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杀人出尘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一十四章 杀人出尘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叶无道轻轻吟诵这句有些和目前场景偏题的悲壮诗句,想象这些年的经历,自己似乎还未曾醉过,摇晃着手中的水晶酒杯微笑道:“玩政治玩商业需要境界,同样追女人做色狼需要境界,但是在我看来,最需要意境和境界的就是杀人。” 现在换了一身低领真丝吊带裙的夏诗筠平静坐在叶无道的对面,真丝的质地凸现曼妙身姿,轻柔的下摆,让人充满了粉色的幻想,吊事多重设计勾勒出迷人的肩部曲线,好一个尤物!夏诗筠轻轻品尝了一口珍藏的红酒,淡淡道:“这一点,我同意。” “帮我拿着。杀人并非都是充斥血腥的单纯杀戮,那不是艺术,是暴力。” 叶无道将那杯喝了一半的酒杯递给夏诗筠,傲然起身。接过酒杯的夏诗筠仰望着那个肆意释放邪魅气息的男人,开始有些体会他所说“杀人一千三十六”的确切含义。 夏诗筠果然感觉这间房子氛围有些不同,当她再次看到叶无道的时候,修长的叶无道已经是站在二楼护栏上微笑着像一个绅士向她微微鞠躬,那醉人的眼神让神色依然的夏诗筠也不得不承认就算这个英俊的男人没有那份空腹,他也可以凭借这份优雅和颓废、以及温暖的眼神让女人沉醉其中,这也是慕容雪痕倾情于他的理由吧,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如此蛮不讲理的闯入自己原本已经平静的生活? 百感交集地夏诗筠朝傲然站立的叶无道扬起自己手中的酒杯,似乎是告诉叶无道可以拉开序幕了。 这个时候也许他们都没有发现这种默契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地。 当一个鬼祟的身影从窗户飞快闪进的时候,还没有等那个可怜的家伙反应过来,一柄小巧的雪刃已经温柔的划破喉咙。不深也不浅,永远恰到好处,不会浪费影子冷锋的一丝力气。所以不会有鲜血迸出的恶心场景。当夏诗筠看到叶无道手中那把雪亮刃锋一闪的瞬间,她看到了叶无道那一刻冰冷的眼神,但是故意望向她的时候夏诗筠却能感受到一种血腥中的温柔,被一幕内心惊心动魄神色依旧宁静的夏诗筠宁愿相信那份温柔是错觉。 叶无道手中那把雪亮的刀锋,每一次闪亮都意味着一条生命的缓慢消逝。 他地身影每一次夏诗筠能看到的时候都是最优雅的一瞬间,甚至可以看到他嘴角的那抹笑意。 没有一个人能够还手,死亡前脸上也没有惊慌和恐惧,而是一种平静,因为叶无道没有带给他们任何压迫感。那柄精致的刀锋在夏诗筠是那般温柔,就像亲吻情人的肌肤。在夏诗筠眼中叶无道的优美动作就是刚才他在挥洒《前赤壁赋》地那份飘逸。 刀本无锋,杀人变出尘。 夏诗筠浅浅渴了一口红酒,知道一切都结束了,再次抬头叶无道正坐在二楼的护栏上朝她微笑,耸耸肩的他轻轻把玩手中那把锋锐雪刃。最后叶无道轻轻飘落地面。走到夏诗筠面前拿过那杯红酒喝了一口放在紫檀木桌上,淡淡道:“我出去让他们整理一下,你最好回到自己地房间。最后麻烦你告诉孔奇华我会出席这个礼拜的宴会,届时什么招数什么角色我都来者不拒,这也许是他最好的也是最后一次能够对付我的机会了。” 叶无道走出夏诗筠的别墅,在走了**分钟后来到西湖畔,一个男人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与各色各样的女人接触。躺在石椅上地叶无道遐想联翩,从青梅竹马的慕容雪痕,痴心一片的吴暖月。耳濡目染的杨宁素,因恨成爱的蔡羽绾,淑女婉约的苏惜水和上官明月,现在确定关系的就这么多了,还有那些暧昧的徘徊的就更不用说了。极具野心和超然淡泊矛盾结合的柳浅静,电脑天才东方冷羽,身世神秘的燕清舞,超级名模齐音,骄横却聪慧的何解语,加上赔在身边的龙月、望月鸾羽,以及三年特训中的东方紫玉…… 叶无道自己都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要是能像小说中那样一夜御九女该有多好,黑暗中叶无道发出一阵淫荡的贼笑,结果远处一阵女性的尖叫后就有人跑开。“难道我笑是这么大声?”叶无道自嘲的摸了一下鼻子,舒服的换了一个位置,现在孔奇华应该识趣的清理干净那些尸体了吧,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躲在屋里不敢动弹,不过从当场的表现来看这个女人确实有些魄力,这枚棋子果然不同凡响,也好,棋子越有趣,这盘棋也就越不会乏味。 至于林家,其实叶无道所说的森野集团都只是叶无道踏平林家的一个步骤而已,虽然夏诗筠不怎么可能告诉林家,但是以防万一,多管齐下才是万全之策,拖了这么久,也该瞬间爆发了。享受三年安逸生活的林家似乎没有理由继续苟延残喘的理由,浙江,将没有任何一个叶无道看不顺眼的角色。 夏诗筠回到房间静静躺在床上,她不知道叶无道会不会再次强行占有自己,对待这个她已经麻木,她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除了这么多年来最憎恶的男人,其他人占有她的身体后她都会彻底对自己的身体厌恶,最大的可能就是自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恨叶无道近乎“强奸”的方式占有自己身体,但是依然没有轻生的念头。夏诗筠给自己的解释是她要报复,三年来附加到她身上的痛苦一并从他身上讨还回来,但是用什么方式,现在夏诗筠自己也有些茫然,不过她确定只要有机会她会杀死叶无道,但是见证今晚叶无道杀人的“艺术”后,她又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 夏诗筠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渐渐睡着,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刚才还有那么多人死在房子里。 一座房子,能够有一个像叶无道那样的男人,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担心。 当夏诗筠醒过来的时候听到一阵熟悉的音乐,悠扬舒缓的钢琴声传入她的耳朵,她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弹奏她最痴情的《毕业生》。 兴冲冲的夏诗筠跑出房间靠在护栏一看竟然是叶无道在那里弹奏,那略微沙哑的磁性声音极富穿透力,望着那个忧郁的背影,夏诗筠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么看来三年前慕容雪痕说这个家伙很有钢琴天赋也是真的了。 “早饭我已经准备好了,吃早饭的时候可以看看今天的报纸,好戏开始上演了。” 叶无道继续弹奏钢琴,夏诗筠虽然讨厌这个家伙碰她的钢琴,但是看在《毕业生》的份上也就没有计较,吃着叶无道买来的简单早饭,翻开放在桌上的《商业早报》,头版头条《森野----零售奇迹的末日黄昏?》醒目的映入眼帘,其中对森野连锁中心的各种弊端是大力抨击,笔力堪称犀利无比,几乎达到了字字含沙射影句句杀人溅血的地步,其他几份报纸也都刊登了森野负面报道,可以说一夜之间森野就成了众矢之的。夏诗筠知道这个许多所谓的“内幕”都是凭空捏造的,但是这人写出来偏偏又让人无法反驳,果然是玩弄文字的高手。 “怎么样,那篇我花了半个钟头写的《森野----零售奇迹的末日黄昏?》还行吧,现在还只是个小小的花絮而已。”叶无道双手在黑白键盘上弹奏出让夏诗筠胃口大开的音乐,很快桌上的食物就被不想理睬叶无道的她边看报纸边拿的优雅吃完,弹奏完毕的叶无道走到夏诗筠面前死死瞪着刚要起身的她,夏诗筠看了看自己穿着打扮什么的似乎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反常。 “实在没有想到你这么能吃,连我的那份也给帮我解决了。” 叶无道摇摇头忍住笑走开,留下小脸霎时通红的夏诗筠恨不得马上从地球消失。 整个上午叶无道再次蒸发般消失,夏诗筠清楚这个家伙肯定是在忙着算计林家,反正她对林家没有一丝好感,乐得看实力有点悬殊的鹬蚌相争,早上她继续考察她的那个动漫项目,先去参观了一下动漫展和几间个人工作室,还顺道去中国美院希望能够发掘几个好苖子,其中一些作品还是很让夏诗筠感兴趣的。 在开车经过一家精美情侣咖啡厅的时候,夏诗筠看到让她不能释怀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