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韬光养晦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六章 韬光养晦

叶无道在说出“黄赌毒”三个字后继续道:“林家这一代除了林朝阳还有点实力,其他的几乎都是不值一提的小角色,不过既然要动手,那就拔草除根彻底把林家玩垮,这群胸无大志的公子哥就交给你去处理了,不管用什么方法,强迫威胁也好引诱勾引也好,一个月后,我要看到林家颓废的一代,对付孔家的那帮家伙目前可能还有些棘手,到时候你可以小心谨慎一些,千万不要打草惊蛇,现在还远远没有到和孔家撕下脸皮的时机。” “女人和金钱都是男人的最佳腐蚀剂,那群家伙就算是圣人我也能把他们变成魔鬼,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一群混蛋,我只不过是按照太子的意思给他们一个堕落的选择而已,他们肯定比狗看到骨头还要兴奋。”独孤皇岈笑道,再一次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选择和叶无道成为对手而是隶属关系的合作,看来这次他是下决心准备在商业上有所动作了。 叶无道将杯中仅剩的葡萄酒喝尽,笑道:“以后除了星组资源,我可能会运用一下这家帝皇企业的资金,要是把你的公司玩垮了可别心疼。” 独孤皇岈不文雅的把桌上那本企业文化指南扔进垃圾篓,“我想就算太子玩垮整个中国大陆的独孤家族企业,我爷爷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能否打破华夏联盟的贸易壁垒终究还是需要依靠太子的力量,他恨不得把整个亚洲都给太子当作筹码。” 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舒服坐在总裁的位置上,当这家跨国企业的总经理江宁静敲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再次让她心脏饱受打击的一幕,那个油嘴滑舌的青年正坐在总裁的位置上,而且嚣张跋扈地把脚放在办公桌上,更让她惊奇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那个一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年轻总裁也没有任何表示。 “听说你是浙江白领俱乐部地成员?”叶无道抬头看着江宁静笑道,手里拿着办公桌上的一支昂贵钢笔轻轻敲打桌面。这个江宁静应该就是夏诗筠所在单身俱乐部中的五朵玫瑰之一,叶无道久闻浙江五朵玫瑰的大名,在见过除夏诗筠之外地李琳和这个江宁静之后。觉得这个俱乐部的素质还不错。 江宁静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叶无道给她的印象实在太差,也许是自身身份比较高高在上和追求者太多的缘故使她对绝大部分男人都很不屑,江宁静并没有理睬这个第一印象就差到谷底的叶无道。而是准备向独孤皇岈汇报工作情况。吃闭门羹的叶无道不禁自嘲的耸耸肩准备起身把单独空间留给这对男女,对于美女他向来可以拥有最伟大和宽广的胸怀。 独孤皇岈朝不知好歹的江宁静冷冷瞥了一眼,淡淡道:“如果你愿意,明天就可以把辞职信放在我办公桌上了。” 虽然江宁静确实很有管理才能,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能够对自己最尊重地人如此不敬,而且这家公司少一个总经理,以独孤皇岈皇家经济学院高材生的实力经营一家小小的分公司就像当初凤雏庞统被齐备派去治理一县般信手拈来。而且帝皇企业向来不缺乏国际性人才,可以说江宁静能够坐在这个年薪两百多万的位置上竞争是十分激烈的。所以当独孤皇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江宁静脸色苍白,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聪明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被她轻视的青年就是她上司的上司。 叶无道微笑着摇摇头。道:“美女犯错误,上帝也会原谅地。皇岈,不需要为这种小事发火,人家女孩子不顾风吹日晒的给你打工,为这种有点莫名其妙的莫须有罪名开除她我可是会有负罪感的。” 在经过还有些茫然的江宁静身边的时候叶无道低声道:“这下你相信你们总裁去金碧辉煌欠我两百块钱了吧?” 在叶无道走出总裁办公室后独孤皇岈望着一眼依旧忐忑不安地江宁静,走到窗边淡淡道:“知道他是谁吗?” “不清楚。”委屈的江宁静摇摇头,虽然有些怨恨叶无道这个差点让自己成为下岗工人的家伙,但是再怎么生气也想不通为什么总裁会这么对待她这个企业管理层地元老级人物,“但是这个人似乎不像是生意场上的人物。举止轻狂,有些不符合商人深藏不露宁静致远气质。” “你是想说这个看上去狂妄的青年不懂得韬光养晦吗?” 独孤皇岈微笑道,能够一眼洞察太子本质的也就只有爷爷那种级别的老狐狸了,如果每个人都能够看穿叶无道玩世不恭地外衣,那么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不知死活想要和他交锋的家伙了,蜗居一室的你最多就是见识一下稍稍出色的男人,怎么可能明白这个在你眼中一无是处的男人就是将要玩弄整个天下的枭雄。龙帮和华夏经济联盟这种对于凡人来说都是作为传说的存在,而在这个举止轻浮的太子眼中却只是证明自己实力的玩具和筹码。 “小隐隐于林,中隐隐于朝。大隐隐于朝。真正的韬光养晦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沉默寡言一脸深沉,像刚才他那样的人物永远都不会和你这类人物计较,因为他们站在高度已经不是你们仰望就能够看见的了。” 独孤皇岈看到疑惑的江宁静还有些不服气,也不想和这个不错的企业管理核心关系太僵,毕竟想要偷懒的话就少不了一个独当一面的能干总经理。所以他把语气缓和轻轻道:“有色眼镜看人你总有一天会吃亏的,如果你还是觉得方才青年不够商人气质,那么我告诉你他就是神话集团的总裁,叶无道!至于他的另外一个身份你以后自然会清楚。” “怎么会是这样……”江宁静有些呆滞道,那张标准花花公子的英俊脸庞再次浮现脑海。 在西湖畔一家咖啡屋,叶无道正在和一位职场白领丽人悠闲的品尝咖啡,只不过此刻的叶无道没有了帝皇企业“戏弄”江宁静的张狂,神色平静的他拥有足够的领导气势,手指轻轻抚摸咖啡杯子的他侧脸望着雨后西湖畔漫步的人群,有些心不在焉道:“这次千岛湖休闲房产的项目考察我没有多余的指示,给你六个字,高姿态,重细节。做官的人就是贱,你越友善低调他们就越漫不经心越不把你当回事,我可不想他们因为你是女人而处处刁难你,虽然千岛湖的官场已经对我们有所了解,但是在利益面前谁都会铤而走险,谁都想从我们神话身上刮一点油水,我可不希望你在这方面和他们讨价还价浪费时间。” 作为这次神话集团项目代表的林落燕,也就是叶无道在神话集团的秘书淡淡道:“对于房地产业我有足够的了解,和政府打交道我也有充分的经验,所以这次千岛湖之行一定会给集团一份满意的答卷,到时候如果总裁对此不满意,我便会辞去在神话集团的职位。” 叶无道看着这位一直冷淡的冰美人,微笑道:“不需要这么做,你在我不在日子里的成绩我很清楚,否则我也不会让你做这次项目的代表,成败与否都不会影响你在神话集团里的位置。只不过千岛湖休闲房产这个项目事关重大,神话集团能否在浙江扎稳脚跟关键还是这个投资几十亿的项目。” 林落燕轻轻点头,动作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望着这个在集团内部被疯狂崇拜的年轻总裁,感觉上似乎更加成熟和不能看穿了。 叶无道突然笑道:“你其实可以在完成工和后在千岛湖多玩几天,那里的风景确实很不错。” 林落燕终于露出一抹难得的笑意,微翘的嘴角悬挂着精致的淡淡愉悦。 “一个女人恨一个男人的话,她会做什么?” 叶无道突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略微思考的林落燕淡淡道:“假如一个女人恨男人的话,她会让那个男人丧失一辈子爱人的能力,哀莫大于心死,假如能够让一个男人一辈子都认为除却巫山不是云的话,那其实就是最大的报复。” 叶无道若有所思的轻轻走出咖啡屋,然后伫立西湖畔良久,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他始终是那么超然离群,他永远不是那种站在人群便会被埋没的人,他的出众让人震撼,他的坏也很难让人释怀。林落燕托着腮帮凝眸那寂寞的背影,这个男人像一本书,她永远读不懂的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