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征服序幕(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三章 征服序幕(上)

当年在明珠学院燕清舞既然能够在慕容雪痕、吴暖月和齐音等一大批美女中被誉为明珠校花,那她的气质和相貌的出众也就可想而知了,虽然在燕清舞考上清华之后慕容雪痕成为新的校花,但是她那些忠实的崇拜者经常因为和慕容雪痕的仰慕者发生冲突。 当然现在的慕容雪痕已经超脱于众人之上,是因为那近乎神圣的容颜,而是作为中国古典精髓的代言人站在高不可攀的神坛。 叶无道被燕清舞那句饱含幽怨的抱怨说的一时无语,最后无法自主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把抱住燕清舞清瘦柔软的身躯,一股处子的幽香沁人心脾,伤感道:“如果一千个人从我身边走过,我也可以听出你的脚步声,因为九百九十九个人都只是踩在地上,只有你踏在我心上。” 微微挣扎的燕清舞粉颊布满动人的红晕,她哪里能够想到叶无道会这么直接冲动,即使三年前在明珠青圆他也没有这么放肆,一向冷静的燕清舞害羞得连双手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摆放,最后用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妩媚风情柔声道:“三年不见,你似乎一点也没有变,还是那么玩世恭。” “学姐就那么断定我是你那众多追求者之一,难道我就不能暗恋我们明珠学院的女神?”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叶无道轻轻放开再没有刚才那番近乎淡漠的平静地燕清舞,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这位清华大学的青花确实是每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更何况还是这种**裸地审视,这足以让叶无道自豪了,因为当初在明珠的时候就连公认的大众情人司徒轩对燕清舞也是彬彬有礼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我可告诉你现在叶无道是清华北大两所学校的头号公敌,这次我的同学就有想和你这个‘亵渎’清华的嚣张人物一较高下。”燕清舞好像也不想过多计较刚才这个暧昧的拥抱。善意提醒叶无道。 “我以为你们会说是‘强奸’了清华北大呢,至于学姐的同学想挑战作为明珠学院天才代表的我这件事情没有一点问题,叶无道随时奉陪,足球篮球象棋围棋书法柔道击剑魔兽等等各种游戏都可以,只要不是学习就行,因为这个太没有悬念也最没有意思。”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笑道,“不过我想学姐应该会站在我这一边吧,否则我可不干。” 燕清舞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既不可一世又富有传奇色彩地学弟让她感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自然不会被叶无道表面地玩世不恭所蒙骗。如果仅仅是个庞大家族继承人的花花公子,燕清舞连正眼都欠奉。因为这样的人在从明珠学院到现在的清华大学都有好几打。 再次让超级女声杭州赛区主办方痛心疾首的是精通古筝的苏惜水和泰雨一样拒绝了参加下一轮比赛的邀请,她们地精彩表演使得以前的那些女孩相形见拙,也让众多观众对以后的比赛有了一丝莫名的无趣感受,这就像一个穷人在终年青翠互腐的日子里并不觉得乏味,但是当他有一天尝过山珍海味后便再没有对素菜豆腐满足的理由,苏惜水和泰雨给大家带来的就是高雅的阳春白雪,尤其是苏惜水古筝留下的悠扬韵味更是让人大为震撼。 抱着古筝地苏惜水走到叶无道和燕清舞面前。嫣然笑道:“本来想研弹《寒鸦涉水》,不过怕你觉得悲怆落寞,就选了《渔舟唱晚》,好听吗?” 叶无道抱过古筝拉起苏惜水那纤细的小手,微笑道:“这是我的学姐燕清舞,当初在明珠学院我就是想追求学姐也没有插队地机会,现在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也是这次清华北大和我们学校进行学术交流的学生代表。” 这句话说得别有韵味,一方面突出了燕清舞在明珠学院的地位。另一方面既然连插队追求人家的机会也没有,那就是向苏惜水说明自己没有追求过燕清舞。 燕清舞和苏惜水握手的那一刹那,叶无道眼睛里有着玩味的笑意。三年前没有征服这个女神的**和实力,三年后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够逃出他的手掌心! “你好,我是浙江大学的苏惜水,希望这次杭州之行能够带给你美好的回忆,如果你有时间,我们可以带你逛逛西湖,反正叶无道是我们学校最空的人。”苏惜水友好道,另一只手却偷偷的拧了一把叶无道。 燕清舞看了一眼无限委屈的叶无道噗嗤一笑,“你的古筝技艺真的让我很惊讶,我曾经听过一位浸淫古筝数十载的大师演奏,而你虽然在指法上稍稍逊色,但是所表达的意境已经不相上下,真羡慕能够弹出这么富有神韵的古曲。怪不得我们明珠的明星人物能够如此青睐,才子佳人和杭州这块风花雪月的圣地果然很熨贴。” 这个时候苏惜水接到一个电话,挂掉后满脸歉意犹豫道:“无道,今天我堂姐结婚,爸妈要我过去帮忙,而且到时候我还有古琴演奏,上个星期答应后忘了就是今天,所以只能下次才去逛街了。” 说到最后苏惜水已经泫然欲泣,叶无道只好使出浑身解数来安慰失落的美人,一旁的燕清舞的笑容有些怅然。 在让太子党精锐手下的护送下把苏惜水送往流霞山庄后,叶无道突然发现燕清舞还留在他的身边,一时间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我们走走吧。”叶无道第一次发现自己对这个三年中时不时浮现脑海的学姐是那么不熟悉,只是听说当初选择留在国内就读清华大学后用两年的时间完成所有课程,然后从事相关的科学研究,成为清华大学最年轻的博士。 燕清舞嗯了一声便没有说话,似乎今天自己的举动十分反常,在明珠学院和清华大学被人疯狂追求的自己始终对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即使到了确实应该恋爱一回的大学,她也是对众人趋之若鹜的恋爱嗤之以鼻,在她看来没有那种真正让她动心的男人是绝对不会轻易去触碰这个陌生的领域。 但是能够让她动心又何其难!就连当年样样都在叶无道之上的司徒轩也是铩羽而归,还有多少人能够让燕清舞眼前一亮呢?恐怕许多人在燕清舞面前连表白的气都会丧失,更不要说是追求了。这个世界才貌双全的女人本来就少,而能够在你的身边更是凤毛麟角,夏诗筠虽然也许在众多成熟男人眼中要比燕清舞更加能够打动人心,但是叶无道清楚燕清舞就是那绝对的少男杀手,到时候浙江大学肯定又要掀起一阵旋风了。 “学姐还是第一次来杭州吧?”叶无道把手放在后脑勺淡淡道。 “那你对杭州的印象是什么呢,如果不好的话,这些天我就呆在浙大图书馆好了。”燕清舞走在叶无道身边,宁静的眸子并没有任何人的影子,即使站在最喧嚣的人群中她依旧是那么超然离群。 “怎么说呢,杭州是一个美丽而慵懒的安乐窝,怀抱着西湖沾满水意,知足而精致,所以很容易勾留游人的一分回忆,在杭州人看来,北京显得太杂,上海太洋,而广东则又太俗了。杭州虽然精致得近乎妩媚,却有着海纳百,的雍容大度与平和之气,所以总体来说还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叶无道先后陪着慕容雪痕、苏惜水、叶晴歌和杨宁素逛过杭州各地多少还是有些发言权的,“杭州不像北京人将外来者称为外地人、上海人可能把你叫做乡下人、广州人把你视为北方人,杭州虽然有最女性化城市之嫌,但是气度胸襟倒是令人折服。” “这么看来有机会还是去四处走走。听说你会诗词会钢琴会足球,还能够用比英国人还地道的英语朗诵洋洋洒洒的长诗?”燕清舞当年在明珠学院的时候看过叶无道踢的那场球,对这个学院四公子之一的明星人物多少有一些了解,因为即使当时的叶无道还是个只知道围着裙子转的公子哥,但是依旧凭借各项不务正业的才能赢得很多高年级学姐的芳心,燕清舞所在班级就有几个被叶无道迷倒的女生。 “学姐如果想要听假话的话,那么叶无道会说这些都是纯属夸张。如果听真话,那么我可以说除了这些,只要是能够骗女孩子的,天文地理收藏艺术、服装香水珠宝电影本人都有所涉猎。”叶无道轻佻的眨了一下眼睛笑道,“现在当色狼难啊,女孩子一个比一个狡猾,所以当一个比较有品位的色狼就更难了。” 燕清舞被叶无道的“诚实”唬弄得啼笑皆非,被清华大学誉为冰山女神的她破天荒露出一个俏皮神情,道:“那让我考考你?” 叶无道耸耸肩指着一间精致店面,作出一个让日后燕清舞抓住把柄的回答:“要不就考这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