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精湛演技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一十五章 精湛演技

坐在车里的夏诗筠看到叶无道正在和一位她见过一面的小女生悠闲的品尝咖啡,那个谈笑风生的混蛋有着肆无忌惮的笑容,但是这些都不是让夏诗筠难以释怀的理由,因为她看到白领俱乐部大姐李琳的女儿正一脸崇拜和痴迷的托着腮帮凝视叶无道,这个可不是小事情,李琳经常说她家两个孩子多么固执,直到最近来了个全能的年轻家教老师才把两个小孩治得服服贴贴,这么看来李琳赞叹有加的年轻家教就是这个家伙了,再清楚不过叶无道色狼本质的夏诗筠当然不会让大姐的女儿将来陷入可能永远无法弥补和遗忘的痛苦中。 “无道,浙江大学里有很多人谈恋爱吗?” 李暮夕下午有课不过在吃完午饭在校园散步的时候看到一对热吻的学生,饱受刺激的小女生就迫不及待的给叶无道打了无数个骚扰电话,结果正在和神秘人物谈话的叶无道在接通电话后听到那可怜的哽咽声不得不放下工作跑来安慰恋爱中无法理喻的女孩,见面便后被雀跃的李暮夕拉到这家情侣咖啡店聊天。 “现在高中生不谈恋爱就已经落伍了,过不了多久恋爱对初中生也习以为常了,更何况大学呢。”叶无道笑道,这个丫头是他众多女人中最不会向自己妥协的一个,加上也是最小,所以叶无道也特别迁就,比如刚才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李暮夕从另一条大街背到这里的。 “那有没有很多人喜欢暗恋我的无道啊?”李暮夕有些阴险的笑道,身体前倾的小丫头似乎不在乎叶无道瞄向她稚嫩却诱人地胸部,今天穿着背带裤的她露出不少雪嫩的肌肤,少女地柔嫩雪白让不少人垂涎三尺,连叶无道这个凄鉴定中的顶尖大师都断定她是个绝顶的美人胚子。那么李暮夕的美丽肯定是有着过人之外的。 “大学男生就像校园里的树,大学女生就像校园里的灯;一棵树不能拥有几盏路灯,但是一盏路灯却能够照亮几棵灯。”叶无道捏了一下李暮夕的鼻子笑道。示意让她从对面的位置坐到他身边。 “我不相信,上次那个姐姐就很漂亮,我又不是傻子,就算傻子也能看出来她很爱你,不是喜欢哦。虽然我不清楚自己是喜欢还是爱无道,但是我会很努力很努力地爱上无道。”李暮夕乖巧的坐在叶无道身边认真道,“在我没有超过那个姐姐的时候,我是不会让无道拒绝那个姐姐,虽然我很嫉妒很吃醋。” “你以为爱一个人是生孩子啊。努力就可以吗?”叶无道开怀笑道。 “那要怎么样才行?” “爱情这种东西要讲缘分,不管是欢喜缘分还是孽缘,没有缘分的爱情就像没有光辉的星辰,没有**地女人,没有那个的男人,至于那个是哪个,就是太监没有的那个,不过如果暮夕还是不清楚那个到底是哪个,我倒不介意帮你。”叶无道坏笑道,轻轻喝了一口咖啡。 “你这个坏蛋!”李暮夕的嫩脸那里经得起叶无道如此“调戏”,马上红润可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啃苹果一样啃上一口。叶无道抱着嘟着小嘴的小美女笑意盎然,和这个小丫头在一起是叶无道最无忧无虑的时刻。因为李暮夕因为年龄和家庭的缘故没有慕容雪痕、杨宁素等这些极品美女地处世智慧和看穿世事的眼光,也没有类似上官明月、龙月这样的痛苦经历,更没有吴暖月、何解语这样地家庭背影。所以叶无道可以毫无顾忌的和这个小女孩相处,那种没有一点负担的感觉很爽,因为和极品女人相处再优秀的男人也会有压力,你敢说当慕容雪痕站在你面前,你不会忐忑和紧张? “无道。昨天的婚纱照我不满意,今天我们再去重拍吧。”夏诗筠在叶无道地注视下优雅坐在相拥的对面,用一种叶无道没有机会看见的妩媚神态柔声道,那就像是妻子在对丈夫缓缓述说衷情。 饶是叶无道也被夏诗筠这招不按常理出牌的手法唬弄住,这个女人的演技还真是可以荣获金像奖,那种见到自己男人外遇而忧郁而又坦然的表情和神色都是被演绎得惟妙惟肖,就连叶无道自己都快相信自己是被捉奸在外的男人,更何况懵懵懂懂的李暮夕,泫然欲泣的李暮夕自然不认识这个妈妈的好朋友,在她眼中一出现就让她产生威胁感的大美女绝对是不可忽视的情敌,但是出乎她这颗小脑袋预料的是叶无道竟然已经和这个女人订婚了,这个噩耗让这颗向来不喜欢多动的脑袋昏昏沉沉。 夏诗筠看见李琳的女儿这么心碎的楚楚可怜模样也有些不忍心,但是很快就将这份心疼转化到对叶无道这个尽心尽责的花花公子的痛恨上,她用最迷人的微笑和眼神面对微微愕然但是很快就同样笑着注视她的叶无道,“虽然我不介意你以前有过女人,但是既然答应和我订婚并且已经开始同居,你就不应该再背着我和其他女人来往。” 叶无道似乎没有办法反驳,订婚不是空穴来风,同居更是货真价实。 但是你如果认为这样就会拯救李暮夕于水深火热之中,那未免太小看我叶无道了,更何况李暮夕是我不会放手的女人之一,又怎么可能被你这么三言两语就来个夸张的“幡然醒悟”?不过夏诗筠的演技确实精湛,至少目前李暮夕还在痛苦的挣扎中,不想让夏诗筠趁胜追击的叶无道在李暮夕耳旁小声说了些什么,很快李暮夕就起身退出这个战场,在狠狠瞪了一眼莫名其妙的夏诗筠后蹦蹦跳跳的接近咖啡屋门口,最后还不忘朝叶无道做了一个鬼脸。 “你对她说了什么?”夏诗筠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叶无道在这局中打败。 “曾经沧海难为水。”叶无道淡淡道,其实刚才叶无道的手可没少“出力”,李暮夕的众多敏感地带都被叶无道好好“安慰”了一遍。 “就这个?”夏诗筠诧异道,如果这样好骗,那么那个小女孩就真的谁也劝不动了。 “当然不是,你以为现在的小女孩都是白痴吗。不过我似乎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个破坏我们感情的第三者,你这种行为极其愚蠢,你是想告诉她我是一个到处采花的公子哥吗?不好意思,她见过我在杭州地下拳市战胜南方头号战将,见过所有人对我的疯狂崇拜,虽然那些无谓的崇拜在我看来很无聊,但是对于一个初恋的女孩来说,就很不一样了。”叶无道没好气道,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斜眼瞄着这个风尘仆仆的女强人。 “她是李琳的女儿,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歪脑筋,感情游戏不是她这个小女孩玩得起的,也许你会带给她一辈子的伤害。”夏诗筠不由提高声音,惹来周围众多视线,谁都认为这是叶无道金屋藏娇被女人发现然后有这么一出戏,但是一些稍微和商界有点联系的人都震惊的发现这个穿着职业套装的绝美女子就是中国十大杰出青年之一的夏诗筠,这可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八卦,传出去的话足以让整个浙江商界沸腾。 “请你不要把简单问题复杂化,只有庸人才会做加法,把什么都搞得天翻地覆。再说感情这种事情不是外人可以强行干涉的,就像这杯咖啡,你有我那么清楚它的温度吗?当局者迷固然不假,但是旁观者未必就清,请不要侮辱本人的智慧,感情这种事情不经历过就永远不会长大。” 叶无道端起咖啡淡淡道,“请不要越俎代疱。” 夏诗筠坐在那里不再说话,没有在意被这间咖啡厅众多情侣的暧昧误会,她向来习惯忽略一切非议,因为从小就已经学会漠视多余的事情。她不知道怎么样去说服叶无道不碰李暮夕,确实,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谁也无法可以插手。 “你的演技真的不错,不去当演员真的可惜了,哦,对了,你要是加入我们神话集团产下的天地娱乐有限公司,年薪五百万,如何?”叶无道哈哈笑道,这个女人还不是一般的有趣,竟然会想出这种损人的办法,还真难为这个身价过亿的总裁去演这个“怨妇”了。 “年薪一千万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夏诗筠狠狠瞪了一眼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现在想想刚才的表现夏诗筠自己都有些难为情。说到天地娱乐有限公司她这个靠《天下》狠狠赚了一笔的生意人还真有些奇怪孙天意这样桀獒不驯的人和柳婳这样清高的人怎么可能加入这个笑得很让人想痛扁的家伙的公司。 叶无道突然变得一本正经,不知道喃喃自语了些什么,在夏诗筠的纳闷中叶无道站起身,摇头晃脑的走出咖啡屋,疑惑的夏诗筠转身望向桌上那杯叶无道还没有喝完的咖啡时,不禁狠狠咒骂道:“死混蛋,骗女孩喝咖啡,还要我来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