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回到校园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七章 回到校园

虽然在浙江大学有韩韵这位大人物为他的频繁逃课护航保驾,但是叶无道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的蹂躏校规,而且最头疼的是辅导员范虞艺那一关,自己是这个美女辅导员的重点观察对象,现在自己的罪名肯定是罄竹难书了。叶无道走进校门,望着那些忙碌的身影和充满朝气的笑容,总有那么点无病呻吟的沧桑感。 走到一处公告栏,上官明月获奖的消息已经传遍中国,崇尚造神运动的中国人这一回用行动再次证明政府引导下舆论下的巨大作用,上官明月俨然成为继叶无道拒绝清华北大之后的又一学生明星。看到照片上捧杯的上官明月那有些憔悴的娇弱容颜,叶无道心里充满怜惜,这个丫头在荷兰也不知道习不习惯那里的饮食,不知道有没有碰到强有竞争力的帅哥,想到这里叶无道不禁哑然失笑,被明月丫头知道自己有这个担心的话一定被她粉拳好好“按摩”一顿吧。 “听说上官明月在和经济学院的院花苏惜水追求同一个家伙呢。幸好英语学院的院花秦雨目前还没有传出与他的绯闻,否则那就真当热闹鸟。” “不会吧,谁能够同时获得两个校花的青睐,丫的这种人不是明摆着不让我们这些光棍一条活路吗,这种男人就是俺们单身汉的公敌,不要让我见着了,否则非要……” “非要干啥,你还能为民除害把他灭了不成,人家的追求者还不把你撕成一块一块的拿去钱塘江喂鱼?拉倒吧你,人家指不定就是跆拳道柔道外加剑道的高手,你没把他怎么的他早就把你撂倒了,你想要拯救人家女孩子于水火,结果到头来还是被人家喜欢帅哥的小女生当成色狼,最终还是让他英雄救美。” “我又没说非要和他过招,我是说非要向他讨教几手泡妞的高招,然后也让我在情场所向披靡一次过过瘾。嘿嘿。” 听到对话的叶无道不禁摇摇头微笑着走开,不知道还有多少种版本的绯闻在浙江大学流传。对于这次明月在国际大赛上的获奖,最让叶无道地不是获得什么名气之类的东西,而是这样一来上官明月会自信和开朗一点。因为往常她也许是对自己的“平凡”比较介意,在苏惜水和蔡羽绾面前都比较沉默寡言,叶无道知道,女人之间互相比较是避免不了的事情,这样一来上官明月就算没有完全摆脱阴影,也肯定比以前敢于完全释放自己地魅力。 在韩韵办公室门口恰好碰到浙大三大校花中唯一幸免遇难的秦雨,刚刚在超级女声上大放异彩的后者在深深望了一眼叶无道后就没有说法,在与叶无道擦肩而过的时候眉宇间似乎有那么点赌气的味道。被叶无道拉住的她狠狠甩开,黛眉紧皱道:“有事情吗?” 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叶无道微笑道:“听说你们篮球队这次以一分之差惜败给北京大学未能捧得冠军杯,不过能够杀进决赛也算是很不错的成绩了。我想可以的话学姐应该请我和韩老师吃一顿。” 秦雨望着这个打赌过校队皇牌并且把街头篮球玩得出神入化的新生代表,眼睛突然有些红润,咬着嘴唇道:“你是在嘲笑我们被北大打得体无完肤吗?是在笑话我们被人家用将近五十分地差距侮辱我们吗?如果不是你,北京大学又怎么会这么仇视我们浙大,不是你摆臭架子拒绝我们校队的邀请,我们怎么可能任人宰割输得如此悲壮!现在你高兴了吧,就是在那个街头和你合作的徐荣俊,就是他带领北大将我们狠狠踩在脚下,这是不是很具有讽刺意义?” 叶无道淡淡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个样子。” 秦雨冷冷道:“我不接受这种道歉!” 苦笑的叶无道望着那黯然的动人背影,靠在墙上叹了一口气,北大,似乎这次学术交流除了清华就有北大吧,上次燕清舞也告诉自己他们学校的男生要向自己挑战,看来这次不能够再无所谓了。免得被人家以为自己都是好欺负好随意挑衅的人。 “这下吃到苦头了吧。” 正想出门去吃午饭的韩韵恰好撞见这一幕轻笑道,难得见到这个家伙吃鳖,不过看到叶无道逐渐有些阴沉冰冷的神色。她又不得不安慰道,“她也是在气头上,哪个女孩不会乱发脾气,不过秦雨不是那种随便生气地女孩,她肯对你发脾气倒也算是另外一种暗示了。” 叶无道一把将韩韵抱住进入校长办公室。用脚关上门,他便疯狂的亲吻满脸愁容的韩韵,邪笑道:“我怎么会为这种事情生气,我只是在想怎么给北大清华那些家伙来点思想教育,韩老师,我这可是为校争光,你是不是该给我一点奖励啊?” 已经被叶无道侵犯圣女峰的韩韵脸颊微红的望向门口,生怕有人推进来看到这旖旎刺激的一幕,倒不是说怕有人说闲话,只不过这实在是太过难为情了,说实施她还真有那么点被人撞见然后整所大学都知道她和叶无道暧昧关系地希望,当然这仅仅是偶尔露出的想法。被叶无道极富想象力的手指地挑逗下她脸上的红晕越来越娇艳,喘息道:“奖励你一顿午餐好了,反正你也不想要我做其他什么事情,人家每天都在家里等你,你倒好,不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这几天我都将会没有什么时间来学校,所以只好委屈我们的韩老师了。”叶无道把韩韵轻轻推倒在办公桌上,解开衬衫的三颗纽扣后就把头埋在韩韵的胸部。 韩韵听到这句话眼神马上暗淡下来,手上地动作也停了下来,撇过头咬着嘴唇不肯说话。虽然没有责怪叶无道的意思,但是心里终究不会好受,虽然韩韵不是一般学生女孩那样娇气需要男朋友时时刻刻捧在手心,但是女人始终是女人,再大度的女人也需要自己男人的肩膀和胸膛。 每一座城市都有它的秘密,每一位女人都有她的隐情。 韩韵联合中国金融俱乐部中属于“草根”一派的商界精英打击李凌锋便是她对叶无道最大的隐瞒,她也没有告诉叶无道管逸雪这样的人一直在暗恋她,这一切,她都是想要叶无道减轻一份负担。 “假如韩韵觉得很伤心,可以打我骂我。”叶无道怜惜的捧着那张娇艳的俏脸,狭长的黑眸充满歉意。 “打你骂你最后还不是我心疼。”韩韵狠狠用手在叶无道胸口一阵捶打。 叶无道得意的奸笑不已,在韩韵耳畔柔声道:“小韵韵的胸部似乎越来越丰满了哦。” 被叶无道放开的韩韵赶紧扣好纽扣,整理凌乱的头发和衣服,白了叶无道一眼,“还不都是你的错!” 叶无道饱受冤枉似的委屈道:“这可是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哪个女人希望自己的胸部是飞机场。三围者,胸腰臀,三分天下,各占其一。所以胸欲其隆,腰欲其细,臀欲其肥,古今皆然,只不过于今尤为激烈罢了。小韵韵其实胸部本来就属于那种女人嫉妒的丰满,腰部和臀部都是无可挑剔,不过在本人的努力不懈下,小韵韵的胸部更上一层楼,达到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境界。” 韩韵被叶无道说的无地自容,只能够不停的在叶无道怀抱扭打,怕痒的她被叶无道搔痒的咯咯直笑。 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初恋即使推迟到三十岁,也是永远单纯幼稚的爱情。 已经二十五岁的韩韵在经过这次刻骨铭心的洗涤后愈加绽放女人的风情。 和叶无道走出行政大楼,这个时候下课铃声刚刚响起,一路上不停有学生向韩韵问好,其中不乏让叶无道感到可笑的拍马屁,难道他们不知道只有真诚才是最好的接触吗,在校园这个还没有接触利益的圈子,太实际太城府反而显得别扭。 社会就是一个践踏尊严的场所,没有人会怜悯你,所以大学是我们最后做梦的宝贵时间了。外面的世界有灯红酒绿,有纸醉金迷,有风吹雨打,刀光剑影;既有尔虞我诈,笑里藏刀,也有肝胆相照,相濡以沫。校园这片最后还算名副其实的净土,虽然不够刺激不够精彩,却相对安稳可靠而充满梦想,到了外面,梦想和憧憬也就随之破碎了。 叶无道望着穿梭的学生,感慨良多,和学生不停打招呼的韩韵看着叶无道深思的模样,小声问道:“怎么了?” 叶无道突然道:“如果我在这里大声喊道‘韩韵是我的女朋友’会有什么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