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开始同居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三章 开始同居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很多人都认为最完美的爱情应该是有着一个悲剧的结局,从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凄然守望到梁山伯和祝英台的翩然化蝶,都有着让人有着凝重而化不开的悲伤。但是叶无道这个信奉的完美爱情只能是“与子相悦,死生契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人生本来就是活在世上受苦接受惩罚,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增加痛苦呢。 夜色斑斓的城市和房间里明快的地砖与墙面形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昏昏欲睡的壁灯,让夜色仍然冷得像一杯冷茶。叶无道睁开眼睛凝视着被自己紧紧搂在怀里的夏诗筠,布满泪痕的精致脸孔充满憔悴,黛眉紧皱,被他吻肿的嘴唇显得异常娇艳,雪白的脖子延伸下去便是让男人沉沦的乳沟,叶无道嘴角悄然微笑,为了防止意外,他将被单把两人裹粽子般裹起,使得他们的身体以最亲密的姿势“拥抱”在一起,夏诗筠想逃也逃不掉。 叶无道坐起来轻轻把夏诗筠小心放在怀里,掏出一根烟却没有点燃,她那如同绸缎般丝滑的肌肤像水一样润滑着叶无道的身体,其实家不是男人的港湾,女人的身体才是。 “我这样对待你,也许你更有理由说世界上有两个好男人,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还未出生吧?” 叶无道手指轻轻抚摸那红润地嘴唇。这样娇嫩的嘴巴如果能够听话的话,那真是男人的至高享受了。刚才幸好没有被燃烧的**冲昏头脑,否则这样柔弱地身体一定得去医院了。叶无道拿着那根烟陷入深思,是该收收主开始行动了,谋而后动。这一向是叶无道立于不败之地的最终原因,因为三年地生死考验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即使对手是最弱的敌人,也要争取百分一百的胜率。 今天的林家虽然在黑道、商界和政界都不能够对叶无道构成威胁,但是这场游戏还有一个主角孔家,这就不得不慎重考虑,虽然叶无道绝对有能力凭借太子党的实力用黑道的方式解决这一切,但是夏诗筠无意中说过“不要把黑道和白道介入商业”给叶无道不小的震撼,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吴暖月所在吴家的那个考验,这让叶无道不能够仅仅依靠武力赢得这场游戏。 真正地商人,还是要用商业玩转天下。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辆韩韵在早上坐进去的豪华宾利的主人就是李凌锋,叶无道自然不会无聊到去怀疑韩韵,但是他对李凌锋这个深藏不露的家伙持有深重地戒心,毕竟能够入选东方冷羽的十大威胁人物之一,叶无道要是还是无所谓的话那就是幼稚地狂妄了。不过叶无道倒是不介意李凌锋参加这场游戏,虽然李凌锋已经和他进行商业和黑道上的暗战。目前的实力看来麒麟会已经不是太子党的强有力竞争对手,但是北方终究是李凌锋和麒麟会的地盘,虽然太子党能够在南方呼风唤雨。但是在北方必然处处碰壁,而且北方还有一个让叶无道着实有些头痛地北方黑道已经,这个已经也是刚刚针对太子党建立起来的黑帮组织,虽然北方除了龙帮再没有能够与太子党抗衡的单个帮派,但是滴水汇海。这个几乎包揽北方所有大小帮派的黑道联盟已经拥有打击太子党的实力和资本。 但是谁能够把一向针锋相对勾心斗角的北方黑道联合起来呢,叶无道有些好奇,这样的角色应该是十大威胁中的一个吧。至于不弱的孔家,说实话,是否肯为孔奇华中意的这个女人和神话集团和他背后的众多实力背影作对都是个问题,不过就算孔家不出手叶无道也有把握让他乖乖出手,就像前面叶无道对夏诗筠所说,他已经开始对林家动手,等到冰山浮出水面的时候,也就是林家彻底沉陷的一刻,因为叶无道的打击从来都是一环接一环。 在杭州的独孤皇岈可不是游山玩水的家伙,忽略这位巨大家庭继承人的对手都会遭到毁灭的代价。 叶无道知道为什么李凌锋会没有参加紫云山庄的亚洲财富论坛,因为有人开始对风云企业开始隐秘却十分准确的打击,从手法来看应该是极度熟悉资本动作的高手,除了陈影陵这个天才资本玩家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这样的人物,陈影陵的辉煌当初败给李凌锋,除了一定的商业因素,还有很多非个人因素的原因在内。 能够有这样的对手李凌锋也有的头痛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叶无道似乎捉摸到那么点头绪,这件事情会不会和韩韵有关系呢,偈韩韵这样的女人向前一大步是阴谋家,向后一大步是失败者,但是如果只向前或者向后一小步,她们就是既不妨碍别人也不招惹是非的安静女人,被李凌锋刺激的她虽然表面上宁静似水,但是种种迹象表明韩韵肯定有所行动,否则她也不会神神秘秘的参加那次财富论坛。 这个傻女人,叶无道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说韩韵,他可不想韩韵再有丝毫的伤害。 抱着熟睡的夏诗筠重新躺下的叶无道在轻轻抚摸怀里美人的光滑脸蛋后渐渐睡去,等到夜深人静只闻雨打芭蕉的时候,夏诗筠悄悄睁开眼睛,经历这样的事情她怎么能够睡着,其实叶无道在强行占有她身体之后的所有动静她都知道,知道逃不出叶无道魔爪的她只能够装作睡着来减少屈辱感。 望着那张再没有邪气和轻佻的脸庞,夏诗筠在愤怒之余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男人如此让人捉摸不透,他不再是三年前那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败家子了,今天的他竟然是以高考第一黑马和浙大新生代表的身份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头顶着太子党太子和神话集团总裁这两个光环。这样一个最让自己瞧不起的男孩是怎样成长为一跺脚整个南方都会震撼的男人?不依靠家族力量的他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还有他身上那些道道纵横触目惊心的疤痕又是怎么回事? 当她听到他扬言要对付林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紧张,即使要和孔家作对她也只是持有怀疑态度罢了,这样一个原本应该是最谨慎的人为什么看上去都是嚣张狂妄和锋芒毕露的举动? “你就那么喜欢我恨你?” 根本无法动弹的夏诗筠悲哀的凝眸沉睡的叶无道喃喃自语道,“如果你想报复林家,根本用不到我这颗无足轻重的棋子,如果你想报复我,似乎这一切已经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你还要怎样对我?” 外面雷声乍响,脸色瞬间苍白的夏诗筠不自觉地蜷缩身体,这样一来和叶无道的接触更加暧昧,但是似乎这个时候被连串雷声惊吓到的夏诗筠无法顾及这些,身体下意识的靠近这个世界上最憎恶的男人。也许上帝在制造男人和女人身体的时候就已经把他们设定为最契合的生物,男女身体上可以如此**的完美纠缠,如果掀开被单的话,此刻叶无道和夏诗筠的两具身体构成了最动人的图画。 当身体颤抖的夏诗筠为了逃避雷声而选择依偎在叶无道的胸膛后,已经有些神智不清的她双手紧紧环住叶无道的肩膀渐渐睡去。 “原来比起我,你更加害怕雷声。” 其实同样没有睡着的叶无道等到夏诗筠真正睡着的时候才微微叹息道,温柔的把玩她柔顺纤细的一头乌发,躲在他怀里的夏诗筠似乎很怕打雷,看着那张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小脸,叶无道不敢相信脱离林家独自闯荡上海的那个女强人会这么惧怕雷声,是曾经有过什么刺激吗? 睡梦中的夏诗筠依然会因为每一声打雷而颤抖一下,开灯抱着她的叶无道望着天花板根本没有睡意,直到大雨渐渐停歇,清晨的天空才迎来灰蒙蒙的光线,叶无道好笑的看着夏诗筠那微微噘起的嘴角,这么一个清高冰冷的女人在睡觉的时候也有孩子气的娇弱模样。 当睡眼惺忪的夏诗筠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就是那一张邪恶的嘴脸,大脑马上恢复正常工作的她迅速双手捧住胸部狠狠瞪着双眼使劲往她身上瞄的叶无道,冷冷道:“你还没有看够吗,我想你可以回去了,以后也没有再见面的理由和机会!” 叶无道下身微微动了一下,是男人都知道清晨的时候会有一柱擎天的情况,夏诗筠瞬间布满红霞的俏脸交织着无奈和羞愤,这个家伙根本就不理会她的任何言语任何表情,简直比无赖还要无耻。不等她反应过来叶无道已经将盖在他们身上的被单扔到地上,真正**的两人顿时一览无余。 “如果你再逼我,我真的会杀死你,不管用什么方法!如果我杀不死你,那我就选择自杀!” 闭上眼睛逃避这种羞辱的夏诗筠冷声道,但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一点底气。 “放心,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可以伤害你,就算是你自己也不行!” 叶无道亲吻着夏诗筠的耳垂邪魅道,“从今天起,我就要住在这里,和你同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