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强奸夏诗筠(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三章 强奸夏诗筠(下)

“我会比任何男人都温柔,即使对你,也是如此。” 叶无道俯身温柔吻去那些泪水,轻轻解开夏诗筠衬衫的纽扣,随着一颗颗纽扣的卸下防备,夏诗筠雪白的内衣也有抱琵琶半遮面的展露出来,叶无道并没有急于把那件衬衫褪下,而是任其自然的摊开在床上,他望着那如美玉般圆润的肌肤悄悄浮起一层粉色的暧昧桃红有些出神,这样完美的肌肤似乎只有慕容雪痕和吴暖月才能拥有,这个女人还真是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不知道珍惜的幸运儿。 静静等待这场凌辱的夏诗筠似乎以为叶无道会粗暴的占有自己而眉头紧皱,双手紧紧拽住被单,雪白的小手因为过于用力而使得纤细的血管都能够清楚,三年前的噩梦再次真实的笼罩自己,夏诗筠眼神有些呆滞和茫然。但是她所认为的粗野动作并没有出现,那个将她伤得体无完肤的男人并没有像三年前那样直接进入自己的身体,而是静静的凝视,这让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期望可以早点结束噩梦的她更加难堪。 叶无道肆无忌惮的欣赏着这具动人心魄的娇躯,似水似雾般的朦胧气质,宛若似真似假的水墨画,拥有最大程度的感官感受。她一把撕开夏诗筠娇羞的内衣,再将她下身的遮掩全部褪下,只剩下一件空荡荡衬衫的夏诗筠身体颤抖的逐渐厉害。 除了政体的身体曲线和臀部,一个女人的**也能够营造出最诱人地弧线,叶无道望着那对暴露在空气中的娇嫩圣女峰,嘴角的笑意充满玩味。既然没有人敢亵渎你,那这项重任就由我来完成好了。 “三年前你还有勇气看我,为什么今天却丧失了这个勇气,是怕爱上我吗?”叶无道轻轻一只手覆上夏诗筠雪嫩柔软的**。另一只手则在没有一丝赘肉地平坦小腹,当他的舌头触碰到那颗娇嫩的**,叶无道明显感受到夏诗筠地震动。真是个敏感的女人,他可不会轻易放过这具异常敏感的躯体。 “这么折磨人你很有成就感吗?难道你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夏诗筠冷笑道,她不想感受叶无道那种比三年前更加炽热地眼神,不想感受那种与异性接触的奇异感觉。所以她只能够希望叶无道可以迅速解决他肮脏的**,然后她再去狠狠洗澡,洗去这一身的罪恶和污秽。 “这种激将法对我没有用,你就慢慢体会**前地情调吧。也许有一天你会迷恋上这种美妙的前奏,你看,你的身体已经开始有反应了。果然女人地身体要远远比女人的嘴巴老实。”叶无道一阵得意的轻笑,轻轻含住那颗渐渐硬起来的**,极尽缠绵的吮吸那似乎还没有被男人开发过地圣女峰。 接下来才是夏诗筠“噩梦”的开始,叶无道果然用最温柔的手法让她几乎要抓狂,身上每一处的肌肤都留下了他的痕迹。那些她从前根本无法想象的羞涩领域和让她无法接受的方法依次被叶无道亵渎,哽咽抽泣的她好几次都认为自己无法坚持下去,但是都在叶无道适时的改变方位和方式来给她稍微缓冲的机会,这使得夏诗筠一直处于理智和感性的苦苦煎熬中,不想露出一点软弱的她越是坚持身体就越敏感,越能够清楚感觉叶无道这个无耻小偷的侮辱。 终于,叶无道在她濒临崩溃的那个临界点,开始占有她。 那一刻,她甚至有一种解脱的奇异快感,哽咽和抽泣也随之不知不觉中停止,而是不自觉的喘息。 夏诗筠侧脸望着淡蓝色窗帘外的淅沥微雨夜空,似乎在做梦,三年来,多少追求她的男人都被自己的冷漠毫无余地的直接拒绝,就算是孔奇华也从没有牵过她的手,甚至她在三年前就开始抵触女性好友的正常接触,但是今天她却毫无保留的被这个男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抚摸、亲吻和挤压,这么荒唐的事情让夏诗筠感到彻底的茫然,这一切,都是怎么了? 为什么三年后的今天,自己还是这么熟悉这个混蛋身体的气息,味道,和感觉! 脸颊潮红夏诗筠的并不知道此刻的她有多么的异常妩媚,陷入深思的她几乎要忘却叶无道马上要开始的真正亵渎。 在叶无道进入夏诗筠身体的时候,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她窒息,她咬牙:“假如我是妓女,你又是什么,嫖客?” 叶无道没有想到夏诗筠的私处竟然比一般处女还要紧,这让有些疑惑更多是狂喜的他真正获得今天的第一次成就感,“我喜欢嫖在别人心目中是女神的女人,三年前是,三年后仍然是。” 作为情场高手的叶无道除了拥有能让女人动心的气质和实力,还有就是那高超的**技巧,能够让即使是第一次的处女也获得**的**水平,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值得骄傲的资本。叶无道凝视着夏诗筠长长睫毛下的那双盈泪眸子,用最温柔的律动来换取她的最小痛苦和最大欢愉。 这是叶无道对她至少很长时间没有让男人碰她的一种奖励。 在叶无道印象中原本以为夏诗筠至少会和一个男人有过身体上的接触,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骄傲清高的女人依旧无意间给他留下一份最好的礼物----再没有任何男人碰过的身体! “我恨你!” 在那渐渐积聚的火热**就要突然释放的边缘,情不自禁将双手抱住叶无道的夏诗筠哭泣道,指甲在叶无道的背上留下了道道血痕,身体不由自主地迎合他的抽动。 最后一刻,她知道,她的坚持还是失败了。 在完完全全占有夏诗筠后,叶无道俯身在她的耳畔,眼神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淡淡道:“最好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