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暧昧争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一十一章 暧昧争锋

穿着围裙正在炒菜的夏诗筠并不理会叶无道的挑衅,自顾自的忙活这手头的天下头等大事,民以食为天,其实从夏诗筠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她的生疏,她平常虽然对饮食比较挑剔,但是根本没有时间去亲自下厨研究这门博大精深的“艺术”,林语堂大师所说“艺术”都是悠闲地“闲”出来这个推断确实不假,显然从去上海创业就几乎没有一天空闲的夏诗筠很难说有什么高超的厨艺,当然她也丝毫没有想要凭借厨艺来吸引叶无道,她巴不得自己的厨艺能够把这个混蛋吓跑。 “你没有在里面下砒霜之类的吧?”叶无道抛着手中的鲜红苹果玩笑道,夏诗筠穿戴围裙的这副场景真的很滑稽。 “我想要毒死你这么狡猾的人恐怕至少也得赔上我自己的性命吧,我还没有傻到这种程度。如果你还有点风度的话,就请离开厨房,这是我的私人领域。”夏诗筠冷冷道。 “私人领域,似乎你身上已经没有所谓的私人领域了吧。”叶无道狠狠咬了一口水嫩的苹果笑道,这就是成熟的味道。 “如果你还想吃晚饭的话就不要得寸进尺!”夏诗筠停下手里的活狠狠瞪着叶无道。 “虽然我确定你做出来的东西肯定比吃泡面要惬意很多,但是我对你的水平确实不敢恭维,要不是我一点也不会烧菜,我想我还是会亲自下厨。” 叶无道将苹果啃成一个怪异的形状,等到气不打一处来的夏诗筠想要用冰冷眼神杀死他的时候叶无道把这个惨状的苹果朝她扬起,结果换来夏诗筠恼羞成怒地一句话“你这个无可救药的色狼”!因为叶无道用嘴巴将这个苹果塑造成极具曲线的模型,获胜的叶无道将这个苹果的残骸准确无误的丢进垃圾篓。悠闲自得的走进大厅看电视。 当夏诗筠把所有辛苦做出来的饭菜端上饭桌的时候,终于如释重负,多久没有亲自下厨了。这项工作似乎要远比主持公司运营困难,更加让她愤怒的是这个家伙还在一边说风凉话。这个时候她下意识的想到了慕容雪痕,那样完美的女人一定什么都精通吧,想到这里她看到那个在自己忙碌地时候却在沙发上舒服享受的混蛋就涌起一股无名之火。 当夏诗筠气势汹汹的“杀”到叶无道身边,却发现他正在看杭州政府的财经报告,双手环胸的他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身旁诧异的夏诗筠,看到他那副专注凝神地模样她开始有点那么一点点明白这个神话集团总裁的成就缘由了,他似乎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般无法捉摸。 “听说你的月涯网络公司想要进军动漫行业,你也要去一趟日本。是吗?”叶无道盯着电视皱眉,那种不是命令却依旧强势的语气和不容置喙的傲然神态,让人都感到一种压迫感。很多玄幻小说中的气势其实都不是空穴来风,虽然那种王八之气一震满层子蟑螂和小强都俯首称臣有点夸张,但是这种身居高位自然而然地压迫感真实存在。 “不出意外的话是这样。”夏诗筠淡淡道,不知道这个家伙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知道堤义明吧。这个曾经在九十年代两度称雄《福布斯》世界首富榜首位的日本人?”叶无道淡淡道,深邃的眸子有一种阴沉的冰冷。 夏诗筠点点头,这个变态曾经在二十年间购买了日本六分之一的土地,曾经拥有一千六百五十亿美元的庞大资产,是当时松下的十倍、洛克菲勒地四倍,远远超过如今的比尔盖茨的财富,只不过在去年因涉嫌假账以及从事股票内线交易被日本东京地检特搜部逮捕。但是这又和这个家伙有什么关系? “吃饭吃饭,我倒是要尝尝月涯网络公司总裁兼浙江白领单身俱乐部部长的手艺。”叶无道收敛那份认真马上换成最让夏诗筠憎恶的脸孔。 在餐桌上无聊的叶无道便开始自顾自的讲冷笑话,反正叶无道的演讲和口才都是绝对的一流。加上绘声绘色的描述,真难为夏诗能够没有一丝动容的表情,那冷漠的姿态从动筷起就没有变过,更不要说和叶无道有视线上的碰撞,夹菜的时候也都是直勾勾的盯着目标防止和叶无道的狼爪接触。 可以说这顿饭吃的是冷战十足。但是又不缺乏硝烟弥漫的暗流,等到叶无道舒舒服服的留下一桌残羹冷炙给夏诗筠清理后,捧着精致小花碗的夏诗筠悄悄松了一口气,因为餐桌低下的大腿已经补自己捏红了几块,可恶的家伙竟然在吃饭的时候讲什么笑话。 清理完餐具的夏诗筠按照惯例先要去书房练习书法,等她走进书记又看到那个家伙的身影,鸠占鹊巢的叶无道正坐在椅子上翻阅书桌上夏诗筠的那些古籍,《黄庭经》《花笺集》这些书目夏诗筠都会在上面写下自己的见解,像是小女生日记被偷看到一样夏诗筠惊呼一声一把夺过叶无道手里的《宋词》,怒目相视道:“为什么随便动我的东西?” 叶无道抬头用看外星人的眼光足足看了夏诗筠一分钟,等到夏诗筠愤怒渐渐被纳闷和疑惑取代的时候,叶无道微笑道:“反正你写的我都看的差不多,你就破罐子破摔都给我看好子,想当年我也是高考语文拿过一百四十七的人,指不定就能够给你指点迷津走出感情的误区吧。” 夏诗筠可不想要这份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假惺惺,赶紧顺便把书桌上那些自己有过动笔的书籍也全部搂到自己怀里。有些好笑的叶无道看着那幅夏诗筠还没有完成的行书《赤壁赋》,先是点点头然后皱眉摇头不已,最后又是用夏诗筠最反感的那种语气说道:“帮忙研墨。” 红袖添香,素手研墨;妙伶清舞,琴在弄;香茗缭绕,体香醉人。 一个男人能够拥有这些也就不枉此生了,尤其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 “古往今来能够将《赤壁赋》写好的女子屈指可数,不是笔力不足,而是败在神韵!” 叶无道提笔静立,当他龙飞凤舞写到“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羽化而登仙”这句的时候夏诗筠已经小嘴微张,叶无道在即将完毕的时候嘴里冷声道,“不要说什么男女平等,大江东去铁板琵琶终究是男人的事情,这个狗屁时代竟然流行起中性潮流,不男不女的看着就火!” 等到叶无道写完整篇《前赤壁赋》将毛笔随手一扔的时候夏诗筠已经怔怔出神,望着那幅笔迹未干的行书,丝毫没有察觉叶无道那肆虐的眼光正在精神上侵犯她的胸部。当夏诗筠察觉的时候叶无道已经把她搂进怀里,挣扎的她就要以为叶无道想要侵犯她身体的时候却发现他许久没有动静,心惊胆战的夏诗筠看到这个混蛋对她悄悄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你做出我要侵犯你的样子和声音,快。” 感到不可理喻的夏诗筠想甩给叶无道一个巴掌,结果被他抓住手腕邪笑道:“我想你的未婚夫已经知道我们的奸情了,这个礼拜在上海举行的晚宴似乎就要成为鸿门宴了。” 被叶无道抱在怀里的夏诗筠冷笑道:“怎么,怕孔家报复了?” 叶无道在夏诗筠嫩脸上摸了一把,笑道:“现在外面有七名孔奇华的保镖在暗中保护你,本太子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关羽温酒斩华雄的风采。呵呵,当然这些角色也确实垃圾了一点,不过这几个人随便拉出去对付那些黑帮喽罗或者公安警察之类的话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叶无道放开夏诗筠来到窗台,回头朝不敢置信的夏诗筠邪魅一笑,身影瞬间消失,等到夏诗筠脑袋稍稍清醒的时候,叶无道已经带着一股刚才没有肃杀之气回到书房窗台原地,随即这股冷酷的肃杀气息被他脸上的随意神色掩盖,“干掉六个,剩下一个帮清理垃圾,我看你还是准备接你未婚夫的电话吧,人家一定心急如焚了,呵呵,我可不介意你们煲电话粥。” 果然,这个时候电话准确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