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美人青睐(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七章 美人青睐(下)

燕清舞被叶无道这个貌似追求却又十分暧昧含糊的表达吓得退后一步,咬着嘴唇、脸颊红润的瞪着叶无道。这个家伙做事天马行空喜欢让人云里雾里,就连燕清舞如此聪慧的女子也不敢断定这句话到底包含了什么深层含义,而且同样是天蝎座的她已经习惯了多年的孤独,孤独的悲伤,孤独的喜悦,孤独的清高。 有些时候,孤独可以是一种戒不掉的瘾,这是燕清舞的境界,也是那么多追求者最大的悲哀。 适可而止的叶无道嘿嘿一笑,灿烂的笑容拥有巨大的杀伤力,就算是轻易认清叶无道本质的燕清舞也放松了本能的警戒,微笑是最好的语言,纵横情场的叶无道怎么会浪费自己这个特长,想当年对着镜子让慕容雪痕在身边确定怎么笑才是最有魅力的时候可是每天必须要做的功课,当色狼不容易啊。 “高考双满分,语文也是几乎满分,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考出来的,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用怪物来形容你。”燕清舞上上下下把叶无道打量了一遍笑道,这个在图书馆翘课的家伙似乎当初对学习一点好感也没有啊,还真是跟李玄黄有的一拼。 “为什么不能用天才来形容我?”叶无道叫屈道。其实他知道眼前这个大美女是以数学满分理科综合满分总分全省第一的恐怖成绩考进清华大学的,这个成绩足以让无数男性考生汗颜惭愧。 叶无道不禁庆幸上帝是个老头。否则女人一定不会创造出慕容雪痕和燕清舞这样完美地女人,因为另外一个女人的优秀是最让女人忌讳和心痛的事情。 “因为天才已经被我占用了啊!”轻盈走在前面的燕清舞嫣然回眸道,灵动地眸子,清绝的气质。那一刻,白色的燕清舞美丽的几乎让时间凝滞。 其实在燕清舞面前叶无道并不像他表面的那样肆无忌惮毫无拘束,他的每一个小动作都是经过最精密的谨慎思考,每一句话都会过滤一遍才说出口,因为面对燕清舞这样的女人,任何一个小的失误都会让追求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比如一般来说按照女性对季节反应比男性来地更早原理牢记追求女人“以服装为对象是个高级求法”,但是叶无道不会和燕清舞谈论服饰,而是台湾政局的走向和中美政治摩擦地幕后真相。再比如发型是女性的一项弱点,女人的发型受到赞美,这个女人一般都会很高兴。对于发型多加赞美是会得到很好的效果的,但是叶无道却需要在和燕清舞谈论了唐朝和清朝女性各种头饰的长篇大论后才见缝插针的说那么貌似随意地一句“今天的清舞回到任何一个朝代都足以引领发式的潮流”。这样才能博得美人的一个心领神会的轻微笑意。 而且燕清舞说话喜欢暗藏机锋,如果你的思维不能赶上她,那你就等着出糗吧。 谁让女人都喜欢玩“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游戏呢,答对了,算你运气,答错了,那可就证明你们无法心有灵犀。这可是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啊。 让叶无道感叹老天总是宠幸恶人的事情终于发生,在天桥底下有一个算命骗钱地老头,叶无道不由分说拉着燕清舞走到那个冷清的摊位前,“给我们算算姻缘。”叶无道知道算命可以算是女人的最大弱点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要玩星象和塔罗牌地原因看手相或者面相的时候还可以借机触碰对方的肌肤,喜欢浪漫习惯憧憬的女人喜欢那种宿命的感觉,一旦被这种感觉击中,那么再理性的女人也会放下最坚固的矜持防御。 燕清舞的智慧和理性是叶无道征服的最大障碍,尤其是在知道苏惜水就是他的女朋友后。难度无疑不止拔高了一个层次。 在叶无道背着燕清舞在那个眼神浑浊的老头面前晃了一下手中的百元大钞后眼睛蓦然绽放光彩,滔滔不绝的给燕清舞讲了一大通绝对是给叶无道量身打造的一大套华丽论述。叶无道知道自己已经算是能够胡侃的主了,没有想到这个老头竟然还真有些文学功底。硬是从《易经》、《三命通会》和《星学大成》中抽出大段晦涩言论来为他自己的理论润色添彩,要是知道这个家伙是冲着自己这一百块钱而来,也许叶无道这么精通古文的人都要被他忽悠得天花乱坠了。 可怜的燕清舞在如此高明的“蛊惑”下若有所思,眼神也有些恍惚。在燕清舞转身的时候叶无道趁机将钱抛给那个眉开眼笑的老人,两只老小狐狸默契的相视一笑。 这个时候老天爷再次不长眼给了叶无道一个大好机会,原本还有些阳光的天空竟然下起了清凉的细雨,叶无道随便买了一把淡黄色小伞和再不肯说话的燕清舞慢慢走在细雨微风中,在过马路的时候叶无道终于忐忑的伸出手轻轻握住燕清舞的手,也许是因为叶无道把伞都靠向她那边的缘故,燕清舞并没有拒绝这个只有情侣才可以做的举动。 大街渐渐冷清下来,当叶无道看到远处那一排豪华轿车的时候,知道今天的邂逅已经接近了尾声。 叶无道不是傻瓜,燕清舞能够在明珠学院如此灿然,除了自身完美的表现必然还有不可忽视的家世,从一见面他就清楚知道那些在暗处保护燕清舞的保镖,断定一个人的背景如何,叶无道习惯用他们的保镖素质来衡量,你只要看看拥有整个龙组保护的慕容雪痕就知道这个的含义了。燕清舞的这些保镖有着让叶无道也吃惊的实力,虽然没有拓本道哉派出一个中忍部队那么张扬夸张,但是单兵作战实力绝对不俗,他不禁头一次对这个学姐的身世感到一丝好奇,现在的叶无道对燕清舞的了解仅限于再表面不过的东西,能否挖掘她的内涵就看叶无道有没有让燕清舞刮目相看的实如了。 “我该走了,谢谢你今天陪我逛街。” 燕清舞淡淡道,扬起一个淡漠的笑容,“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和别人逛街。” 叶无道轻轻将伞交到燕清舞手里,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燕清舞在转身离开的时候微笑道:“送给你这个家伙一句话,主静藏锋,不露声色;意适神怡,宁静致远。还有,要是你偷偷给了那个老爷爷一百块钱,我还真被你们给骗了。” 叶无道坦然笑道:“我也想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初恋是爱情的第一张试纸,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认为有更好的人等在后面。殊不知,最好的人有时就在眼前,错过这一站,也就错过了一生。” 燕清舞的脚步微微一顿,随后慢慢走向那些远处的那些保镖, 稀疏的大街尽头,一位傲然的身影渐渐走向飒然立于雨中的叶无道,杀意随着雨滴四溅。 在渐渐滂沱的雨中,修长的叶无道显得愈发飘逸出尘。 阻我者,不死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