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林家溃败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一章 林家溃败

清晨醒来夏诗筠没有见到那张英俊和坏笑的脸庞,窗外的光线照射在坐在床上伸懒腰的那具完美**上,柔和而魅惑。今天就要去上海,夏诗筠并没有换上正式的职业套装,而是挑选了一件随意的短袖雪纺衫,加上一条轻松的牛仔裤,今天的她似乎有点莫名其妙的兴奋。一曲熟悉到骨子里去的《毕业生》再次在耳畔响起,但是这次她趴在护栏上听到叶无道的歌声和看到那孤独的寂寞后,夏诗筠突然意识到似乎这个男人变了,没有以前的轻狂,更没有那份花花公子的轻佻。 用沙哑声音轻声演唱《毕业生》的叶无道此刻像个孤独的男孩,一个失去信仰的孩子。 当夏诗筠见到弹奏完毕转身的叶无道眼睛里的那一抹冰冷时,她的心也随之一沉。吃早饭的时候她翻开报纸,昨天还是重点报道森野的种种弊端,今天已经用类似《森野集体溃败》这种醒目的标题来渲染林家的惨败,望了一眼冷漠坐在大厅闭目沉思的叶无道,夏诗筠想问,他到底怎么了? 江干区交警大队果然对他们的疯狂举动保持了彻底的沉默,坐在驾驶席上的夏诗筠不时偷偷瞄今天格外反常的家伙,说真的,虽然这样她可以不用担心自己,但是总觉得有些无法适应。以前都是叶无道用各种方法迫使她愤怒、发火或者急躁,但是今天叶无道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他甚至根本就没有看过她一眼,只能靠背诵《道德经》来平静心境的夏诗筠在沪杭高速公路上不停的纳闷。 紧皱眉头的叶无道正在将林家整个局势放在脑海中仔细分析,再弱小的对手也是必须在战术上绝对的重视。 动林家本来是两年后的打算,所以很多步骤都显得有些急促,要不是林家实在没有商界高人,叶无道还真的要后悔这个决定。不过既然行动,叶无道就要那种让林家措手不及的霹雳效果。这一仗,足以让百年林家覆灭! 凡是进入森野卖场的供应商,每年必须缴纳数额不等的“门槛费”。高则七八千,低则三四千,次年还有续场费,再加上名目繁多的“庆典费”、“绿色通道费”等等,没有哪家供应商不为每年几百万额外支出叫苦不迭。而且森野规定结算周期长达三个月以上,并且随意性相当大。这样一来各项眼花缭乱的费用加上漫长的结款周期扼紧了供货商地咽喉,没有一个供货商可以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但是更加让叶无道有机可趁地是森野的采购销各个环节都存在的“黑手”。从普通采购人员到采购部经理,营业部经理、专区店员,任何人都可以伸手向厂商要钱,“霸王条约”和“黑手”的存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供货商和森野的交恶,于是这个时候叶无道适时出现,他先通过星组的几个神秘人物和森野最大的几家供货商“通气”,答应付给这些人一定的报酬,并且将承诺说他们的存货将会全部包揽下来。这些供货商本来就有一个虚弱地联盟,但是正是这个虚弱联盟里原本可以忽略的的虚弱理事在叶无道的指使下成为领导众多供货商反戈一击的先锋人物。 本来就和森野积怨已久的供货商见到有人带头,马上纷纷造反,森野原本正常地资金链马上告急,这个时候才慌张的想要通过关系隆吉商会。狠狠碰壁后再次在政府和银行那里吃了闭门羹。后知后觉的林家终于意识到这一系列事件地严重性,也开始怀疑是叶无道的搞的鬼,因为只有这个太子能够将隆吉商会恐吓住。也只有他可以让浙江省政府如此“心领神会”。 等到气急败坏的林家森野高层出来用“美国麦德龙将参股森野”“台湾孔氏清河集团即将注资森野二十亿”来镇定人心的时候,叶无道再次凭借强大地人脉利用媒体重磅轰出“森野高层人员集体集体消失”“森野资金链已经断裂”这些似是而非的消息,网络再次成为叶无道和东方冷羽大显身手的领域,铺天盖地的消息都在同一时间呈现在世人面前。 随着森野各店纷纷倒下、全国谈论林家的声音突然放大,会员制、供应商、资金链相生相克几乎在同一时间段里。所有的森野连锁店都摇摇欲坠,曾经以巨人的步伐震撼中国零售业的森野开始以负面的形势和形象强行进入人们的视野,几乎是同一时间,森野在杭州的五艘战舰全部沉没,所有的森野店都摇摇欲坠并迅速坍塌。 向来是林家摇钱树的森野集团就此告别世人视线,在林家宣告森野破产的第二天就传出被一神秘集团收购兼并,直到很久以后等到梦里以新面目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才恍然大悟,原来又是神话集团的一次大手笔!不过在当时就连林家也不知道这家低价收购森野的辉深集团竟然和神话集团串通,没有人知道,辉深集团董事长就是叶无道太子党星组一名黄金会员的父亲! 这其中的猫腻也就只有两个当事人才能知道了。太子党的星组这次是历史性的浮出水面,虽然仅仅是一小部分,也足够灭掉林家。 更加让林家彻底绝望的是他们的这一代年轻人相继以**、吸毒、巨额赌博等各种罪名被捕,一时间整个杭州都在讨论非议林家的家风,更加没有人愿意出手相救,林天因为刺激太大而中风住院,偌大的林家因为群龙无首更加混乱,可怜一个商业世家彻底沦落。 知道内幕的人都喜欢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来形容叶无道的这次神话集团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商战,众多商界专家的评价都颇高,不过最中肯的还是陈影陵见证这场经济战后的一句话“《资治通鉴》被这个家伙玩透了”。叶无道则用《孙子兵法》中“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来形容他利用辉深集团作为中介来收购森野的行径,事实上森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彻底沉默,因为原本那些供货商就和叶无道“有一腿”,所以叶无道巧妙的利用一个剪刀差狠狠赚了一笔,当然那个辉深集团也是如此,这也是辉深肯和叶无道合作的最大原因。 当然,这些都是发生在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但是一切都在现在这个深思男人的准确预料之中,丝毫不差! 将一切可能和意外都演算一遍的叶无道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次林家的溃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突然发现身边的夏诗筠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注视自己,叶无道转头望着那只可爱的水晶小猪,淡淡道:“这次孔家举办的宴会,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准备?” 夏诗筠也转头望着前方,微微自嘲道:“就算你杀了整个宴会的所有人,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为什么当初答应孔奇华的求婚,因为孔家的势力能够压制林家吗?”叶无道把玩着那个夏诗筠异常珍爱的小东西淡淡问道。 “当初我并不知道孔奇华的真实身份,如果知道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让他呆在我公司,虽然他确实不缺乏才华。”夏诗筠 “那就是说你是被孔奇华的才华所吸引?”叶无道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意,手也停止对那只水晶小猪的蹂躏。 夏诗筠望着身边这个突然连笑容也阴沉的男人,不敢相信以前那个即使杀人也会迷人微笑的男人会变成这样,她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可以说她几乎要被这种形同陌路的寒冷窒息。冷冷抛出一句“要才华还轮不到孔奇华”后夏诗筠猛地将车加速,迅速超过前面几辆车,让后面的那些车主一个瞠目结舌。 夏诗筠在上海有一套黄金地段的两层公寓,在进入上海市区后她有一种亲切地感觉,这就是她掏到第一桶金的地方,也是她第一次在陌生的地方赢得尊重和尊严,这里有她的足迹、汗水还有公司、朋友。不像杭州,那里都是痛苦的回忆,不堪回首的记忆沉重得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叶无道突然让夏诗筠停车,在夏诗筠疑惑中叶无道一言不发地走下车,走入人群,穿过人群,走上天桥,然后望着天桥下的车流怔怔出神,这个时候的他好想念一个人,一个发誓永远不会放开牵着他的手的女人。当叶无道转身的时候,看到天桥那一头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倾国倾城的身影,那一刻,叶无道露出今天第一个灿烂笑容,每一次,你都会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