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美人青睐(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五章 美人青睐(上)

燕清舞本就容颜倾城风华绝代,加上此时嘴角的灿烂笑意,这份嫣然的风情让这家拥挤的肯德基所有视线都集中在这对完美情侣,当然主要是在燕清舞身上。似乎近墨者黑的缘故燕清舞已经作剧的天赋,她有着比叶无道更加镇定的表情,毫无顾忌的喝着对女孩身材极有影响的可乐,一颦一笑都暗含致命诱惑,恰到好处的流露介于清纯和妩媚之间的含蓄魅力。 叶无道朝等着看好戏的燕清舞露出一个灿烂笑容,转身和身后的两个漂亮女孩聊了起来,那两个女孩开始还有些拘谨,不过很快在叶无道强大的语言攻势下笑颜绽放,三人很快就热火朝天的打成一片,最后叶无道还让燕清舞十分刮目相看的握住了其中一个文静女孩的纤手,振振有词的他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唬弄得两个小女生无比严肃,等到叶无道转头的时候燕清舞马上恢复平静的神色,虽然她十分的想知道这头色狼给那两个天真无辜的小女生下了什么蛊。 叶无道伸出一只手在燕清舞晃了一下,就在燕清舞疑惑的瞬间叶无道扬在空中那只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中凭空出现一张百元大钞,将那张钞票塞到燕清舞的手里后松了一口气的叶无道靠在椅子上,他明显感受到在他接触到燕清舞柔弱无骨的小手时她的颤抖和羞涩。 “你是怎么骗人家小女生的?”燕清舞大有兴师问罪言行逼供地意思,那姿态所有人都认为是女孩抓到自己男友外遇把柄的神情。她故意装出严肃的表情来掩饰身体细微接触带来的羞意。 “新时代地色狼要与时俱进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努力学习三个代表坚决贯彻八荣八耻努力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色狼所以恰好懂得一点占星术和看相的我就给你对面那个恰好脖子里戴着护身符手腕上有普陀山檀木手镯的女孩进行了一通感人肺腑的指点,我给她们在事业家庭尤其是爱情方面给了很多她们认为是受益匪浅的帮助,作为小小的回报,她们决定这餐肯德基一定要她们付账。” 叶无道心满意足的喝完自己的那杯可乐后不由分说地拿过燕清舞的那杯喝了些许的可乐。在对方地诧异中一脸坦然道:“最后她们还说我的女朋友今天很漂亮,和英明神武地我很般配。” 完全无语的燕清舞气鼓鼓的拿着那张百元大钞去付账,她真怀疑肯德基员工怎么会认为这么奸诈卑鄙无耻下流的家伙会和忠厚挂上钩,这个家伙竟然在公众场合如此公然与女孩搭讪,而且还这么轻松的骗取人家的好感,怪不得当年自己的同学会喜欢上这个名动一时地花花公子。 当燕清舞走到那位正对她灿烂微笑的漂亮女服务生的时候,等燕清舞开口她便善意微笑道:“欢迎你来浙江大学进行学术交流,我是外国语学院的泰晔,这次是我们班在各种社区举行的团日活动,所以这餐算是我们班给你准备的一点心意。希望浙大之行能给你留下美好的印象。” 在谢过这个好心的浙大女孩后强忍住杀人冲动的燕清舞转身却发现叶无道这个拿自己身份骗吃骗喝地狡猾家伙早已经溜之大吉,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度的她平静了一下心绪。身上那股清奇冰雪的气质轻松将对叶无道地无奈掩盖。太多的第一次被这个家伙无意间拿走,燕清舞甚至没有任何准备,但是好像这一切又那么顺理成章。 当她以完美的步伐神态走出肯德基的时候,看到那个家伙正对着车水马龙的喧闹大街发愣,第一次仔细打量三年后的叶无道,燕清舞发现记忆力无人能比的自己第一眼不敢确定他就是叶无道具有很充分的理由,因为三年后的叶无道已经再是当年那个纯粹轻浮调戏自己的纨绔公子哥。他变了很多,唯一不变的是他始终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眸子里那份忧郁和伤感,也正是这种纯澈的干净让她没有像对待一般人那样判处叶无道“死刑”。 “当我们拥有的时候,我们总是埋怨自己没有些什么,当我们失去时,我们却又忘却自己曾经拥有什么。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 看似这个极富哲理的人生拷问很有品位,其实这只是叶无道抛出的烟雾弹而已。叶无道刚才想到的是将这满大街的汽车与女人挂钩,最后他得出结论公交车就像那些发廊和旅馆的招待,有点钱就能上;至于出租车就属于高档一点需要花点钱和心思的那种。古代的苏小小这类妓女就是典型;老婆是自己一个人坐的私家车,所以和别人的老婆搞外遇就是充满激情和刺激的搭便车;原装的叫新车,别人开过的叫做二手车。 有那么点大男子主义和处女情结的叶无道其实很想说的是白天大街上美女这么少是因为她们都赖在男人的床上。 燕清舞自然还没有能够看透叶无道的本事。而且这个时候的叶无道确实很有成熟男人的浪子味道,这让少男杀手的燕大美人也着实有些…… 燕清舞清楚这是叶无道的喃喃自语还是对她的疑问,她不相信这个如此沧桑的男子就是刚才那个数次戏弄自己的无赖,不过她喜欢这种富有矛盾气质的男人,是花瓶的气质女人才有实力经得住岁月的考验,在时间的积淀中释放最动人的魅力,男人也一样,没有足够的修养和内涵,那就像是一则浅白的无趣笑话,一笑而过后便再没有味道,和这样一个男人生活一辈子被燕清舞看作是女人最大的悲哀。 燕清舞若有所思道:“实际上生活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在灰暗的日子中,要让冷酷的命运窃喜,命运既然来凌辱我们,我们就应该用处之泰然的态度予以报复。我相信今天的你比三年前更有实力面对一切困境和挫折,因为在清舞眼中你是那个拒绝清华北大让我们学校无数女生惦记的叶无道。” 叶无道突然双手紧紧抓住燕清舞的肩膀,凝视着她有些茫然的眸子,叶无道渐渐低头靠向她娇嫩如花的嘴唇,当燕清舞只能看到他那双眼睛的时候,她嚅嚅喏喏犹豫着微微退后,清雪灵动的她再没有往常的冷静和淡然。 叶无道坏笑着放开燕清舞一语双关道:“原来清舞的眼睛里有我。” 误会叶无道想要强行亲吻她的燕清舞恼羞成火的用粉拳在叶无道身上狠狠捶打了一阵,这种平时燕清舞极度轻视的放纵行为也在叶无道放肆举动的逼迫下得已而为之,幸好此时没有清华大学的学生在场,否则整座清华恐怕都要沸腾了,天晓得怪人辈出的清华圆有没有人为此轻生自尽。 这一刻叶无道清楚的知道,他已经成功迈出征服燕清舞的第一步,但是要想获得佳人青睐还远远不够,燕清舞不是普通的女孩,才华、气质和容貌都无懈可击的这位清华校花有着目空一切的资本,叶无道早已经不是情场的菜鸟,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她能在短短半天不到的时间里就垂青自己,虽然他确实已经获得不少的特殊待遇。 “叶无道,我第一次读不懂一个人。” 燕清舞突然收敛那份张扬有些惆怅道,那双似乎能穿透人心的眼睛注视着恢复玩世不恭的叶无道。叶无道其实不喜欢燕清舞的这份平静,他现在能够感受那些追求燕清舞的男人的痛苦了,这种冷静虽然很优雅,但是却有着刻骨的冰冷,那是一种注定得不到一点温暖的寒冷和高傲。 叶无道大笑道:“冬心我是一本有那么点品位的黄色杂志,所以奉劝清舞一句,没读懂就不要再读了。” 燕清舞轻轻一笑,突然站在一座影楼橱窗前盯着一件精美婚纱怔怔出神,嘴角似乎有些不屑。就当燕清舞回过神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叶无道正在帮她系上那根松开的鞋带,手法有些同于她青时的系法,叶无道抬起头淡笑道:“我会一百多种系鞋带的方法,要是你愿意,我可以每天都帮你系鞋带。” 俏脸瞬间红润的燕清舞撇过头不看似乎是在开玩笑的叶无道,但是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却泄漏了内心的喜悦,原来简单的系鞋带也有一百多种方法啊,这个家伙似乎乱七八糟的东西懂得很多呢。 当原本隔开足足有一米距离的两人越走越近的时候,早就心怀轨的叶无道若无其事的去轻轻触碰燕清舞,虽然他还没有牵手的打算,但是这种暗香浮动的暧昧却也让他心中窃喜,燕清舞其实已经很紧张,但是仍然没有把那只“不经意间”被叶无道“偶尔,接触到的小手拿开。 就在这个时候,叶无道和燕清舞前面的人群出现一阵逐渐蔓延开来的骚动,燕清舞下意识的向叶无道身边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