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太子党叛乱(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太子党叛乱(下)

在叶无道用彻骨的冰冷语气说出“破而后立”这四个字后东方冷羽渐渐平静下来暗暗咀嚼这个成语的深层含义。能够利用计算机侵入美国联邦调查局最高秘密档案的角色白痴都知道是智商怎样的恐怖,若有所悟的她用眼神询问叶无道是不是按照她所想的那样布置这场棋局。 叶无道轻轻点点头道:“纵观历史,任何一个朝代都会有包藏祸心的乱臣贼子,篡位这种游戏就像是男人的鸦片,吸食了几千年还是没有戒掉。我早就知道太子党能够统一南方登上南方霸者的宝座,我也早就知道太子党的扩张速度太快太迅速,这种速度让就算是我也不能解决其中的一些不容忽视的隐患,因为太子党的脚步根本就不可能停下来。于是我故意不去重视这些问题,而是任由它们逐渐积累发展到今天的地步,这一切我都清清楚楚看在眼里,我要等的就是今天,只不过稍稍比我预想的要快了一点时间。” 太子党在三年的发展中最初的核心成员李玄黄和薛雍炎都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进修,而好战的“狮子”费廉与“不死蛤蟆”张布史都在的戴计成的率领下在广东省的邻省开辟疆土,为得就是为太子党的北上、南上和东侵制造安稳的背后势力,所以这样一来太子党的大本营就都在新一代核心四大天王战虎萧破军、凤凰东方冷羽、狼王以及南方三少帅之一的“小太子”林傲沧掌控中,现在萧破军神秘消失在众人视线,东方冷羽也远赴瑞士,加上狼王一向低调好战,这样一来最能够站出来说话的就是林傲沧了。能够被叶无道如此重视的他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三年的苦心经营又岂是一般地根深蒂固? “破釜沉舟,固然是良策。但是风险实在是太大了,我了解林傲沧这个人,没有十足地把握他不会暴露目标的。” 东方冷羽担忧道,被叶无道如此镇定的一说,她心中地不满马上消失,心中再一次涌起淡淡的满足感,这样任由世事沉浮却依旧稳坐钓鱼台的男人才是真正值得她倾注心血的男人,天下能够让她心甘情愿从众多国家档案局搜寻资料的人也就只有这个能让她一直捉摸不透的叶无道! “林傲沧的野心,凤凰的冷静。萧破军的大将风度,狼王地嗜血好战,这些都是新一代太子党核心给我的第一印象,你们后三者给我最大的印象还是忠诚,但是林傲沧不同,很多方面他者和我一样。是一个不愿意臣服在别人脚下的枭雄,太子党也许仅仅是他的一个台阶而已。” 叶无道微笑道,林傲沧,很有意思的一个家伙。 “那你有什么对策呢?我前面说过历代进行都会有各种制衡存在,例如文武官员地斗争,外戚和宦官的争权,保守党和激进党的对抗。这些都不可不重视的‘帝王术’,这一点,精通《资治通鉴》的你肯定不会不清楚。但是我想不出来你身边还有什么棋子可以利用,狼王据说已经被林傲沧用手段囚禁起来,还呆在广西的戴计成他们远水救不了近火不说,林傲沧为了能够完全牵制住戴计成,已经暗中发动斧头帮的残余、广西几省一直被太子党打压抬不起头地帮派、甚至还有香港的黑帮势力去广西捣乱。如果说还有一线机会的话,我相信只有掌握战魂堂地萧破军了,难道萧破军的神秘失踪和这次暴动有关?” 东方冷羽十分希望是萧破军是叶无道的一步暗棋,叶无道早就让她实施的那个计划其实她并不知晓其中的奥妙。 “萧破军并不是我在黑道棋局上这块领域地关键棋子,他必须在一年后才能发挥作用,所以这次让你失望了。” 叶无道坦然笑道,玩弄着一支徽州毛笔,细眯起的黑眸有着东方冷羽也不能看透的智慧。 太子党一向按照叶无道的要求“求精不求量”,所以萧破军的三千战魂堂、狼王的三千血狼堂,加上戴计成在邻省培养的一支精锐和太子党内部还算比较有战斗力的青衣会,总数保持在一万左右,也许这个数字比起弹丸之地的台湾、香港和日本黑道来说都不算什么,但是正是这一万精干让整个南方群雄蛰伏畏缩!当然如果加上众多投诚的外围势力那么太子党的人数也就恐怖了,而林傲沧虽然在这万精干中没有多大的威信,但是在众多的外围势力中却有着足够的号召力,可以说这就是一场太子党外围的攻城战,而且这太子党内城中的三千战魂党和三千血狼帮都是处于群龙无首的危险状态,唯一还能够明确作战的就只有近两千的青衣帮! “这样你必败无疑!” 东方冷羽淡漠道,将各种可能性在脑海中统计分析了一遍得出的结论就是太子党成为林傲沧的囊中之物。 “似乎你还漏了一种可能。” 叶无道将那支毛笔扔进精雕雪木笔篓,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东方冷羽轻轻摇头,表示没有其他可能。 “我可以一人杀到太子党总部,阻我者,杀,无,赦!” 叶无道缓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灿烂笑容已经刻骨阴冷浸润,浑身的阴暗邪恶气息将这间古色古香的书房都弥漫无遗,“当本太子亲手摘下林傲沧的项上人头,这场叛乱谁还敢不臣服?” 东方冷羽脸色瞬间苍白,她知道这个决定会有多少人为此丧命,那将是整个斧头帮和青狼帮的屠戮加起来的数倍,甚至十倍,那么整个南方都将是鲜血的海洋,叶无道也将成为近代中国继五十年前龙帮那位枭雄之后的又一个被称作“修罗”的人! 被誉为“修罗”称号的武者,只能有一个,上一届的“修罗”已经消失很久,东方冷羽确定假如叶无道真有这么一战的话,那么“修罗”必然属于叶无道。 但是经过长久的思考后东方冷羽松了一口气道:“你肯定不会这样做!” “为什么?”叶无道玩味笑问道,眼睛里充满赞许。 “因为你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更是一个喜欢掌握一切主动的人。” 东方冷羽胸有成竹道,她注视着叶无道的每一个细微动作希望能够找到答案。叶无道笑着微微点头,示意东方冷羽继续讲下去。 “你虽然说破而后立,但是你并不愿意见到太子党因此而支离破碎,那样的太子党岂不是从新回到三年前的雏形?所以你这次肯定不会大动干戈,不会完全用鲜血来镇压这场叛乱,这不是叶无道的风格,叶无道从不会在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才反戈一击!” “很高兴能够得到东方冷羽这样的评价,荣幸之至!”叶无道优雅的一点头表示谢意。 “但是我说过,以现在的善看来你必败无疑,这似乎很矛盾。”东方冷羽皱眉道。 “这就是这盘棋的精彩之处了,既然连东方冷羽都无法破解,那就让我来慢慢解开这个死结吧。”叶无道略微得意笑道,毕竟能够让东方冷羽都猜不透的游戏并不多。 “你真的让我越来越期待了,原本以为靠近一个男人得到的只能是庸俗和丑陋,现在看来你似乎是个例外。” 东方冷羽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虽然很淡,但是出现在她的脸上那无疑是惊天地泣鬼神了,望着一阵不符合身份傻笑的叶无道,东方冷羽也暂且把这件事情放下,有些戏谑的意味道:“吴家给你的难题不好应付吧,看来这个老婆也不是那么好娶的啊。” “是有点棘手,你以为我就那么喜欢惹麻烦吗,我也想两年之后才动林家啊,可是没有办法,牵一发而动全身,动林家就必然牵扯出一连串复杂的内幕,加上现在吴家让我证明实力的孔家,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也好,快的也有快的好处,像我这种人没有点压力肯定是没有动力的,也算这两个家族倒霉让我开刀,反正林家再怎么支撑也是将倾大厦,孔家嘛,本太子可以慢慢玩,一个孔奇华还想和我斗,吴家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叶无道叹了一口气,满脸的委屈,“哪有你那么清新,有空上上网聊聊天,顺便去查查哪个机密档案的身高三围,或者利用国防部的侦察卫星偷窥某某洗澡,像我就比较可怜了,现在可是连上黄色网站的机会都没有。” “你要是愿意,我可以马上把你的这台机器塞满经典黄色电影,保证包罗万象!哦,忘记了,这可是大美女的电脑。” 被叶无道说得脸颊微红的东方冷羽寂静寒冷的眸子闪过一抹羞涩,破天荒地和叶无道开起玩笑,但是语气依然平淡:“怎么样,这场和她玩的情感游戏有把握吗,我可不希望不败的你输在这种无聊的游戏上,你要是输了,以后有你苦果子吃!” 叶无道黑眸充溢笑意,邪魅道:“不管是这次太子党叛乱,还是这场情感游戏,我都不会输,我不会给你离开我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