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疯狂驾驶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一十六章 疯狂驾驶

被叶无道宰了一顿咖啡钱的夏诗筠走向自己的那辆车,结果发现他已经身不知鬼不觉地坐在里面悠闲自得的乱翻东西,夏诗筠精心购买的小饰品都被他任意蹂躏,当叶无道把她那个最喜爱的水晶猪放在手里往上抛的时候,忍无可忍的夏诗筠终于无法保持优雅的风度,一把打开车门大声喊道:“你给我出去!”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叶无道望着愤怒的夏诗筠微笑道,并没有去接那只抛出去的水晶小猪,惊异的夏诗筠顾不得扑向叶无道想要去接那只她当年去上海赚到第一笔钱后给自己买的礼物,但是终究还是错过了,麻木的她这一次选择了爆发,用尽最大力气捶打叶无道的她无法察觉叶无道戏谑的温暖眼神。 出乎叶无道预料的是夏诗筠竟然为了这件看似平常的小东西无力的趴在他身上抽泣,就连在被自己占有的时候也倔强得不肯流泪的女人既然肯为价格上微不足道的这样东西哭泣,那么它的代表着的象征意义肯定很让夏诗筠无法忘怀的过去。 “哭什么,我又没有欺负你。”叶无道轻轻抚摸那随意扎起却别有出尘意味的三千青丝,她那耸动的肩膀是那般柔弱,比起自己这个男人,她要走到今天这一步似乎也不容易吧。 梨花带雨的夏诗筠抬头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坏笑再次映入眼帘,让她瞬间振奋的是那只水晶小猪也在那个家伙的手里,安然无恙。这让原本下定决心从这一刻起就算是死也不要玩这场游戏的她瞬间忘记了自己地誓言,女人的誓言,男人不需要在意。因为倾听的上帝从来就没有在意过。 “我要抓住地东西,我永远都不会放手,即使偶尔失手。最后一定还是会紧紧握在我的手心。” 夏诗筠才没有功夫去理解叶无道饱含深意的话语,现在的她正在像个幸福的小女孩捧着那只在叶无道眼里有点傻的水晶小猪。坐在驾驶席上的叶无道摇摇头启动这辆宝马,在用一开始就是超速的速度顺利闯过三次红灯后夏诗筠终于醒悟,大声尖叫道:“你想我被吊销驾驶证然后每天步行吗?” “我可没有那么过分!”叶无道做出被冤枉的模样,笑道:“我起码会给你每天坐公交车地钱。” “敢情我还需要感谢你?”夏诗筠冷冷道,“是不是要告诉我你这是为了地球的大气环境着想,我想你的思想境界还没有那么崇高。” “公车上的色狼似乎太多了。”叶无道为难道,“我可不想那种肮脏的手接触到你。” 夏诗筠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不禁望了一眼微微皱眉地叶无道,听到身后的警铃有一种颓然无力的挫败感。叶无道在用这辆性能不错的宝马和敬业的交警大队骨干驾驶的警车玩了近乎半个钟头的猫抓老鼠游戏后终于肯停下来。夏诗筠反正早就认命,任由这个家伙在拥护地街道穿梭自如,到后来她不禁怀疑这种恐怖的驾驶技术后面那群公仆要派出多少人手才能够逮到这个开车比泥鳅还狡猾的家伙。 被“请”到杭州江干区交警大队地叶无道和夏诗筠丝毫没有“大难临头”的觉悟,叶无道自然对这种以前天天玩的游戏没有什么感觉,而夏诗筠则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准备承担一切,要怪就怪自己碰上这个不把世俗放在心上的混蛋。不过夏诗筠似乎忘记了现在叶无道地众多显赫身份。随便拿出一个都足以摆平一切。 太子党虽然只有萧破军近百名战魂堂精英潜入浙江,但是很快杭州各个帮派就在叶无道亲手铲平青狼帮后相继向太子党呈交类似“宣誓状”的东西,当然这些都被独孤皇岈接到叶无道扔进垃圾篓的命令后清理干净,既然有人带头,很快整个浙江帮派都开始疯狂“效忠”,甚至有人送千年人参说是给太子补身体、还有人送古董送字画,更有甚者干脆送女人。谁都不肯落后,因为他们都知道根据叶无道的个性,浙江最后一个效忠的帮派肯定是闲来无事的太子党磨刀霍霍的可怜对象。 浙江省的黑帮实力本来就弱。加上近斯冰鉴会一直龟缩在大本营毫无动静,谁还敢对太子党说一个不字,更加让一般黑道上混的人无比欣慰的就是邻省再没有人敢挑衅浙江黑道,以往一次次败给上海和福建等黑道被外省笑做苟且偷安,这口气虽然没有完全出尽。但是终究使得浙江混黑道的都昂首挺胸了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大多人都对太子党不反感的原因之一。 对他们进行深刻思想教育的是一位臃肿的中年人,看警徽应该职位不低,毕竟叶无道这种疯狂的行径在杭州市并不常见,加上又是一辆上海的宝马,交警大队并不敢怠慢。当这个中年人看到清绝绝代的夏诗筠极度正常的出现长达半分钟的晕眩,根本就把叶无道给忽略掉的他在稍稍回神后也一直把视线放在夏诗筠身上。 叶无道握着夏诗筠柔软无骨的小手冷冷望着这个失魂落魄的人民公仆,嘴角的笑意冰冷而轻蔑。被这种猥琐视线变相侵犯的夏诗筠把那股恶心掩饰起来不动声色,叶无道突然靠向她咬着她的耳垂邪笑道:“这种人现在肯定在想你脱光的时候是怎样的场景,今晚他性幻想的对象肯定是你,也许以后**的时候也会把你作为最佳对象。” 被叶无道这么一说倍感作呕的夏诗筠朝那名交警大队长冷冷道:“罚款或者扣留驾驶证都随便,没有事情的话我们先走了!” 那名被打断旖旎遐想的中年人皱眉,摆出一副让叶无道和夏诗筠都感到可笑的“威严”道:“你们以为今天的事情有这么简单吗?你们难道以为那种情况可以简单的用罚款和扣留驾驶证来解决?看来你们远远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比超速驾驶无视法规更加严重……” 叶无道饶有兴趣的听着那个家伙滔滔不绝唾沫四溅的发表长篇言论,俯身轻轻啃咬着脸颊微红的夏诗筠,轻声笑道:“其实他说这么多废话都是为‘你肯让他握一下手这件事情就就此作罢’做铺垫和伏笔,这种患者比我可强上很多了,实在不行的话,要不你用美人计?” 听到美人计的夏诗筠马上狠狠甩开叶无道的手,冷哼一声。叶无道不由分说地把夏诗筠那只诺基亚00掏出来走到一旁打了一个电话,似乎没有把那个咬牙切齿的中年人当回事,打完电话的叶无道看着手里这款对于他来说是平民中贵族的典雅手机,发自内心的赞叹了一声,确实有一种精致的奢华。 “我们回家吧。” 叶无道淡淡道,平静的神态和温柔的眼神与身后暴跳如雷的中年人形成巨大的反差。 没有扬言自己是太子党的太子,没有恐吓那个中年人要怎么对付他,更没有正眼看上那个中年人一眼,只是轻轻的将手机放进夏诗筠的手里,然后温柔的握住她的那只手。这一次夏诗筠没有拒绝,现在叶无道的表现让她很满意,虽然对叶无道的憎恶和怨恨不会改变,但是他终究是一个有品位的坏人,这一刻,夏诗筠承认这一点,比起很多人,他确实要强大多了。 话说回来,能够让她如此恨之入骨的男人没有这样的风度,那就不是夏诗筠了。 没有人知道叶无道打电话给谁,但是你要知道杨家的东南沿海的政治势力本就惊人,再加上苏惜水爷爷的门生以及苏惜水做浙江省检察院院长的爸爸,最后还有叶无道这个深藏不露的一张王牌----星组,其中任何一个人都足以让这个中年人吃不完兜着走。 在经过一家超市的时候,夏诗筠让这次安分守己开车的叶无道停车,淡淡道:“家里菜不够了,还有你想要什么东西自己去挑选,不要奢望我会给你买什么东西,那已经是我的极限。” 叶无道其实并没有逛过几次超市,跟在夏诗筠后面的她四处张望,哪里有刚才在交警大队的半点风范,随手乱拿东西的他很快就将夏诗筠的推车塞满,当这个被全中国讨论的天才人物将某种女性专用物品堂而皇之放进夏诗筠推车中的时候,忍无可忍的夏诗筠终于爆发,满脸通红的把车推到叶无道面前,大声道:“你给我推车!” 已经惹来周围无数窃笑的叶无道拿起那包最贴近女人的私人物品正色问道:“这个一包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