盯着脸颊微红的龙四会意一笑,这个雪痕难道是怕自己**没有发泄而去沾花惹草吗,接过最喜欢的打火机,把那把异常轻巧的锋锐军刀给讨着要玩的孔雀。暧昧笑道:“你就按照雪痕地意思跟我吧。” 龙四嫩脸红透着跟在叶无道身后,却没有发现孔雀斜眼瞥向她的那一刹那间的紫眸中的淡杀意,那柄突然出鞘的瑞士军刀也蓦然绽放异样的光彩。微微皱眉的叶无道轻轻拍了一下孔雀的脑袋,后者孩子气的嘟起小嘴用小脸摩挲他的手背,煞是可怜。 有人说珠宝是比是比世界上最性感的学诱惑娇媚的精灵,虽然有夸张嫌疑,但是每次苏富比这家世界上最古老的拍卖公司的珠宝拍卖专场都会吸引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富有女人,与珠宝交相辉映的是女人们一次次瞬间睁大、放光的眸子。 何解语今天虽然没有穿上那件西湖游船上的“蝴蝶”晚礼服,但是纤细脖子里的那串缅甸蓝宝石吊坠依旧让她的魅力不减,缅甸出产的红、蓝宝石本来在市场上就备受尊崇。而这颗深陷在何解语那雪白乳沟的蓝宝石更是被鉴定为“皇室之蓝”,是缅甸蓝宝石中最高的色泽等级,这颗将近六十克拉的蓝宝石外缘是大小均匀的珍珠,珍珠的天然光芒,更衬托出蓝宝石之皇者气派。不过这次她的父亲并没有到场,叶无道很想和这个曾经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博学男人深入交谈。东方集团始终是叶无道寝食难安的一个存在。 除了何解语的大放异彩,出乎意料的是叶无道见到不少漂亮女人和几样罕见珠宝,其中就有叶无道颇为赞赏的venduna心形翡翠镶钻别针,见到别针叶无道下意识想到那枚送给夏诗筠的珍珠别针,不过叶无道自嘲的想那样东西肯定已经静悄悄的在哪个垃圾箱躺着了。 李依菲也如期而至的粉墨登场,只不过她周围的蜂蝶实在是让叶无道不敢恭维,只不过她那获得美国宝石学院认证的巨额鲜彩黄钻石项链给人巨大的惊艳感觉,正在和那群衣冠楚楚却眼神乱瞟的单身男人玩游戏的李依菲并没有发现远处叶无道的冷漠眼神。 因为晚宴还没有正式开始,所以叶无道就在甲板上吹风,身后的龙四自然安守本分的注意周围人物,其实她也知道目前整个中国要想伤害到少主的恐怖高手屈指可数,而且这样的人物多半是十年甚至几十年不肯露面的变态,所以叶无道受伤的可能不比火星撞地球大很多。 孔雀颇有兴趣的把玩那异常锋利的军刀,始终粘着叶无道的她今天其实同样是璀璨的视线焦点,既然连叶无道这种人都会觉得她有着无法阻挡的诡媚魅力,那么更何况是一般人,这个世界上恋童癖的男人并不在少数,尤其是有钱的男人。所以这一路孔雀被众多的包含诸多含义的眼神和目光包围,一直把心思放在叶无道和那把军刀上的孔雀冰冷的紫眸释放幽淡的杀机,只不过因为叶无道的存在她才装作什么都不在意。 今天的孔奇华可谓红光满面,在众多同学和死党的包围中被逼着讲述这段如何将夏诗筠追求到手的罗曼蒂克史,西装革履的他再加上世家的公子气质,一时间也算是众多女人的媚眼集中地,今天八成的有名沪杭单身白领都悉数到场,晚上上海各大酒店又将多出多少对**缠绵的男女便可想而知了。 这是一座男人猎艳的竞技场,也是一座女人证明自己魅力指数的舞台。 一拍即合的话,被**支配的**结合也就成为理所当然。 孔奇华的父母颇有气质,尤其是孔奇华的母亲虽然年过四十,但是因为天生丽质加上保养到位,丝毫不比那些年轻白领逊色,而且那股彻底成熟的女人味道更是让不少男人心猿意马,不断在脑海中意淫着这位从头到脚都散发女人味的中年熟女。孔奇华的父亲和儿子很相似,没有过分的威严,但是沉稳的个性从那恬淡的神色就可以看出来,他似乎在奇怪儿子妻怎么没有和他的未婚妻在一起,刚才夏诗筠上游艇的时候远处的孔奇华很自豪的将她介绍给他们,看到夏诗筠的绝代风化他们做父母的都感到很满意。 在孔奇华的父亲孔云宣布宴会开始的时候,游艇上觥筹交错的众人都默契的等待这个家族将要宣布的消息,夏诗筠和孔家大少爷订亲的事情几乎整个上海都知道,也只有这样才让很多南方黄金单身汉打消对夏诗筠的想法和念头。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直独自品酒的夏诗筠走到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青年面前,举起酒杯淡淡道:“是不是我今天做什么你都不会后悔?” 叶无道端起手中的酒杯跟夏诗筠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微笑道:“不会。” 夏诗筠嘴角扬起一个玩味的笑意,将一枚精致的戒指放在叶无道手里,转头大声道:“今天我接受他,叶无道的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