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设计林家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一十二章 设计林家

夏诗筠并没有理睬那个前仆后继的电话,注视着叶无道的眼睛问道:“你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杀死了六名保镖?” 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半真半假道:“只要你够胆量,我可以顺手把那第七个家伙灭掉,然后带着你慢慢参观这七具伤口绝对是丝毫不差的尸体。” “杀人对于你这个太子来说是不是已经成为习惯?”夏诗筠最终放弃了从叶无道眼神中发现明确答案的想法,这个家伙深藏不露比谁都喜欢隐藏实力,她根本不敢相信他的任何一句话。不过夏诗筠确实对于太子党这个不算神秘却极富神话色彩的团体比较感兴趣,任何一个女人站在创造这个奇迹的男人面前都不会保持最平静的心态,如果不是因为结下的仇恨太深,夏诗筠相信自己一定会看待英雄般对待这个男人。 “杀一人和杀千万人到底有没有区别?”叶无道问了一个他问过很多人但是仍然没有答案的尖锐问题,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华严经》。 “没有!”夏诗筠是第一个给出叶无道明确答案的人,而且是一个女人。 “为什么,原本我以为你会义正词严的给我讲述这两者的巨大区别,然后就是痛哭流涕的遣责我这种龌龊的提问,最后将为自己杀千万人找理由理由开脱这顶大帽子扣在我头上。”叶无道翻阅着古色古香的《华严经》笑道,他最憎恶的就是一个人以正义的化身息居然后作出大义凛然的冠冕堂皇模样。 “佛怜众生,不会因为一人舍弃千万人,也不会因为千万人舍弃一人。”夏诗筠淡淡道。 “这很矛盾。假如一定要选择才行呢?”叶无道皱眉道。 “我只是给你一个答案,不需要解释。”夏诗筠淡淡道。“你是不是可以离开我地书房,我想在这里静静看书,不想有人打扰。尤其是你。” “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对付林家的?”叶无道微笑道,走到夏诗筠面前捏住她的下巴,然后一把将她抱到怀里坐在椅子上,这种象征性地询问根本就没有给夏诗筠拒绝的机会。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计划泄露给林家打乱你的布局?”夏诗筠在放弃无用的挣扎后冷漠道。 “既然我有敢告诉你详细的计划,就有把握在林家知道我步骤后仍然改变不了局势,其实我确实很想通过你的嘴巴告诉那群即将遭受灭顶之灾的惶惶鼠辈。林家,一个百年商业世家,竟然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要怪就怪他们和我爷爷作对。”叶无道眼睛里闪过一抹浓重的残忍。奶奶当初离开家族地时候受尽屈辱,这笔账就由他这个孙子来向林家讨还。 “叶家都是报复心极强的人。” “你说现在萎靡不振的林家唯一能够在全国范围内造成影响的是什么生意?”叶无道露出一个招牌式的狐狸微笑道。 “林家的在整个中国都有影响力地也就只有被誉为零食业三大旗舰之一的森野会员购物企业,林家的电子和房地产业现在都没有什么起色,最多就是在浙江省还算有点话语权,出省肯定默默无闻。可是森野公司现在好像如火如荼吧,虽然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但是绝对不会成为拖累林家的累赘,莫非你想通过非法手段打击林家?”夏诗筠不屑道,虽然眼神依旧冷漠,但是一个商人和另外一个比自己精通商经许多的商人谈话,总会比两个怒目相视的仇人融洽很多,所以这个时候地夏诗筠好奇多于憎恶,竟然没有发觉叶无道在她的胸口轻轻扫荡。 “知道所谓的森野神话吧?” 夏诗筠点点头。四年之前创建地森野会员购物中心在浙江注册成功后,在第一年通过了iso国际质量体系验证,成为中国首家获此认证的连锁店。去年森野当选为中国商业联合全理事会副会长。在“高速度、高标准、低成本”口号鼓推下森野在中国近四十个城市进行“大兵团”“大连锁”的发展战略,零四年中国销售额达六十亿元,去年达到七十多家连锁店,林家在森野的管理层曾经扬言在今年要实现一百二十亿元的销售额,成为中国最大地零食企业之一。 “森野缔造了自己的神话。最后也将自己终结了这个神话----它以会员制冲击零售,扩张节奏确实很快,但是会员制消费对于大多数中国消费者而言存在着一定障碍,大部分消费者并不适应‘花钱买会员卡购物’的模式,没有形成定期购买大宗购物的习惯。虽然这种商业模式在美国很流行,但是在中国注定水土不服,按照零售业法则,只有当一个地区的人均gdp达到或者超过三千美元的时候,国民才基本具备会员制,森野显然违背了这条规律,这也是它急于做大做强的弊端所在。” 叶无道胸有成竹淡淡道,这个时候似乎他自己也忘了他的手已经完全握住夏诗筠娇嫩的圣女峰。 “这似乎并不能判定森野就会终结自己的神话吧,我虽然对零售业不熟悉,但是我知道会员制这种情况在世界零售巨头沃尔玛、麦德龙在一定程度上也面临这种问题,但是它们还不是照样飞速发展。” “这只是一个‘可能’会导致一定零售企业覆灭的炸弹而已,但是恰好我可以帮森野引爆这颗炸弹。这种缺德的时候做起来心情真的舒畅啊,就像昨天我们做某项运动,啧啧,回味无穷啊。” 叶无道一脸陶醉,望着身体微微颤抖、脸颊变红的夏诗筠暧昧道,不过不等夏诗筠发火,叶无道已经说书般开始解开故意留给听众的疑惑,“会员制的失误并非是坏事,我想如果不是我,森野今年肯定会带着一个又一个辉煌成为中国零售业的巨头,而且这种可能带有点假象的‘辉煌’是注定的,必然的,为什么在我国零食业平均毛利在、平均利润不足的情况下森野还是要大规模扩张?因为森野玩的这个游戏和早期房地产商玩的游戏是一样的,就像吸毒一样,为了维持某种不得已的平衡,就要一家接一家的开下去,直至死亡!”何为早期房地产商的游戏,简单来说就是用一点钱疏通关系挂牌引来建筑商和材料商的大笔资金,再用稍微有点眉目的项目去贷款,起来几层楼房,就再去贷款,形成一个循环,这样一来资金链就会绷紧,很容易断裂。 “但是你还是没说出关键的根本原因,或者说是森野的致命伤!”夏诗筠淡淡道,语气虽然生硬,但是眉宇间的期待显而易见。 “给你一个提示,供应商。” 叶无道神秘道,不等夏诗筠回过神来,叶无道已经把怀里的她按倒在书桌上,狂野的亲吻她的嘴唇,夏诗筠的衣服也被他粗鲁的撕破,这种含蓄粗野和昨晚的刻骨温柔形成截然不同的对比,茫然失措的夏诗筠挥舞小手做象征性的挣扎,最后急中生智的她狠狠一咬牙。 眉头微皱的叶无道终于肯放过她,抬头的她发现猩红的鲜血从这个混蛋的嘴角流出,舌头被咬伤的叶无道有些冷漠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供应商和销售商本来就是一对唇齿相依拴在一根线上的蚂蚱,但是危机四伏的森野恰恰得罪了所有的供应商,森野利用中国零售业的游戏规则,向供应商大肆收取各种超长期结算贷款,这就是我向你说的森野能够不断开辟新疆域的根本原因,可以说,森野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所有供货商的痛苦之上,因为森野的‘霸王条约’和混乱管理导致的各种‘黑手’是中国零售业最肮脏的。” “但是你如何劝得动这些供货商?还有,就算森野如同你所说资金链很紧张,但是你别忘了,森野是林家的家族企业,再不济还有隆吉商会和政府以及银行贷款,这对于在浙江的林家来说根本不是难事?”夏诗筠似乎不敢看叶无道嘴角鲜红的血迹,低头淡淡道。 “这就是这次游戏的点睛之笔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世态炎凉。林家将会遭遇百年来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四面楚歌、门可罗雀,比三年前尤甚!” 叶无道轻轻用手指擦去嘴角的血迹,眼神也有些邪魅,望着不断遮掩被撕破衣服露出春光的夏诗筠,嘴角的笑意也有了三年前的放荡,等到夏诗筠抬头看到叶无道有些炽热眼神感到不妙的时候,叶无道已经一把把她抱起来走向书房门口。 “你放我下来……”在叶无道怀里苦苦挣扎的夏诗筠已经想到他想干什么,惊慌的她只能够不断的抗议和扭动,殊不适更加刺激了叶无道的**,身体的摩擦已经让他带有报复心理的**彻底燃烧。 踹开夏诗筠的房门,和昨天如出一辙的将夏诗筠扔到床上,邪笑道:“这种事情,以后每天你都会习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