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征服序幕(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四章 征服序幕(下)

当燕清舞目瞪口呆望着他的时候,叶无道才意识到这个误会有多么暧昧和轻佻,他的意思是燕清舞看看街道对面拐角处那间小巧的茶室,让这位冰冷大美人考考他的茶道知识,但是从燕清舞这个角度看去却只能看到精致茶室旁边的那个格外豪华的女性内衣店,所以燕清舞对于色狼这个词汇含义的了解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没有想到你对这个还有研究,实在想不通慕容雪痕怎么就没有被你带坏。”燕清舞面红耳赤道,和一个几乎算是陌生的男人谈如此敏感的话题是她从未想到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有研究的话,不妨说说看你的见解,也让我这孤陋寡闻之人能够长长见识。” 暧昧的气氛凝重的化开,燕清舞装作若无其事的四处张望,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粉领族极度衷情的雪纺上衣,配套的雪色长裙和休闲帆布鞋营造出一种温情纯洁的味道,这样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是美化城市的极品,习惯了给大美女当陪衬的叶无道自然完全无视那些嫉妒和羡慕眼神。 “其实我对这个也不是很了解。”叶无道尴尬的一阵干笑,他可还没有脸皮厚到当着一个传统美女的面大谈胸罩,虽然他确实很想借机多瞄几眼燕清舞的胸部。 “原来我们的博学多才无所不通的叶大才子也有如此谦虚的时候,是不是黔驴技穷了呢。如果真的不知道我可不会怪你哦。”燕清舞穷追猛打道,其实自己已经脸红得像熟透苹果。这话一说出口她就发现今天自己实在很反常,按道理说她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要是传出去燕清舞这位让诸多清华导师头疼地天才学生和别人谈论内衣这个话题。就算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 要知道专心钻研课题的燕清舞曾经对那些追求者坦言她会接受一个没有自己事业的男生,这样一来也催生了一大批清华大学在读学生就业的热潮,其中几个佼佼者甚至已经成为中国小有名气地创业者和淘金者,清华大学对燕清舞可是爱护有加,施行各种优越待遇和特殊政策,这次南方学术交流之行都是在征求燕清舞的意见之后才让她随同来到浙江大学。 “看样子不拿出点真才实学的话学姐是不肯罢休了。”叶无道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崇高模样,惹得燕清舞掩嘴娇笑,期待着他能够作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演讲,既然可以成为清华学校计算机协会、新闻社等一大批成员的公敌,燕清舞十分好奇他的一切。 “内衣永远是一个古老而前卫传统而又时尚的话题。这就像男人对权力的依赖。作为与女人最接近的部分,也最能体现女人地内在韵味。它曾是传统的内衣,随着女性地解放使得它再也忍受不了空守闺房的寂寞,男人也逐渐而且享受的接受它红杏出墙的事实!细致蕾丝表达女性永恒的优雅,粉色展现低调华丽的复古情调。” 看着张大嘴巴的燕清舞,叶无道嘴角勾起一抹充满玩味地笑意,继续道:“对于男人来说最古老的联想仍在于红和黑蕾丝的经典搭配,不过最神秘的还是全黑色蕾丝与镂空的网状。除了采用含羞草般的嫩黄与茉莉花的淡白以及象征女性化的玫瑰与山茶花所呈现的深浅不一地粉红色外,你不难发现,现代的内衣到处都用的是弧线----无拘无束地勾勒迷人的线。” 燕清舞可没有想到叶无道会真的洋洋洒洒来一大篇内衣论,精致的耳垂都已经红透,那双清澈得让叶无道一直不敢亵渎的眸子也渐渐有了些异彩,叶无道的言论虽然没有太过越轨,但正是这种类似暗香浮动的语调和挑逗让从未经历过这种“勾引”的她十分慌张和迷茫。 叶无道趁热打铁道:“在我看来它的设计哲学应该是一个女人,在脱下外衣时仍然是美丽的而且是最富有魅力的。victoriassecret曾经推出过一款近三千颗钻石的极致幻想’,售价高达千万美元,不过这种是属于太阳春白雪而过犹及了。如果是为燕清舞挑选的话,我会……” 叶无道托着下巴仔细打量燕清舞的胸部,燕清舞被他的暧昧言词和轻浮动作弄得无地自容。在清华大学度过了三年近乎孤独的生活哪里有人像叶无道这么毫无顾忌的开玩笑,那些男生见到她一个个像泰坦尼克号撞见冰山般畏缩,叶无道的随意和自负都让她有一种清新的气息。 “你一向这么肆无忌惮的看女孩子吗?”燕清舞的嘴角微微翘起,悬挂着罕见的纯净快乐,竟然有着小女人的撒娇意味,轻轻摇摆着的双手放在后面向前走。 燕清舞一直坚信,一个男人没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魄力与“上天下地唯我独尊”的狂妄自负那就注定无法成为让她心动的男人,在众多追求者司徒轩算是最为出众的男人之一,但是他太过文雅绅士反而显得不够气概,还有几个也都是因为无法综合优雅和狂妄而被眼界极高的燕清舞一一淘汰,至于那个他则是因为她还没有习惯他的锋芒。 如果这次不是叶无道的出现,也许即使不能适应她也会答应那个人的追求吧。 “恐龙的话即使她拿整个世界财富放在我眼前,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嘿嘿,清舞就不一样了,就算要我像爱德华七世那样爱美人不爱江山放弃皇冠和城堡我也愿意。” 叶无道很快就自作主张的将学姐升级为清舞这个亲昵的称呼,突然他拉起并没有介意的燕清舞的清瘦纤细小手跑向街对面,在近乎无赖的将害羞的燕清舞拉进那家精品内衣专卖店,只能躲在叶无道背后的燕清舞心里不知道把叶无道骂了几遍,和一个大男人一起逛内衣店岂是要被人笑死!而且这样一来还不被别人误会成她和叶无道是情侣甚至是夫妻关系? 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什么原因被拽进这家装潢考究布置精美的高档内衣店后,燕清舞仍然没有挣脱开叶无道的大手。 被众多购买内衣的女性和年轻服务员用诧异眼神注视的叶无道旁若无人地帮燕清舞介绍各种知名品牌,其专业水准让这家店里的所有女性汗颜,各种款式和颜色的搭配以及本季度的流行潮流等等细节都让那些原本好笑的女人竖起耳朵仔细听叶无道精湛评论。 就差没有羞愧难当而挖地洞的燕清舞狠狠拧了一把滔滔绝的叶无道,正在被一位较开放贵妇拉住谈论巴黎时装的叶无道马上拉着几乎要爆发的大美女逃离内衣店,临走前还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抛出一句“她其实不是我女朋友”。 重新来到熙攘的大街,不等燕清舞问罪叶无道已经低头哈腰的认罪:“都是我的错,该在刚刚进店的时候就声明清舞是我的女朋友,早知道就应该一进去就大喊一声划清界限,这样一来清舞也不用一直躲在我背后不敢见人了,罪过罪过,为了弥补这滔天大罪,我只好抱着舍生取义的必死决心和清舞去肯德基吃顿霸王餐了。” 被叶无道这番话说得嫩脸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燕清舞无可奈何的一跺脚,甩过头不理睬这个随便怎样都是占便宜的厚脸皮家伙,一想到刚才在那种场合被人注视的目光燕清舞就一阵脸红,平时在清华给数千学生甚至教师演讲的时候都镇定自若的她第一次如此拘束和害羞。 在叶无道将功补过的请燕清舞到附近这家肯德基吃东西的时候,燕清舞对他胆大包天的举动还是耿耿于怀,似乎是把那炸鸡翅当作是叶无道狠狠咬着,虽然动作依旧淑女优雅,但是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的叶无道还是不停的逗她发笑,等到燕清舞稍稍没有“杀意”的时候,叶无道小心翼翼道:“清舞,我可真没有带钱。我刚才说是等一下再付帐,那个女孩可能见我忠厚老实诚实守信便让我等一下付钱。” 燕清舞怔怔望着身旁这个神话集团的年轻总裁,清华大学绝大多学生人都不知道这个拒绝他们学青的家伙就是被他们津津乐道的新兴企业神话集团的幕后策划者,知道真相的燕清舞很多时候看到那些经济类专业学生拿神话集团作为课题研究的时候就很想笑。 “你真的没有带钱?” 优雅端坐的燕清舞用最温柔的语气和神情问道,但是只有对面的叶无道才知道这份近乎完美的优雅下隐藏着巨大的杀机,不等叶无道开口,燕清舞灵动的眸子闪过一丝戏虐,嘴角弯起一个让叶无道毛骨悚然的微笑道:“恰好今天我也没有带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