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醉翁之意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五章 醉翁之意

夏诗筠这次没有拒绝叶无道,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报复叶无道还是什么原因她挑选了一家最破烂的早餐店招待饥肠辘辘的叶无道。叶无道明显捕捉到夏诗筠水晶眸子里的那一抹戏虐,心想这样就能让我皱眉头的话那未免太可笑了,当年在越南丛林差点吃被自己狙杀的死人这顿大餐,在亚平宁半岛几乎一个星期没有进食的他又怎么会为就餐琐事在意。 当夏诗筠看到这个高高在上的神话总裁津津有味的吃着那两块钱一碗的芹菜馄饨,她再一次被荒唐的感觉击败。 回到夏诗筠的别墅,叶无道换上衣服后就冷冷抛下一句“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希望能见到你准备好了我要用的东西和晚饭,否则这座倾注你不少心血的房子恐怕就会惨不忍睹了”,随即在夏诗筠的目瞪口呆中离开这幢别墅。默默无语的夏诗筠在把去上海需要的简单行李整理好后却站在窗口出神,两行清泪悄然没落脸颊,最后她将东西一样一样放回原处,那双充溢悲哀的眸子随即充满执著和坚强的神采。 叶无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夏诗筠坐在那张带给她这辈子都无法忘怀肮脏记忆的床上,眼神有些冰冷,将那枚珍珠别针狠狠扔到地上。 叶无道并没有回学校,而是去帝皇大厦找看似悠闲的独孤皇岈,当他坐帝皇企业高层专用电梯来到最高层的时候,那名秘书硬是不肯放行,无奈的叶无道只好凭借那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和还算对得起造物主的邪美脸孔与那名敬业的美女秘书套近乎,结果叶无道硬是把刚才横眉冷对的白领女人哄骗的天花乱坠,毕竟能够将巴黎时尚潮流把握得精确无比以及化妆品知识比专业人士还精通的男人并不常见。 对女性弱点再清楚不过的叶无道就要骗过这位已经晕晕乎乎地秘书的关键时期,一位不速之客横空杀出。 “在工作期间如此随意,难道忘记进入公司第一天我就跟你说的注意事项了吗?” 一位严肃地职业女性打断了两人眉飞色舞的热烈谈话,女秘书悄悄吐了一下丁香小舌低下头不敢说话,看来这个漂亮女人的来头不小。叶无道不禁感叹为什么职业场合呼风唤雨的女人没有几个是能够真正笑容灿烂地。看来以后在神话集团的企业文化中应该注意这一点。 “我是浙江帝皇分公司的总经理江宁静,不知道先生有什么事情要找我们总裁?” 竟然是庞大帝皇企业分公司的总经理,这让叶无道着实刮目相看。不禁用色狼的标准眼神在这位端庄的成熟女人身上瞄上几眼,良久等到这位金领阶层的女人隐隐作怒就要爆发的时候,叶无道才一副痞子模样笑道:“你们总裁欠钱不还,我这次是上门讨债的。” “我们总裁欠你钱?” 江宁静十分怀疑道。帝皇企业作为独孤家族地家族企业,很大程度上董事长南宫傅卿都没有这个独孤公子的权力,因为身为帝皇企业高层的她知道这位独孤公子是英国古老家族地正统继承人。在很多场合南宫傅卿根本就没有发言权。由此可见这位开着英国皇室跑车的年轻总裁是多么富有神秘色彩的独孤家族了。 “上次去金碧辉煌的时候你们总裁就向我借了两百块钱,他总不能够总赖着不还吧?”叶无道一脸委屈道,眼神却是充满玩味和奸诈,逗逗你们些头脑有些僵硬地女人也不错。 金碧辉煌在杭州也算是比较有名的放荡场合了。最适合花天酒地的金碧辉煌其实最主要的特色是拥有不少让各色女人满意的生意,只要一个女人能出钱,不管你是肥猪也好美女也好。女孩也好老太婆也好,强壮的、斯文的、胖的瘦的男人都有。 所以当两个女人听到“金碧辉煌”这个敏感词汇的时候都不禁小声惊呼,看来独孤皇岈在她们印象中应该不坏,叶无道幸灾乐祸的悄悄露出一个奸笑,看你以后怎么在手下面前装冷酷。江宁静在诧异过后马上就恢复平静。她不可相信独孤皇屿会去那种地方而且还向别人借两百块钱,带着沉重的不屑道:“如果你想要这两百块钱,我不妨代我们总裁还给你。” 门口刚才出来准备去接叶无道这个太子的独孤皇岈满脸凄凉的看着叶无道不停诽谤自己,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在江宁静和那个疯狂崇拜和暗慕他的女忔的诧异中,独孤皇岈愁眉苦脸的把叶无道请进总裁办公室。叶无道玩笑道:“怎么,你想泡这两个女人?我可警告你,兔子不吃窝边草。” “太子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放不下她。”冷傲的独孤皇岈流露出罕见的悲伤。 叶无道叹了一口气转移话题道:“我想开始运用星组资源。” 独孤皇岈收敛失落情绪,微微皱眉道:“太子是怕单纯凭借神话集团在浙江的经济实力无法与林家和孔家抗衡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大可不必劳师动众,因为星组现在还没有到可以露出水面的最佳时机,感觉上对付惊弓之鸟的林家和一个不确定是否肯出面的孔家有些小题大做,当然我不是要求太子你怎么去做,皇岈仅仅是提出意见和看法而已。” 叶无道淡淡道:“孔家是否入局的关键不是在于孔奇华对夏诗筠的重视与否,而在玩挑拨刺激的力度大小,林家已经日薄西山,现在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但是孔家毕竟是上百年历史的家族,而且还有华夏经济联盟中的一员,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独孤皇岈恍然大悟,震惊道:“醉翁之意不在酒,孔家只不过是太子的鱼饵而已,太子真正的目标是华夏经济联盟!” 叶无道帮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微笑道:“看来这个鱼饵够大,连我们的独孤伯爵都如此吃惊,呵呵,既然你都预想不到,那我就放心了。没办法,想要过吴家家族议会这一关,本太子不拿出一点成绩来肯定是说不过去的,紫云山庄之行你应该对这个有能力举办亚洲财富论坛的吴家有点底了吧,华夏经济联盟中吴家是最有话语权的家族之一,这个联盟内部的勾心斗角绝对超出你的想象,而且个个都是成精的老狐狸,落井下石之类的阴谋诡计对他们来说就像家常便饭一样简单。” 独孤皇岈微笑道:“太子似乎不会把这些行将就木的老家伙放在眼里吧,当年在伦敦我可是被你耍得团团转。” 叶无道扬起一个自嘲的微笑,有些期待道:“我爷爷曾经就败给华夏经济联盟一回,对此我爷爷可是耿耿于怀,到时候我希望能送他一份大大的八十岁贺礼。” 独孤皇岈幸灾乐祸道:“华夏经济联盟这下有麻烦了。” 叶无道摇晃着盛放鲜艳液体的酒杯,淡淡道:“现在我的还不能和他们正面交锋,不是说我智商不够,而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神话集团根基太弱,我就是再聪明也不可能用现在的神话去和这个庞大的经济帝国对抗。这其实和太子党与龙帮的关系是一样的,神话集团的处境就是太子党的处境,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暗中积蓄力量,小不忍则乱大谋,不忍可以成雄?!” 独孤皇岈轻轻点头感叹道:“太子的总是能够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看待事情的发展,所以尽得先机。” 叶无道品尝了一口香醇的上等葡萄酒,沉声道:“希望吴家不要做出让我无法忍受的事情,否则我连他们也一起收拾!” 独孤皇岈小心翼翼道:“这么说来夏诗筠便是太子这关系到整个中国经济局势的棋局中的最关键的棋子,唉,那么你进入这个可怜女人的别墅也是早有预谋吧,以此来刺激就要迎接来大陆‘审核’准媳妇的父母的孔家大少爷,然后断定孔奇华的忍耐底线,最后再衡量孔家的实力。本来我还以为是太子你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没有想到这些都只不过是太子你的障眼法而已,其实从紫云山庄开始太子就开始布局,看来浙江是没有我的用武之地了。” 叶无道哈哈笑道:“谁说没有,星组的事情我自己会办。不过我要交给你一项重要的任务,虽然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但应该合你的胃口。” 独孤皇岈疑惑道:“还有这种事情?” 叶无道神秘道:“林家和孔家有不少整天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我送你三个字,让这两个家族的这一代彻底废掉!” 独孤皇岈更加纳闷,三个字便能够搞垮两个家族的这些败家子?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吧,平时一向对自己智慧很有信心的独孤皇岈彻底承认自己的失败,能够赶得上太子思维的恐怕只有那个她了吧? 叶无道深邃的黑眸闪过一抹冷酷,嘴角的笑意灿烂的让人不敢正视,轻声道:“黄,赌,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