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奢侈晚宴(上)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奢侈晚宴(上)

叶无道站在原地看着远处那个娇小的身影,这个叶无道见过最执著的孩子可以单独躲过重重的监视而来到自己面前,那么十年后,她是不是可以将整个世界玩弄于手心,二十年后,还有谁是她的对手? 避免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将她的天才扼杀在摇篮,在圣乔治光明学院开始锋芒毕露的她显然不是一个可以用常理来看待的小孩,叶无道有些犹豫不决,理智告诉他要把一切潜在的威胁都消灭在萌芽状态,但是心不在焉却让他对这个极度依赖自己的孩子有一种放纵的**。 最终叶无道的情感战胜了理智,也为日后商界、政界、黑道整个天下波澜壮阔的冲击埋下璀璨的伏笔。 孔雀跑向叶无道在很远的地方就纵身扑向叶无道的怀抱,叶无道身体被这巨大的冲力微微后倾抱住这具柔软的躯体,从遥远美国来到中国小女孩死死搂住叶无道不肯放手,叶无道蹲在地上捧着那张倾城的小脸,到现在她还是没有显现出特别的女性特征,这种致命的中性的极致魅惑让叶无道也不禁片刻失神,淡淡道:“那个人是谁?” 原来在远处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同样孤傲冰冷,在孔雀冲向叶无道的那一刻他便将视线停驻在叶无道身上,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这是除了孔雀,叶无道第二次对一个比自己小的孩子产生威胁感,既然这个人能够被孔雀接纳,叶无道断定这个寒冷的男孩一定和孔雀属于同一类人,所以才有可能走近。 “他叫玄武,我摆脱不了他,一直跟到这里。”孔雀冷冷道,显然对这个他称作“玄武”的男孩没有一点超越界限的好感。这是孔雀第一次在叶无道面前说话,灵动的声音却因为冰冷神色而显得有些清寒。能够让她这个天才摆脱不掉的角色可想而知是多么的不简单。 听到孔雀说话地叶无道略微诧异,望着那个傲然站立在人海中的冷酷男孩,重新抱起孔雀微笑道:“这个玄武在圣乔治光明学院一定不简单吧?” 孔雀紧紧抱着叶无道的脖子点点头,“玄武在圣乔治和孔雀一样不是贵族,但是他的爷爷却是学院最大的校董。也是孔雀唯一不能打败地人,你去帮孔雀杀了他好不好,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在两年之内让整座圣乔治光明学院的那些废物成为我以后的听话棋子了。” 叶无道从来就没有也不敢把孔雀当作是孩子看待,拍了一下孔雀的小脑袋微笑道:“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绝对权威的王朝很多时候需要一个他这样的角色,水至清则无鱼,你在圣乔治不可太过锋芒。呵呵,这个玄武是不是喜欢孔雀啊?” 孔雀那双紫色的眸子突然绽放异样的光彩,凝眸叶无道的眼神拥有让人心碎地魅力,她突然蜻蜓点水般在叶无道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躲进他的怀抱再也不敢看人。目瞪口呆的叶无道苦笑着摇摇头。真是个孩子。抱着孔雀走到那个“玄武”面前,叶无道微笑道:“谢谢你保护孔雀,如果你想征服孔雀,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根本就没有机会,这不是我存在与否的问题。如果你想有资格去爱孔雀,那我,叶无道,以中国未来黑道的统治者的身份对你说,你必须在以后的岁月中不停的变得更强。因为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比自己软弱的男人。” 玄武深深看了一眼真真正正像个什么都不懂地孩子趴在叶无道怀里的孔雀,用生硬的中文冷漠道:“圣乔治有不少家伙想对她下手,在那里我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在这里,我也希望你能够不让她被那群学院的废物欺负,否则就算我今天无法打败你,总有一天我会将你打败!” 望着那个还有些消瘦的背影,叶无道抚摸着孔雀的脑袋,嘴角勾起一抹阴谋的笑意,又是一枚很有用的棋子,这个玄武的天赋似乎完全可以媲美那个中国龙榜十大高手之一的太极宗师陈道陵的徒弟楼兰。看来萧军即使能够活着走出训练这个黑道也不是独孤求败的寂寞沙场。 等到玄武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叶无道抱着这个死活不肯下来地孔雀行走在上海的大街,孔雀这个时候终于表现出孩子的天性。趴在怀里的她四处张望,尤其是见到那些橱窗里可爱的娃娃总是牵扯住叶无道地袖子流连不前,痴痴望着那些最能打动痛心的小玩意满脸奢望和乞求,但是每次叶无道都故意不去看到,任由这个恐怖的天才可怜巴巴的和自己赌气。一路下来这个楚楚可怜的丫头不知道望眼欲穿了多少家橱窗,可是也在叶无道一次无情残忍惨无人道的漠视中把这种希望强奸。 等到叶无道和她来到那家昨晚与慕容雪痕住过的房间,孔雀一个人气鼓鼓的坐在床上不肯说话。 叶无道明知故问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教训他!” 孔雀哀怨的凝视这个信誓旦旦的罪魁祸首,那双灵魂的紫色水晶眸子释放迷人的忧郁,不肯说话,泫然欲泣。 叶无道几乎都不敢去看那双魅惑的紫色眸子,微微一笑,一只手拿着一个超级可爱的布娃娃从背后伸出来,喜出望外的孔雀扑进叶无道的怀抱狠狠亲吻再一次手忙脚乱的叶无道,当孔雀要把娇嫩的丁香小舌伸出来的时候叶无道胆战心惊的向后一把推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赶紧撤退。 那双剔透璀璨的紫色眸子流露出那么暗香浮动的一些天然妩媚,被推倒在床上的孔雀咯咯直笑,天真的像个什么都不懂事的孩子,但是那股自然天成的动人却是丝毫不减极品美女的魅力,甚至叶无道能够感受到一种介于邪恶和圣洁之间摇摆的诱惑。 “以后不可以这样!”叶无道毫无义气道,他知道这副生怕的伪装肯定瞒不过那个鬼怪灵精的丫头。 孔雀噘着小嘴捧着那只布娃娃,再也不肯说话,从见面到现在她就是在让叶无道杀掉玄武的时候才开口,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她重新变成那个拼命依赖叶无道的孩子,谁敢相信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嘴里说出“让圣乔治那帮废物成为叶无道棋子”这类森冷狂妄的话语,在叶无道面前的孔雀和圣乔治光明学院的表现判若两人。 今天晚上孔家举办的宴会将在一艘豪华游轮上举行,叶无道自然不会穿得太寒碜,关键是今晚也没有必要刻意低调,否则叶无道根本不介意穿着这身被夏诗筠闭着眼睛挑选出来的休闲服饰去参加这次宴会,他要找到在上海找到夏诗筠当然不是难事,不过一个下午叶无道都在陪着午睡需要好几个钟头的孔雀没有离开宾馆,看着怀里睡梦中的那张中性容颜,叶无道苦笑不已,这么小就锋芒毕露展现枭雄气质,希望现在自己的决定不是错误的。 等到晚宴即将开始的时候,门外已经有人将叶无道需要的衣服和一切准时送来,叶无道轻轻放开怀里的孔雀把她放在床上,当他穿上那套设计大师亲手裁缝的白色西装,掏出那副金丝眼镜戴上,这一刻的叶无道不再是那个浙大学子,而是以神话总裁和叶氏继承人的身份参加这次规模空前的巨大晚宴。 门外的白色劳斯莱斯和近十辆崭新奔驰7系列等候多时,庞大的队伍让整条大街都骇然,当抱着孔雀的叶无道走出在偌大上海都市里并不起眼的宾馆,一个下午都肃立恭候的三十多个彪悍黑衣人每个人眼中绽放疯狂的炽热,这些人都是太子党这些年秘密培养出来的敢死队,每个人都有辉煌的过去,也是战魂堂和血狼堂的绝对精英。 他们的出现已经让上海黑道各个帮派都忐忑不安,尤其是曾经数次挑衅浙江黑道的上海青帮,虽然目前太子党叛乱已经传遍中国黑道,但是太子这个敏感时候的突然到来更加让他们胆战心惊,因为谁都不想成为太子镇压叛乱的第一个发泄对象! “上海黑帮的老大有几个会参加今天的晚宴?”叶无道坐在那辆白色劳斯莱斯里淡淡问道。 “这次青帮老二刘巍、洪堂堂主魏振国等上海比较大的帮派头目都会出席这次黑白两道都受到邀请的宴会,很多上海帮派都隐晦表示希望这次可以和太子联合平定这次叛乱。”前面的一名黑衣中年人恭敬道。 “听说青帮狠不把我们太子党当回事?”叶无道淡淡笑道,抚摸着乖乖躺在他怀里的孔雀的柔顺头发。 黑衣中年人是这支敢死队的队长,微微思考了一下沉声道:“只要太子一声令下,我们这批人今晚就一定不让刘巍活着回家!” 叶无道摇摇头闭上眼睛微笑道:“我自有打算,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