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非法同居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一十章 非法同居

叶无道回到夏诗筠位于西湖畔这黄金地段的别墅群时,他并没有直接去夏诗筠的别墅,而是在面向西湖的一处凉亭休息,柳浅静的容颜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就开始在脑海中盘旋,如同那些别墅上攀沿缠绕的常春藤怎么也挥之不去。靠着柱子坐在石凳上,叶无道闭上眼睛将现在的整个局势大致整理了一下,最后得出的结论的是九死一生,这让他不禁莞尔一笑,从三年前自己的生活就变得如此丰富多彩了,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要拜她所赐呢。 叶无道朝远处夏诗筠那幢格外醒目的红瓦别墅望了望,虽然今天的一切都是必然,但如果不是她的话他肯定不会那么早“觉醒”。躺在那里的他扬起手看着那只吴暖月送的手表,嘴角的笑意渐渐柔和,再次闭上眼睛思考着休憩。 叶无道与那些第一眼见到房屋第一印象是便会有美观与否和谐与否感觉的普通人不同,他在第一时间会马上解构这幢房屋的内部结构,从线条到整体都会被他分析一遍,最后才上升到普通人感性的认识,这一点就像《越狱》中将监狱图纸用极度天才想法纹在身上的那个主角。如果智商不够高的话,那叶无道就会得精神分裂症成为货真价实的精神病人,不过幸好叶无道和叶晴歌都属于那种天才中的天才,否则这个世界就没有现在和将来的精彩了。 夏诗筠所在的这个别墅群应该就是杭州市政府和众多知名开发商联合花费巨金投资的“烟雨江南居”,这里为了让身价都是过亿的业主的居家、休闲、度假、养生生活更精彩别样,将提供管家式地星级酒店服务,让业主获得无限尊崇的生活模式,设置会所式钓鱼台、微型高尔夫练习场、篮球场、围绕西湖的松林健身漫步道、小区引进德国最高级别地安防体系。可以说杭州最富有的人都居住在这里,能够在这里居住本身就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夏诗筠一个单身女人能够入住“江南烟雨居”也成为这里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 叶无道被一阵小女孩稚嫩的哭泣声吵醒。原本还想任由她躲在凉亭离叶无道最远的另一个角落哭泣,但是后来她的哭泣越来越惨然,那就像是大人失去了最心爱的财富或者权力。 “我可以帮你吗?”叶无道的笑容向来可以让任何女人丧失防御力,尤其是当他想要这种效果的时候。 穿着一身雪白连衣裙的粉雕玉琢小女孩使劲摇摇头,哭得更加悲伤,望向叶无道的大眼睛充满晶莹的泪水,虽然用动作告诉叶无道他帮不上忙,但是那双会说话的眸子又含有期望。叶无道似乎想到了明珠学院里有个女孩有着很像这样表情的眸子,同样怯弱得如同风中地蒲公英。同样不堪一击需要最细心的保护,唯一不同的就是李淡月已经是少女,而眼前这个还是需要父母捧在怀里的小孩子。 “是谁欺负你了吗?”叶无道蹲在他面前,拿手巾递给她。 “世界上最坏的就是妈妈了!”忙着哭泣的小女孩泣不成声道,叶无道的那块价值一万多美元地淡蓝色手巾上马上被小女孩的泪水浸透。 “为什么这么说呢,要知道妈妈可是辛辛苦苦把你养在肚子里十个月后才肯把你生出来。如果妈妈是坏人,她就不会把你生下来了。”叶无道拿着手巾帮她擦眼泪,可怜的小人儿。 “可是我一不小心打碎了家里地一个水晶蝴蝶妈妈就说我不懂事,我现在还用自己偷偷攒的零花钱准备给她买礼物呢,她一点都不爱我,还有她总是夸邻居家的玲玲画画好,可是每天都要让我练钢琴从来不夸我聪明。”小女孩哽咽着委屈道。 现在的她也许不知道那只水晶蝴蝶价值十多万。而且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在她眼中,那就是和她房间里的娃娃一样,开心地时候可爱。不开心的时候就最讨厌,仅此而已。 当你知道一颗钻石的价钱要远远高于一颗玻璃珠的时候,你就已经可悲的长大了。 哑然失笑的叶无道突然看到凉亭旁一棵树上有一只不知名的彩色小鸟,指着那只小鸟笑道:“如果我把它送给你,你是不是就不生你妈妈的气了?” 歪着小脑袋的小女孩思考了半天才点点头。这个时候那只小鸟已经振翅欲飞,“不许反悔噢,否则会像皮诺曹那样鼻子变长。”淡淡微笑的叶无道身形瞬间消失在小女孩清灵的视线中,等到小女孩一眨眼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大哥哥已经把那只蓝绝色羽翼的小鸟放在手心摆在她面前,惊奇的她雀跃的欢呼,“哥哥你真厉害!” “不可以告诉别人哦。我再给你做一个魔术表演好不好,如果等一下觉得神奇的话,不生气的你答应我对你妈妈说声‘妈妈,我爱你’。”叶无道蹲在她面前眨了一下眼睛嘴角翘起微笑道,只见他渐渐将手松开,手腕轻抖,那只想要飞走的小鸟看上去始终在叶无道的停在半空的手中飞翔,太极的卸劲被叶无道运用得炉火纯青,无力可借的那只小鸟只能可怜的不停的扑腾却怎么也飞不出叶无道的手掌心。 这个时候焦急的呼唤传来,应该是小女孩的母亲在找她了,最后和叶无道面对面蹲着的小女孩破涕为笑道:“大哥哥,我妈妈来找我了,我到时候一定说‘妈妈,我爱你’!这只小鸟也一定会想它妈妈的,所以哥哥你还是把它放了吧。” 小女孩在跑出一段距离后突然回头认真道:“等我长大了,就给大哥哥做老婆!” 望着夕阳下那个女人抱着不停向他挥手女孩的身影,叶无道淡淡一笑,坏人也是偶尔做做好事的,是吧? “假如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样子‘骗’女孩子的话,你还不算太糟糕。”夕阳下一道修长的身影被金色的余辉拉长,双手塞满东西的夏诗筠站在离叶无道不远的地方冷冷道。 “这个世界并不会因为你的看法而所有改变,很多事情,如果不是非要等到失去后学会了后悔,是永远不会懂得珍惜的。”叶无道不由分说将她手中的东西全部拿走,独自走向属于夏诗筠的那幢别墅。 这个时候的叶无道因为没有昨天的放浪和随意而让夏诗筠有些不太适应,并没有去上海的她白天先是去考察了几个网络项目,随便挑了一间比较精致的饭店胡乱吃了一顿午餐后便开始犹豫该不该准备这顿晚饭,最后她鬼使神差的在一家大型超市门口停住,在买菜的时候又在神游状态下帮叶无道添置了一些东西,这些都让她感到不可思议,随后想到自己早晨下的那个决定终于释然,这一切,都只是开始而已,既然三年前已经种下孽缘的苦果,那就看接下来谁才是可怜的失败者。 女人可以用钱买到奢华,却永远不能够买到优雅。 叶无道在夏诗筠默默无语去准备晚饭的时候,开始打量这间房子的布置,精巧的水晶灯并没有破坏整体的典雅格局,相反相得益彰。这里的第一样家具都是中国古代的经典样式,古色雕琢的木材,高雅的造型,浸透着古典文化的布置有着不可复制的韵味。 最让叶无道暗中称赞的就是挂在大厅中挪幅草书:藏巧于拙,用晦而明,寓清于浊,以曲为伸,真涉世之一壶,藏身之三窟也。 虽然没有铁画银钩的雄浑,却也在飘逸中散发锋芒,既不是飞白的枯竹清瘦,也不是颠张狂素的肆意挥洒,而是清新中隐含锐利,尤其是每次回旋处都留有余锋,越看到后面叶无道越皱眉头,看来以前是小看这个女人了,把玩着一个放在桌上的华美鼻烟瓶,叶无道对着这副字足足有十分钟。 当叶无道来到厨房的时候,夏诗筠正手忙脚乱的烧菜,看样子应该不是那种经常下厨房的女人,也难怪这样的女人能够分清楚食盐味精就已经算是男人的大幸了,要是奢求她还能够有一手不俗的厨艺,那无疑是痴人梦话,毕竟像慕容雪痕那样适合做老婆的女人实在是凤毛麟角,杨宁素和蔡羽绾这两个女强人就是不怎么喜欢下厨的女人,韩韵倒还好,苏惜水好像现在也开始学起烧菜了,看来“管住男人的心就必须先管住他的胃”咳咳,某人给烽火注意了果然是女人的至理名言。 斜靠在门上的叶无道已经去洗澡换上夏诗筠随手挑选的衣服,但是这件原本平平的衣服穿在天生就是衣架的叶无道身上,感觉就变了很多,尤其这个时候的叶无道洋溢着狐魅的笑意,更加有浪子的叶无道,眯起眼睛暧昧道:“我们这算是非法同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