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孔雀回国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三章 孔雀回国

披着一条毛巾的慕容雪痕满脸粉霞亭亭玉立在叶无道面前,女神般完美无瑕的身躯呈现柔和的曲线,没有丝毫的侵略性,如同被一块圆润的蓝田美玉浑然雕琢而成,本来躺在床上看电视接下来想去洗澡的叶无道有些痴呆的望着含笑羞涩的慕容雪痕,纵使是阅尽名花的叶无道,在这一刻也被这种让人窒息的魅力震撼,雪痕,真的是越来越完美了,几乎让人无法产生亵渎的念头。 想要一个饿虎扑羊把慕容雪痕抱住压在床上的叶无道突然嘿嘿奸笑道:“雪痕,是不是很长时间没有给老公洗澡了?” “都很久没有给无道洗澡了呢,小的时候总是偷偷摸摸背着妈妈一起洗澡,怎么每次都没有被妈妈发现呢,虽然说我们每次都很隐秘,可是我知道爸爸都发现了几次,按照道理说精明很多的妈妈肯定不会不知道啊。”像偷吃到糖果的孩子般的慕容雪痕想林去穿件衣服,结果被叶无道轻松抱在怀里走进浴室。 “傻瓜,妈妈早就知道了,全家人都知道了,还不是怕你脸嫩,我可是用爷爷那里偷来的极品雪茄、红酒才堵住那个死老头的嘴,至于我妈,你还真以为她不知道啊,她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叶无道笑道,这么聪明的雪痕竟然到今天还不知道真相。 环住叶无道脖子的慕容雪痕霎时红透耳根,雪白的肌肤浮上一层朦胧的桃红色,叶无道温暖的手掌和臂弯让她沉醉,每一个寂凉冷静的夜晚,被思念缠绕的她就会凝神静心弹奏当年叶无道谱的曲子,慢慢回忆曾经的点点滴滴,叶无道就是她简单世界的中心,失去叶无道,这个世界也就没有任何存在地意义。 叶无道闭上眼睛躺在浴缸里。身体享受着慕容雪痕那双弹奏出世界上最天籁音乐的纤手的轻柔抚摸和摩擦,慕容雪痕的温柔和体贴舒服得几乎要让他呻吟,这种享受足以让整个世界的男人嫉妒发狂吧。慕容雪痕凝望着那嘴角含笑的英俊脸庞,眸子里的深情足以融化任何男人地固执,这么多年,在她眼中,叶无道始终没有改变。依然喜欢用带着轻佻的温柔掩饰自己,依然执着地像个孩子。 叶无道把慕容雪痕抱进浴缸埋首在那娇嫩挺翘的**间。那股清新芬芳的幽谧体香让他感到安心,这个时候的他知道龙榜高手出手一定能够重伤自己,但是他不想再让自己像一根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弦,抱着慕容雪痕柔软的身体,叶无道这个实力不出意外可以媲美中国龙榜顶尖人物的影子竟然沉沉睡去。 慕容雪痕她不容易才小心翼翼的把将近一米八的叶无道弄到床上,托着粉嫩腮帮注视叶无道,慕容雪痕心中涌起一股甜蜜,突然看到他那不老实地下体,慕容雪痕眸子几乎可以滴出水来。怯生生伸出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叶无道的**根源轻轻套弄了一下,睡梦中的叶无道兴许是被慕容雪痕这个大胆暧昧的挑逗勾起了男人本能地**,那根男性象征愈发勃起。 “无道,你真的累了,今天就让雪痕伺候老公。”慕容雪痕轻轻坐在叶无道身上。握住他那坚挺的**,悄悄趴在叶无道地身上,开始轻柔的律动。就像在弹奏一曲轻缓静谧的《蓝色多瑙河》,这个时候的慕容雪痕虽然布满春意,但是浑身的圣洁气息依旧让人不敢亵渎。 慕容雪痕像个贪吃地孩子一次一次“占有”叶无道,当她终于在最后一次**巅峰刺激下昏睡过去的时候,叶无道缓缓睁开眼睛。怜惜的抚摸那红润火烫的脸颊柔声道:“傻女人,是不是一定要我用一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来偿还你的深情。” 清晨慕容雪痕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叶无道的怀抱,而他则一脸笑意的望着自己,像是做坏事抓到的慕容雪痕一想到自己昨晚的疯狂举动就不敢见人使劲钻进叶无道的胸口,叶无道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吻住慕容雪痕湿润的嘴唇,嘴里的芬芳和甜美不断刺激着叶无道的感官,他的手在不停在慕容雪痕的圆润躯体上游走,当他进入她温润的身体后就再也不想出来,那种身体和心灵一同契合和升华的美妙感觉让叶无道再次体会到温柔乡是英雄冢的说法,最后要不是怕慕容雪痕那娇弱的身体吃不消,叶无道想就这样一直占有这个深受着的女人。 “元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过后的慕容雪痕乖巧依偎在叶无道胸口微笑道。 “好消息?我想你今天要去德国还有什么对我是好消息。”叶无道抚摸着慕容雪痕光滑如绸缎的背部曲线淡淡道,他在想这么让慕容雪痕飞来飞去是不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不过要是把慕容雪痕禁锢在一个地方恐怕这个傻丫头一定会真的相思成疾“人比黄花瘦”,与其这样不如让她尽情的在世界舞台上为自己的登上顶峰而演奏。 “那我是不是可以不用去德国参加世界开幕式了?是不是可以陪着无道在上海玩几天?”慕容雪痕小脸绽放璀璨光彩,那种纯洁的光辉让人炫目,这样的女人也许生来就是让男人顶礼膜拜的。 “你想放几十亿观众的鸽子啊,我可不想雪痕被人误会耍大牌,放心,这次雪痕从德国回来我就放自己也放雪痕几天假,一起在上海这座东方大都市‘度假’。”叶无道看见坐起身的慕容雪痕胸前的妩媚风情,下体再次蠢欲动,很多时候慕容雪痕一个人一定还要用手和嘴巴才能真正让叶无道彻底满足,所以传说中的一龙战三凤这种场景叶无道还是有点向往的,不过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接触慕容雪痕,女人也不可以!既然目前林家已经疲于应付自己的策划的阴谋,那么就可以专心对付孔家了,这样一来稍微陪着慕容雪痕放纵几天也不是难事。 慕容雪痕听到这个消息已经开始憧憬从德国回来以后的幸福时光,许久才按住叶无道在她**上作恶的手笑道:“我要和你说的好消息就是孔雀这个丫头已经偷偷回国来看你了,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是怎么骗过那些密密麻麻的保镖,又是怎么上飞机的,比起当年的你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也许意大利那个人是唯一能够真正在各个方面都可以和我媲美的人,但是在未来二十年,唯一能够超越我的人,只能是她。” 叶无道想到那双神秘深邃的紫色眸子淡淡道:“她唯一的缺点就是,她仍然是个女人,或者说是在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就遇到了我。” 慕容雪痕微微皱眉道:“孔雀虽然在各个方面都有堪称完美的表现,但是我想她绝对不会成为无道的敌人,你想啊,孔雀那么可爱,昨天我还偷偷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都没有生气呢,你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多么惹爷爷开心,我看啊以后肯定比你要让爷爷疼爱,是不是有点嫉妒啊?” 叶无道不禁失笑道:“我和一个黄毛丫头争风吃醋干什么,我巴不得她能够让爷爷笑颜常开。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满意的人,实在太少太少了,少的有些可怜。” 说到爷爷这个词汇,叶无道的黑色眸子闪过一抹深沉的玩味和冷酷,嘴角的笑意依然灿烂而柔和,所以慕容雪痕也没有注意到这份叶无道蜕变后的隐藏感情。 “说起来我们本来应该是在孔雀现在的圣乔治光明学院读书呢,后来妈妈不同意才去了明珠学院,孔雀在这所拥有比美国历史远远悠久的学院里可是让刮目相看,爷爷原本还担心孔雀会在这所美国成阅兵便从欧洲大陆搬去美国的顶尖皇家血统学院被人欺负,结果整座圣矫治学院都被这个丫头搞得鸡飞狗跳热闹非凡。”慕容雪痕闭上眼眸感受全身被叶无道抚摸的温暖感觉浅笑道,虽然冷漠而天才,但是孔雀在随便拉一个都是各国皇室成员或者贵族后裔的学院硬是让所有人忌惮不已,不要忘了,她现在还是这个学院最低年级的学生,仅仅三个没有贵族血统的孩子之一! “她还是那么不喜欢让人碰吗?” 叶无道叹了一口气道。 “是啊,就连那次发高烧也不肯让医生检查,最后硬是坚强的自己痊愈,真不明白这个丫头的想法,就连姑姑也都说不穿这个孩子。到现在爷爷派出去的人还没有谁发现这个丫头呢,我看等下我上飞机后你最好找找孔雀,毕竟她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被叶无道完全握住**的慕容雪痕轻轻呻吟一声皱眉道。 叶无道微微点头,这个孩子,才是他内心最担心的不确定因素。 在把慕容雪痕送上飞机后,叶无道一直等到那架价值三千万美元的私人飞机消失在云端才转身,有些茫然走在大街上的他蓦然回首,一个纤弱却执著的身影站在远处凝望着他,依旧是那种不符合年龄的深邃和脆弱,茫茫人海中叶无道就看到了那个执著而倔强注视自己的孩子,孔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