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枭雄?英雄?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八章 枭雄?英雄?

当听到叶无道说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她这个堂堂浙大副校长和他这个学生恋爱的时候,韩韵出乎叶无道的意料一脸期待道:“我可不介意人家都知道我勾引学生,反正再不找男朋友的话很多同事都开始怀疑我的性取向是否有问题,虽然可能到时候学校有暴动或者找你单挑之类的相似事件发生,不过比较一下,还是证明自己性取向重要。” 叶无道一阵无语,看到韩韵扬起得意的笑容小女孩般雀跃的走进拥护的校园食堂,欣赏着韩韵那份坚强的柔软,叶无道心里涌起一股成就感,能够让自己的女人幸福着离开这个充斥虚伪、肮脏和痛苦的世界,那就是他最大的愿望,他没有治国平天下的宏伟志向,叶无道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修身齐家,仅此而已,流芳千古的机会就留给那些浑身浩然正气的家伙吧。 和学校最具权势而且最漂亮的单身成熟女人共同进餐,对于每一个浙大人来说那都是莫大的荣幸,只不过除了叶无道至今都没有哪个男人能够获此殊荣罢了。 在和韩韵进餐的时候叶无道看到了无意中被自己救出绑架的何解语,虽然依然有着骨子里的骄横和自负,但是对叶无道比起当初横眉相对的情景已经缓和很多,毕竟一个女子对于救过自己的男人多少都恨不起来,更何况那次叶无道的表现确实堪称完美。 女人千万不要玩深刻,能够多呈现一份温柔,多展露一份纯真,多流露一份母性的关怀,这才是纯粹的女人。所以虽然何解语确实有骄傲和蛮横的理由和资本,但是叶无道并不欣赏这种在女人身上出现的尖锐锋芒,也许在一个男人身上叶无道会用尽一切办法纳为己用。不过话说回来,何解语背后的东方集团让叶无道丝毫不敢掉以轻心,虽然李凌锋的风云企业才是目前神话集团的头号大敌,但是一来鞭长莫及还不能够迅速入侵南方市场。二来现在风云企业似乎遭受神秘人物的商业狙击,如果产业与神话集团极其类似的东方集团落井下石,那么叶无道一定会焦头烂额。 韩韵下午还有课,叶无道和她吃完饭后就来到图书馆。这个大学里叶无道跑得最著书地地方因为有很多人要午睡而显得有些清静,刚刚要走出图书馆的“浅静”视线破天荒的在叶无道身上逗留了许久,淡淡道:“你来图书馆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无道似乎也被她长久以来的冷淡感到反感,冷笑道:“难不成我来是为了一睹芳容?也许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女人值得我这么做,但是却绝对不是。如果一定要说是谁你才相信,那我不妨告诉你,那就是我地第一个女人慕容雪痕!” 目瞪口呆的“浅静”望着那个第一次让她感到陌生的狂傲背影,喃喃道,慕容雪痕。这样的女人会是他的女人吗? 图书馆里经常和翘课的叶无道下象棋的那位老人今天正在一排书架前翻阅《二十四史》,叶无道轻轻抽出一本《宋朝史歌》,一老一少互不打扰的站在那里看书,弥漫书香的图书馆在宁静中安详而富有底蕴,尤其是这层排满历史文化类书籍的区域。 “项羽,刘邦,曹操,岳飞。无道,这四个人中你会选择谁?”老人合上那厚重地《二十四史》笑问道。 “项羽骁勇善战。万人敌却有勇无谋最终留下历史上最悲壮的诗歌;刘邦投机奸诈,最不像英雄却在秦帝国轰然倒塌后的中原逐鹿中笑到了最后;曹操身负枭雄骂名,岳飞名垂千古,截然不同的历史传载却有着同样的显赫岁月。说实话,我的爷爷希望我能够成为刘邦那样的人物,但是我想曹操更适合我一些。”叶无道有些伤感道。多少次爷爷在帮自己讲解《资治通鉴》的时候苦口婆心地向自己灌输为达目的誓不罢休地思想。 “我想你爷爷最喜欢和推崇的书籍应该是《资治通鉴》吧?”老人微笑道,笑容里的那份沧桑让人感到沉淀的睿智。 叶无道点点头,《资治通鉴》和《孙子兵法》不同。一本是通篇阴谋,一本是阳谋为主,《资治通鉴》的阴谋诡计最让叶正凌这头商界“银狐”津津乐道,小的时候叶无道每一次骗人和耍诈都会博得叶正凌地开颜。 “呵呵,其实你爷爷做刘邦也没有错。在政治才能上,刘邦对人对事总有一种近乎天才的准确判断力,在具备了这种超越常人的清醒素质后,天下就再没有人是他地对手,他的对手只有自己。他必须与自己的一切**作战,永远不被情绪和心不在焉羁绊,在任何的诱惑前都不能迷失方向,不能放过生存和胜利的任何一丝希望,无论获得这种希望地手段有多么的卑微和残忍。” 老人慈祥的注视着有些迷茫的叶无道,正色道:“曹操如果和刘邦处于同一时代,胜者依然是刘邦!这也就是你爷爷为什么要你做刘邦的原因,一个人可以连自己的父亲和亲生骨肉都能舍弃,还有什么能够阻挡他登上巅峰的脚步?曹操虽然足够称为第一枭雄,但是他的牵挂和忌讳还是太多。当然这是从你爷爷的角度考虑问题,也许在你看来刘邦虽然得到天下但是放弃了太多,所以你宁愿选择更具大将气度的曹操,这没有错,我想就算让今天的我选择,我仍然和你一样,选择曹操,呵呵,恐怕这也是我们能够有共同语言的原因吧。” 叶无道皱眉道:“我不喜欢别人安排我的命运。刘邦的手段也许我有能力用,但是很多时候我都会下意识的排斥。” 老人淡淡道:“刘邦这种为所欲为的态度偏偏是与乱世的生存法则极度契合的,刘邦的政治如果折射如今的商业和黑道,那么同样适用,现在虽然不是乱世,但是在某个领域还是可以因为一个人的能力制造出乱局,这就像我们下棋,你可以把原本和棋的棋局搅乱得一塌糊涂,年轻人,属于我们这一辈人的江山已经落下内幕,该让给你们了。” 叶无道微微鞠躬,正容道:“谢谢。” 能够让今天的叶无道如此严肃鞠躬的恐怕偌大的中国屈指可数。 今天这番话,对于叶无道,对于整个中国都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