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三者插足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三者插足

东方冷羽关闭对话后,叶无道静静坐在这间堆满古典书籍的书房沉思不语,偌大的书房寂静无声,这个时候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溜进书房,叶无道微微皱眉,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他思考和阅读的时候打扰他,当初龙组那几个可怜虫可没有少吃苦头,说起龙组,这又让他想起被出龙月外所有龙组成员保护的慕容雪痕,很快就要德国世界杯拉开序幕,这个丫头也要在几十亿人面前弹奏钢琴,那种场面一定是世界杯疯狂的前奏吧,想到慕容雪痕那双被誉为世界上最珍贵的小手,叶无道似乎又回想起两人在一起时的旖旎场景,嘴角也悄悄悬挂起暧昧的温暖笑意。 “你真的是神话集团的总裁?”李依菲怯生生问道,当她看见那双含笑的眸子就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 “你是不是要我说出骗你是小狗这句话才相信?” 叶无道反问道,眼睛却极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没有一处落下的肆虐了一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无道很快潜意识就把这个美女和夏诗筠作比较,结果可想而知,李依菲虽然在美女中也鹤立鸡群,但是比起曾经能和慕容雪痕媲美的夏诗筠还是要逊色很多,虽然她曲线可能因为稍稍丰腴会比清瘦的夏诗筠更富肉感,但是各个部分的质量都要比夏诗筠差上一筹,这样一来叶无道的**也就淡了许多,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叶无道断定这个眉梢妩媚的女人肯定不是处女。 钱钟书在《围城》中说一个女人的恋爱经验越多,对男人地魔力愈大。只可怜叶无道不吃这一套,穿破鞋戴绿帽是他最大的耻辱。在他看来那要比事业的一败涂地更加不可原谅,所以其实在心里他已经判处李依菲死刑。 “那为什么夏诗筠说你是太子党的太子?”李依菲问了一个比较白痴的问题,看来极其擅长玩弄男人的她这次算是栽在叶无道手里了。 “一个女人是不是因为是妻子就不可以是妈妈了?”叶无道哑然失笑,这个女人不会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吗,虽然自己确实风流倜傥了一点、年轻有为了一点、风趣博学了一点,但是这样的女人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女孩,叶无道托着腮帮盯着那对夏诗筠要丰满一些地坚挺双峰,某种姿势确实不错。 听到叶无道间接承认自己是太子后李依菲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在家里她爸爸就不停的咒骂这个太子党领袖。李依菲知道隆吉商会将一块上亿的地皮无偿转让给神话集团产下飞凤集团,而这笔钱就是从每一个隆吉商会成员身上扣,虽然李依菲父亲并不十分在乎那几百万,但是这口气谁都无法咽下,尤其是对于大女婿是浙江省法院副院长、亲家是省检察院的高层来说的李依菲父亲,在他眼中太子党无非就是那种寻常黑社团体,只要浙江省政府加大力度就一定可以把太子党赶出杭州。 但是李依菲可不这么想,喜欢飙车的她参加的那个跑车俱乐部很多都有一些黑道背景,了解太子党不少地光辉历史,很多人都是坚决拥护太子党的死党。所以李依菲也听说了那个神秘太子如何面对斧头帮如何血洗青狼帮的英勇事迹,崇拜英雄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尤其是对于从小就喜欢武侠憧憬神仙侠侣的李依菲更加有着无法抗衡的诱惑。 “如果我说我想要你的签名,你会不会认为我很傻?”李依菲这个宴会公主破天荒地露出小女孩的羞涩。 叶无道不禁有一种被打败地感觉,签名?他又不是慕容雪痕,也不是柳婳这样的影视明星,竟然会有人要签名。 “那你可不可以教我飙车,我们俱乐部的那些人都很崇拜你呢。要是你能来我们俱乐部他们一定高兴的疯掉。”李依菲见叶无道没有动静有些失落,不过随即马上被另一个想法幸福的冲昏头脑。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我也很长时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飙车了,不过你们俱乐部有性能比较不那么垃圾的跑车吗?”叶无道在杭州确实没有怎么玩车,那次陪李暮夕和那两个小青年纯粹是游戏,很多时候追求完美的叶无道因为一个细节而有心灰意懒的感觉,就像跑车性能太差地话叶无道就不会真正的去飙车。 “我们的跑车都是经过专业改装师地调配呢,性能一定不会太差,俱乐部的每个成员每年花在维修和购置新零件上都有几百万呢。有个变态更恐怕,大概有近千万,不过他的驾驶技术也是俱乐部最出色的。也是最崇拜太子的。”李依菲雀跃道,只要叶无道肯教她飙车,她马上就去更换跑车,钱不够地话就去向老爸借。 “这个礼拜可能不行,我要陪她去参加上海孔家举办的宴会。下个星期吧。”叶无道微笑道。 “你和夏诗筠是什么关系?”李依菲忐忑问道。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 叶无道起身笑道,他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李依菲做深入讨论,“也不早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本来想在夏诗筠别墅过夜的李依菲在叶无道如此明显的意图下也不能说什么,不过能够让叶无道陪自己回去,李依菲已经很满足,放长线钓大鱼,操之过急只能得不偿失,李依菲已经决定把叶无道这个危险人物作为自己的下一个目标,不管付出什么她都愿意,哪怕是这次注定要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 李依菲的一切心思叶无道都一清二楚,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说什么就能够改变,在把李依菲送回她的公寓后婉言拒绝了李依菲暧昧的邀请,叶无道还没有欲求不满到要马上发泄的地步,在打的回江南烟雨居的时候他突然要求下车,疑惑的司机在接到叶无道的钱后惊恐的发现已经没有这个乘客的身影,以为撞鬼的他抖抖索的摊开那张五十块,他怀疑这张钱会不会是影视中常出现的场景那样是冥币,结果还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 感觉到阴暗气息的叶无道凭借鬼魅身法赶到夏诗筠别墅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刚才有几个真正来自忍者部落的高手经过,这几个人不像拓本道哉的那些忍者,即使没有忍术宗师山门五卫那样强悍的身手,也算是忍者中精英的精英,这让他想到日本最出名的三大忍者部队除了望月鸾羽所在的“千尾”八部众,还有就是“樱花”和“红叶”这两支据说是全部由女性组成的下忍绝顶高手。 现在是特殊时期,叶无道对于一些无法掌握的事情总会看作是最坏情况对待,日本黑道也该动手,圣物村正已经落入太子党,就算英式这个家伙无所谓,那些元老级的黑道枭雄肯定没有办法坐得住,对于他们这一代人来说荣誉和尊严远远高于生命,而且村正这柄刀还有日本黑道王者的象征意义,所以有很多人垂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厅里正在看电视的夏诗筠见到一脸肃穆的叶无道冷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以后就会在那里‘从此君王不早朝’了呢。” 叶无道并没有和夏诗筠计较,淡淡道:“这几天不要单独离开我太远。” 看着叶无道准备上楼的背影,夏诗筠带着浓郁的嘲讽道:“你就不怕我坏了你的好事?” 原本准备去查阅这几个忍者部队详细资料的叶无道被夏诗筠的这语气激起“性”趣,一脸微笑的走向已经预感到不妙的夏诗筠,坐在刚洗完澡穿着一件紫色吊带裙、浑身流溢淡淡香味的夏诗筠身边,叶无道握住那双纤小柔嫩的玉足,轻轻闻了一下邪邪道:“看不出来你的脚这么精致,看来保养和滋润工作做的很完美。” 夏诗筠被叶无道这种轻佻的动作挑逗得无话可说,只能往后退去,但是小脚被叶无道握住的她又怎么能够逃出叶无道的魔爪,叶无道一下子按住她那修长雪白的大腿,带给夏诗筠无尽羞辱的舌头从她的纤纤玉足向上滑过,当叶无道把好的吊带裙掀起的时候,夏诗筠已经放弃挣扎,但是被她言语刺激的叶无道可没有就此放手的想法,当他埋首夏诗筠那娇嫩的神秘花园,夏诗筠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屈辱,开始扭动身躯想要推开在她从未如此被人亵渎的羞涩领域肆意舔弄的叶无道。 “放心,我连李依菲的手也没有牵,更不要说她的家门了,所以我的身上没有任何女人的味道,除了你的。” 叶无道抬头嘴角微翘邪笑道,双手猛地将夏诗筠那片领域的遮掩褪下,一只手已经温柔覆盖在那片温润的领域 听到这句话的夏诗筠放弃最后的抵抗,淡淡道:“我不想在这里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