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清华校花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二章 清华校花

在苏惜水纤细手指触碰到琴弦的那一刻叶无道就已经闭上眼睛享受这感官上的盛宴,经历太多次与死神为舞的他有着超常的听觉,而且因为研究过人体筋脉和穴道使得他基本上可以从一个人的步伐和呼吸中判断出精神状态,佛家行禅和道宗的卧禅并是无中生有的神话,在三年的生涯中叶无道就经常用这种方法来锻炼自己并且减少体能和精神的消耗,所以对音乐他有着超越常人许多的直觉和天赋。 一曲灵动心颤的《高山流水使得叶无道感到一阵心情舒畅,看来以后有福了,苏惜水这丫头不仅对茶道颇有研究,琴棋书画都是样样精通,虽然也许比之慕容雪痕会逊色一筹,但是在某些领域也有着慕容雪痕无法企及的高度,叶无道虽然喜欢慕容雪痕在他疲倦的时候演奏外国古典乐曲,但是心底还是更加钟情古界古筝这类地道的中国音乐器具,所以当初他会放弃钢琴。 当叶无道见到人群中遗世**的那张绝美容颜,一种茫茫人海中却被宿命牵引的感觉笼罩着他,他朝她微微点头,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出尘清骨的女子同样嘴角微翘含蓄的轻笑,她似乎想要走到叶无道面前打招呼,但是见到苏惜水略微疑惑的无邪眼神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而消失在人群。 虽然气质无法完全和今日女神般存在于世人心中的慕容雪痕,也足以让一般美女嫉妒发狂。而且容貌也是毫无瑕疵地精致动人,她和杨宁素、杨凝冰、蔡羽绾这些拥有成熟味道的极品美女稍稍同,应该可以划入浅静、夏诗筠那一类。 “她和你一样,读懂了这曲《高山流水。”苏惜水欣慰道。对于这个肯定和叶无道有关系的大美人没有丝毫的反感,也许是她很有可能会是自己知音地缘故吧。 “我和她曾经是校友,不算很熟悉,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叶无道淡淡道,三年前没有交集,三年后的今天似乎没有放手的理由。 这次超级女声杭州选拔赛区明显要逊色于长沙成都等地,这也使得原本对中国城市美女排名杭州一直无法进入前十二耿耿于怀的杭州人感到无话可说,因为肯上台露面的女孩实在是不敢恭维,当然叶无道不是对杭州赛区参赛的女孩的彻底否定,因为这个世界上太多事情都不是用相貌来主宰或者决定。不过说实话叶无道对鲜有亮点的超级女声一点都感冒,因为即使是花瓶也没有上等的花瓶。 不过一些选手地自信和勇敢还是让叶无道十分佩服。毕竟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敢暴露自己的“天真”和“苗条”,叶无道终于可以明白“长得丑是错,长得丑还出来吓人就是你地不对”这句话的真谛,顺便加上了一句自己的评语“吓死人没有关系,吓坏花花草草可不好”。 秦雨的表现堪称技惊四座,娴熟的指法加上圆润的唱腔让她马上脱颖而出,而且你不要忘了她可是外国语学院的高材生。加上无懈可击地甜美笑容,那曲让人沉醉的《滚动石子使得评委一致起身鼓掌,最后破例让秦雨再弹奏一首中文歌曲,秦雨稍稍思索了一下便选择了老狼〈同桌的你,融入感情的歌唱配上悠扬的吉他声让秦雨感动了一大片人。当评委准备一致推荐秦雨为种子选手的时候,秦雨向观众微微鞠躬后婉言拒绝,告诉他们今天只是想要一个小小的舞台,并没有继续参加比赛的想法,这使得众多观众一阵唏嘘。也有少极富地区荣誉感的杭州居挺直了胸膛,丫地谁说杭州没有才貌双全的女孩! 苏惜水是今天最后一位报名参赛选手,在叶无道的温柔鼓励下终于上台。本来就见惯大场面地她很快就融入音乐,其实当观众看到竟然有人抱着古筝参赛就已经很好奇,很多在现场听过《高山流水的人都已经断定这个气质温婉的漂亮女孩一定能够进入决赛。 荧幕下的很多老年观.众在苏惜水轻挑抹弦的那一刻就不约而同的闭上眼睛,其中熟悉古筝的几个音乐泰斗更是凝神静听,这曲《渔舟唱晚已经脱离俗境晋升化境,弹奏者的感情已经和弦线的律动融为一体,苏惜水出类拔萃的古典修养在那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用平静的心境和深蕴的修养来表现第一段的慢板,第二段揉按技法下的花指音尤为出色,可谓登堂入室了,颤音极富神韵,果然是经过多年练习的古筝高手,在由幽静向欢快的过渡处理上毫无破绽……最后尾声用‘珠联千拍碎,刀截一声终’的手法将我们引入安谧宁静、诗情画意的意境之中去。” 那个被苏惜水和叶无道注意的女子站在叶无道身边轻声道,跟随着苏惜水的弹奏给出她的评论,脸上有着叶无道最喜欢的那种恬淡无箐。 “学姐怎么会来杭州?”叶无道微笑道,凝视着那浸润灵慧之气的脸庞,有着久违的悸动。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敢认你,到现在才相信真的是你。” 被叶无道称为学姐的女子笑道,有着和平常不一样的激动,“这次我们清华大学还有北大要和你们浙江大学进行为期一周的学术交流,我是学生代表之一,听说这里有超级女声的选拔赛区就被人拉了过来,不过刚才那个弹吉他的女孩和现在你的女朋友的古筝水准都让我很吃惊,原本还有些抱怨来这里,现在看来是塞翁失马了。” “学姐在清华大学这座侏罗纪公圆里肯定是出污泥而不染的一枝独秀吧,当年学姐离开明珠学院可是让一大批人伤透了心啊,最后不少家伙都拼了命的啃书为得就是能够继续做学姐的青友呢。”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玩笑道,其实燕清舞这样的女孩在哪里都是当之无愧的校花,苏惜水和上官明月都要稍稍逊色一点。 燕清舞带着无名惆怅的玩笑道:“至少那些人中没有你。” 叶无道望着那略微清瘦的大美人,欲言又止,最后他做出了一个让自己也让燕清舞震惊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