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第一个男人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章 第一个男人

叶无道抬头看着那张容颜粉润但是眼神冰冷的夏诗筠,心中的欲火马上被压制下去,淡淡一笑道:“我已经给过你警告,这几天不要轻易离开我的视线,尤其是在孔家举办的宴会上,希望你不要忘记我的身份,如果你不想被殃及池鱼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我身边。” 夏诗筠迷惑的望着那有些失落的背影,在索然无味的看了片刻电视后就回到自己房间,她知道叶无道正在书记玩弄他的阴谋权术,这样一个男人根本就是天生为了玩转苍生来到这个世界的。躺在床上的她怔怔望着自己被叶无道肆意玩弄过的身体,原本以为自己会冲进洗手间狼狼将满身的肮脏擦去,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是知道这种肮脏很快就会再次降临还是根本就麻木了?夏诗筠想到后天就是孔奇华父母到达上海的日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呢,这个带给自己这辈子最大痛苦的男人又会有什么惊人之举? 叶无道在阅读东方冷羽给他关于日本三大忍者部队的时候,突然眉头紧皱,瞬间消失在书记。 夏诗筠的柔嫩肌肤清楚感受到那杯日本短刀的冰冷,望着那名影视中忍者打扮的蒙面黑衣人将那把短刀劈向她的时候,她的脸色很平静,唯一的感觉就是有些遗憾就要这样离开那个近在咫尺的男人。 当她准备迎接含着高贵笑容的死神的那一刻,她突然感觉到一个强有力的怀抱将自己带离死亡地威胁,夏诗筠闭上眼睛,能够这样死去其实并不是不能接受。反正自己受的苦已经够多了,能够死在他的怀里也算是一个轮回吧。 “我说过,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我的承认永远不会食言。” 叶无道抚摸着夏诗筠的柔嫩脸颊冷漠异常,抬头望着那名眼睛里流露胆怯的忍者冷冷道:“是不是觉得每一个动作都很困难,那是很正常的,因为你的手足三阴、三阳经都被我用特殊的手法禁锢,如果用通俗地说法解释,那就是你被我用点穴手法给定位了。” 精通英语、法语和日语等六门外语的夏诗筠用平静的语气给那个充满恐惧的忍者翻译了一遍叶无道的话。抬头望着一脸冷漠的叶无道,她小心翼翼的抓紧他的手腕,终于明白叶无道为什么要她寸步不离,夏诗筠其实根本就没有胆怯,就像昨天“欣赏”叶无道杀人一样,夏诗筠对这种嗜血生涯反而有一种亲近感。 抱着身体轻盈的夏诗筠的叶无道一脚将那名忍者踢出窗外,夏诗筠疑惑道:“为什么要放了他?” 叶无道俯身轻轻亲吻夏诗筠地湿润嘴唇,柔声道:“我不会给他们继续威胁你的机会,我今天就带你看看真正的杀戮,也许这样一来你会爱上我也不一定。” 当那名侥幸逃生的忍者确定没有人跟踪后来到一片树林。各个枝头马上各自出现一名忍者。一名矮小精悍的忍者沉声道:“其他人呢,难道都已经战死,你有没有得手?” 虽然被叶无道一脚踢开身体的几个穴道,但是很多部位却更加刺骨,那名负伤的忍者忍住疼痛艰难道:“那些阻拦叶无道的忍者全部战死,我在即将成功地时候被几乎没有阻碍的叶无道重伤。” 枝头那名忍者咒骂一句,脸色突然大变,因为在他对面的枝头傲然站立着一个修长暗魅的身影。稍张的头发肆意飞舞,那张冷峻的脸庞在黑暗中散发诡异的神采。更加让这名忍者震撼的是那名青年怀里还有一位嫣然的倾城女人,那头散乱地青丝在暗夜里撩乱出更加绝美的弧线,这个人竟然能够抱着一个人跟踪到队中最敏捷的忍者!? “真是让我失望,原本以为会是红叶或者樱花这两支王牌忍者部队,结果是一群乌合之众。”叶无道失望道,这里并没有刚才他坐车里感觉到地那几名忍者高手,又要清理垃圾,这让他很不爽。 夏诗筠终于能够近距离仔细看清楚叶无道昨天杀人的兵器。比匕首要小巧精致很多,没有刀柄只有刀锋,在黑夜中熠熠生辉。简约至极,流线造型没有一丝棱角多余,清冷而干净的光泽四散流转,盈动如波光。夏诗筠有一种想要伸手去摸的冲动,她不知道。就是这种影子冷锋擅长的“雪刃”从未失手。 正当夏诗筠沉醉于这柄“雪刃”地锋芒时,突然觉得胸前一阵冰凉,等她往自己的胸口一看马上俏脸红润,叶无道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已经把她的衣服割开,恰好只有俯视的他能够饱览自己的胸部风光,夏诗筠想要红着脸咒骂叶无道,这个家伙却已经如风飘动,那种感觉夏诗筠无法用言语表达,飘飘欲仙,凌尘羽化,夏诗筠轻轻将头靠在叶无道胸前,眼前的那些刀光剑影似乎已经离她远去,叶无道杀人依旧没有一点勉强的感觉,也许就像他所说这群都是乌合之众的缘故吧,夏诗筠几乎要沉迷在这种极限的快感中。 这种快感,让她想起那晚被叶无道送上**巅峰的感受,即使不想承认,但是身体已经出卖了她。 当叶无道从新站在最初出现的那棵枝头,眉头紧皱深思不语,这次日本忍者的行动会是被谁指使?目标显然不是自己,竟然是夏诗筠,她肯定不会得罪日本人,就算有也不至于出去忍者部队来对付她一个弱女子。那么这样一来醉翁之意的幕后主使一定是针对他这个太子了,假设夏诗筠被暗杀那么最愤怒的不是林家而是孔家的孔奇华,是谁最希望自己和孔家彻底撕破脸皮呢,李凌锋?还是和最近的太子党叛乱有关? “放心,我会赔你一件衣服,反正就要去上海了。”叶无道低头看着春光乍泄的夏诗筠淡淡笑道。 还光着脚丫的夏诗筠狠狠白了叶无道一眼,这次单方面的屠杀又是这么快就拉下帷幕,这个家伙真的强悍得那么变态吗?凭借女人天生的敏锐直觉夏诗筠敢断定叶无道不止隐藏了起码三分之二的实力,望向满地的忍者尸体,她感觉有点荒唐,怎么感觉像是在拍电影? 回去后叶无道依旧没有碰她而是在书房查阅资料,东方冷羽给他的资料库就算叶无道不眠不休日以继夜的拼命浏览需要大概一个星期,不过这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想想东方冷羽这位世界三大黑客之一恐怖的资料搜寻能力,就知道叶无道的工作量是巨大的。 就在夏诗筠以为这晚又可以逃过一劫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强健身体再次压在她那柔软的身躯上,经过第一夜序曲的痛苦,夏诗筠可悲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逐渐适应这个唯一如此仔细亵渎自己身体的男人,不可否认他的**手段极尽缠绵和挑逗,夏诗筠众多无法想象的手法都被这个男人番数施加在她那边女人也不肯给她们看的躯体上。 越是忍耐,那种**清楚蔓延的感觉就越清晰,这个时候她终于相信叶无道“**只能发泄不能被抑制”这句话的含义,但是夏诗筠死也不想在叶无道面前流露出快感的性征。最后一**快感和**冲击的她已经忘却自己的存在,她不知道的身体对叶无道的温柔侵犯作出了什么回应,她在可以让女人中毒的**中泄身,筋疲力尽的的她沉沉睡去。 叶无道今晚的疯狂让她无法招架,她似乎在朦胧中感受到了叶无道的温柔,但是她告诉自己那是幻觉。 那张被**支配而绽放璀璨光彩的绝世容颜,缓缓散发醉人的妩媚,所有的坚持都在她睡着后卸下防备。 叶无道亲吻着再没有恨意再没有倔强的楚楚小脸,眼睛里有着不为人知的悲哀,这个女人就是三年前那个将自己狠狠踩在脚下的女人,高傲,清高,对自己不屑一顾,背负着家族可悲的使命,用自己的身体和尊严换取家族的继续挥霍。也正是当年自己这份幼稚的仇恨,使得自己的潜力得到最大的激发,在一次次的生死相博中忍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为得就是能够活下来站在这个女人面前报复她当年的根本算不上背叛的背叛。 “因为母亲是世人眼中最卑微的妓女,所以不被整个家族接受,为能够让母亲回到最爱的人身边,答应那个肮脏的家族的要求,成为我的女人。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的未婚妻不是处女的打击,选择了一条没有回头路的征途,爷爷,这一切,正是你最想我这个孙子最想做的吧?这一切,是不是你用整整二十多年时间来安排的给孙子下的一盘棋?” 叶无道坐在床头点燃一根烟,想到最后东方冷羽含有深意的那句话“你会对她负罪一生”,那双眸子释放着无与伦比的悲哀和深邃,轻轻抚摸着夏诗筠憔悴脆弱的脸庞,那双杀尽千万人也没有颤抖的手微微颤抖道:“原来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那一刻,只为慕容雪痕流泪的他再次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