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雨中激战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八章 雨中激战

燕清舞的众多保镖固然强大,但是还不足以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轻松杀死日本忍术宗师的叶无道放在心上,真正让叶无道心生警惕就是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消瘦青年! 这个游离于燕清舞保护圈之外的青年肯定不是他的保镖之一,因为他似乎对那些隐藏的保镖也很反感,总是保持与他们的最大距离,而且身手段位也远远高于那些实力不弱的特种保镖。如此一来,不管这个青年跟踪燕清舞是追求者派出暗中保护燕清舞的高手,或者是想要打燕清舞主意的家伙,在这个时刻对上叶无道下场是必然有一个需要倒下。 “你很聪明,尤其是对待女人。” 那个阴冷的青年走到叶无道面前微笑道,但是这种笑容却有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冷,平凡的相貌,冷漠的气质,果然是一名出色的杀手。 “在你死之前我旷野告诉你我的名字――叶无道!” 冷锋乍现,一道绚烂的光华在雨中绽放。 叶无道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能够让他主动出手的人物在南方除了萧破军有资格外,年轻人中再也找不出一个,那些变态的老家伙不要说出手就连影子也找不到,所以很多时候叶无道感叹南方这一代确实武学天才稀少,他听说北方有一个连麒麟会等大帮派都忌讳的杀手联盟,其中不乏青年高手,不知道这个青年是不是其中的一员。 在听到叶无道这个名字后那个眼神有着与杀手身份不符的混浊的青年惊醒般蓦然爆发出强大的战意,叶无道,他的嘴角笑意昂然。有一种解脱和决绝地意味。 当叶无道凭借远远超出他想象的速度诡异闪现在他跟前的刹那间,锋锐短刀从他的袖口中闪亮飞出,他看到的这个人已经不是方才那女人相处时地温和绅士,他看到叶无道那深邃眼眸中的冰冷神色,带有一丝不屑和轻蔑。 两柄刀锋铿锵撞击。飞溅的雨滴四散。 撞击后在大雨中向后滑出近十米远地青年嘴角泛起一缕血丝,抬头只见那道诡异的身影在雨中鬼魅的出现数个残影,每一个都栩栩如生。身为顶尖杀手的青年知道那是因为速度太快而留下的身影,残影道数地多少也就是一个人实力的强弱,据他所知最强的强者能够同时在瞬间形成七道残影! 所以当叶无道拥有第八道身影掠至他面前的时候,青年知道这一战毫无悬念! “很不错的潜质,如果做我的手下一定能够上升不止一个高度。” 叶无道将冷锋血魄架在他的脖子上淡淡道。这个家伙确实是个人才,虽然离萧破军还有段距离,但终究是很不错的杀手,稍加磨练便可以成为类似龙月那样恐怖地人物。 青年冷笑不已,手中短刀斜向划出,在叶无道躲过这突然一击的空当他退出几米远傲然站立,杀意依然不减。 “可惜了。” 叶无道微笑道,手中冷锋微微上扬。暗示这才是正式开始。 当叶无道再一次行动的时候,已经超乎青年想象地他再一次让这位天才杀手震惊,冷锋血魄没有刚才第一击那般狂野。而是温柔的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每一道并不深入的刀痕却让他痛入骨髓,丝丝缕缕的血迹很快被大雨冲散,在一阵剧烈地交锋下来看似毫无损伤的青年脸色却苍白的惊人。流血过多的他此刻能够站在那里已经算是不小的奇迹。 “《灵魂本输篇》记载手阳明大肠经,出手商阳为井金,其中根结篇有云足太阳根于至阴,溜于京骨,注于昆仑,入于天柱。你身上的十二经脉其实都已经被我破坏殆尽,尤其是互为表里的手阳明大肠经与太阴肺经和阳明胃经与足太阴脾经,更是被我刻意阻拦血液的畅通,现在的你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你痛不欲生,你刻意清楚地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叶无道淡淡道:“这就是违抗我的下场,没有让你后悔的机会。” 青年艰难的从牙缝挤出声音道:“你就是南方的太子叶无道?果然很强,不愧是他的对手。不过你别得意,就算我死了,在他眼中也只是死了一条狗。” 望着渐渐闭上眼睛却依旧不肯倒下的杀手,叶无道转身而去,最后道:“我不过用出不到一半的实力,我会查出你的底细,你身后的势力也会成为我玩弄的对象,这一切,在你见到我的时候就已经被注定!” 彻底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滴悲哀的热泪滚滚而出,滑落脸颊,最后与雨水一同落在地上,分不清贵贱。 生于无名,死于无名。 这就是杀手惟一的下场。 西湖畔,风雅钱塘茶居,精致典雅的竹屋内只有一男一女在饮茶,远眺西湖此时最有谚语朦胧的韵味。 茶居外停着一辆豪华宾利,那位肃立门口的彪形大汉拥有超强的实力。 “这次我去广东帮你带了几份土特产给你,希望你不要拒绝,都是一些我亲自挑选的小东西。”李凌锋微笑道,他可不会傻到送韩韵珠宝首饰再媲美艺术品的珍贵奢侈品都会被这位浙江大学的副校长嗤之以鼻。 韩韵并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喝茶,若非不想打草惊蛇她才不会理睬这个父亲几乎已经指定的女婿,现在是对付李凌锋的最佳时机,她可不想露出马脚,能够帮叶无道击垮风云企业,再忍一段时间又有什么关系,三年等待下来韩韵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怎么隐忍。 “伯父伯母都很想你,最好能抽空去看看他们,这次本来伯母是要我把你带回去的。”李凌锋其实也没有去想到韩韵能够成为浙大的副校长,更不会预料到叶无道可以完全考自己考进浙江大学,当初把韩韵介绍到遥远的浙江大学没有想到竟然成了弄巧成拙,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姑且不说韩韵味父母背后的庞大关系网,韩韵本人也有让李凌锋想要征服的资本,从小就接受最好教育的她因为各种没有行政级别的“彩排”而比别人更加骨子里透出高傲,和那些极品女人一样,她们即便没有成功,也绝不会安心甘居人下,当然她们绝不会表现出来,只是你不要给他们机会,因为她们是那种给一个支点就可以撬动地球的人,任何轻视这种女人的男人都会吃大亏。 李凌锋不知道韩韵已经不动声色的开始撬动风云企业的根基。 “过年的时候我会回家一趟。”韩韵手指把玩着那只玉白茶杯,虽然不想现在就和李凌锋翻脸,但是要想有好脸色那也是天方夜谭,她最想最想做的就是把手里的这杯茶泼到他的脸上,然后把整壶茶水倒到李凌锋的头上。 “这次我打算捐出五百万给浙大图书馆,而且我有几个好的书籍流通渠道,至于出版方面也有点关系,你们浙大老师想要书立著的话也会方便一些。”李凌锋似乎早就习惯了韩韵的这种冷淡,不以为意地提出这个可以让浙江大学兴奋的意向。 “你这次怎么没有参加紫云山庄的财富论坛?”韩韵奇怪今天的李凌锋绝对有资格成为这次财富论坛的主角之一,不过幸好他没有参加,否则她和那几个李凌锋的死对头还真不好堂而皇之的见面聊天。 “出了一点点事故,所以错过了邀请。” 李凌锋脸色有点不自然道,能够让他如此郁闷的一定不是小事,事实上这段时间他已经获得关于风云企业一连串不好的信息。他已经预感到有人想要对风云企业动手,而且来头必然不小,只不过千算万算李凌锋也没有算到那个罪魁祸首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韩韵。 所以永远不要忽视和招惹那些表面看起来沉默和安静的女性,她们的刺是收在里面的,而且扎人很疼。 “希望你能够解决问题,毕竟树大招风,想要打击风云企业的人一定很多。”韩韵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说了一句反话。 李凌锋微微点头,欣慰一笑。虽然不知道叶无道现在和她到底是出于什么状况,而且这个时候也不适合在浙大安插人手,但是他相信叶无道再厉害也不可能在很短里征服韩韵,等他回到北方后便开展南方攻势,一举击垮神话集团,到时候叶无道这个手下败将还有什么资格追求韩韵,那么结局就如同三年前一样叶无道只能是乖乖放手。 随后的喝茶时间韩韵始终都是没有说话,李凌锋除了稍微提一下韩韵父母的情况也就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最后原本想要送韩韵一辆车的打算也打消,这个闭门羹不吃也罢。 韩韵并没有让李凌锋送她回学校,而是在湖畔买了一把油伞独自雨中散步。 望着韩韵渐渐远行的黯然背影,李凌锋突然接到一个让他和这个北方黑道震撼的消息。 北方年轻一代的头号战将,战死于杭州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