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轻抹古筝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一章 轻抹古筝

当这个被叶无道“威胁”的女孩见到浙大外国语学院的秦雨马上雀跃的抱住了这个韩韵的得意门生,兴奋道:“雨姐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咦,雨姐姐还没有护花使者吗?” 抱着一把吉他的秦雨从自己身上把这个女孩拉下来笑道:“我可不像清思这样受欢迎,听阿姨说你每天都要收到成堆的火热情书和爱情宣言,你的弟弟赵志恒好像就是因为掌握了你那些崇拜者的各色招数今天才能够在我们学青骗尽女孩子,你不知道他在我们浙大有着爱情终结者的称号,当时他在我们宿舍楼下用近千根蜡烛点燃形成的那个经典图案现在还被校圆传颂呢。” 女孩调皮的眨一下水灵大眼道:“要是姐姐愿意,我可介意帮你们两个牵线搭桥,那个赵志恒虽然确实花心了一点、可憎了一点、无赖了一点,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我这个天才的妹妹,把你交给别的男生我还真不放心,干脆你们两个凑成一对好了,这样我最省心,既不用担心那个家伙被人带坏,也不会担心雨姐姐被庸俗的男人染指。” “是在说我的坏话吗,赵清思?我警告你不许在秦雨面前诋毁我的光辉形象,否则我就把你的详细资料介绍给我们学校那一帮饥渴色狼。”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把了一下秦雨身边女孩的辫子。 秦雨看着嬉笑打闹的姐弟,淡笑道:“这次你们清华北大和我们学青进行学术交流要多长时间?” 赵清思在结结实实赏给赵志恒一记肘击后。得意道:“大概需要一个星期吧,我们北大学生代表有四个,清华好像有三个,除了我这个普通地凡人都是怪才天才那种类型。你们浙大要是没有足够分量的学生一定会被我们看不起哦,嘿嘿。” “曾经每年拿奥林匹克竞赛各项金奖的怪物也敢说自己是普通人,不害臊!” 赵志恒小声嘀咕道,这个姐姐除了拥有一张欺骗所有人的善良天使脸孔外,本质绝对是个不折不扣地魔女,拿奖拿到手软的她当年放弃直接保送北大的机会,在高考中一举成为全省理科状元,在理科方面有着惊人天赋的她随之又做出了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疯狂举动,并没有选择擅长的计算机和数学,而是选择了后来她无意间透露是随手翻到的传媒。更加让人不解的是这个丫头竟然又在这个陌生的领域创造了少的奇迹,如今已经给多家大型企业策划经典广告营销案例。 耳朵极其敏锐地赵清思给了赵志恒一个板栗后朝秦雨露出一个无邪的灿烂微笑。“今天秦雨姐姐一定要拿出完美地状态让所有人见识见识我家弟媳的实力!” 说完赵清思就赶紧逃开,脸皮已经不是一般厚度的赵志恒倒不在意这个姐姐的玩笑,而且能够被誉为校花的秦雨传出“绯闻”怎么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脸颊微红的秦雨狠狠瞪了一眼这个从小就是玩伴地家伙,笑道:“这一届的浙江大学可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平庸。” 赵清思突然毫不淑女的咬牙切齿道:“这次我肯不顾晕机的来浙大就是为了能够亲手把那个叶无道碎厚万断,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嚣张狂妄的家伙到底有什么三头两臂!” 秦雨想到那张洋溢着可言语的忧郁脸庞,突然有些失落,嘴角牵起一抹生硬的笑意道:“他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整个会场各色各样地女孩都有。甚至还有放开嗓子唱京剧的,更不要说那些照镜子化妆补妆的自恋女人,一幅浓缩地世间百态图呈现在众多媒体面前。 叶无道回到苏惜水身边将饮料递给她,温柔的帮她抱起那把引人注目的典雅古筝,“会紧张吗,等一下可能会有几百万人关注着你哦?” “嗯,有一点,被你这么一说就更紧张了。”苏惜水将头靠在叶无道的肩膀上,能够拥有单独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就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当叶无道见到秦雨的时候不禁有些讶异。尤其是刚才那个和自己有一面之缘的女孩也在她身边,至于她们身边那个男孩则早就被叶无道忽略不计。秦雨见到叶无道和苏惜水这番情侣间的亲昵姿势眼神明显黯淡,朝苏惜水淡淡道:“希望你能够有优秀的表现。” “谢谢。你这次是弹什么曲子?”苏惜水好奇问道,秦雨的吉他在学校很有名气,曾经有追求者班门弄斧的在她宿舍楼下弹吉他,结果被整幢楼的女生笑话,所以男生屡试不爽的这一套在秦雨那幢楼是绝对行不通的。苏惜水和秦雨都是校学生会干部,青时也有一般的交往,虽然算上朋友,比起一般的同学还是要熟悉很多。 “还没决定呢,到时候即兴发挥吧。” 秦雨微笑道,故意不去看抱着苏惜水的叶无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秘的氛围,她对叶无道并没有那种俗套的一见钟情,只是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对他能够同时博取苏惜水和上官明月两个都不输于自己的女孩芳心感到好奇,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神有着同龄人无法理解的复杂感情,也许是他对自己的不理不睬温火。 那个鬼怪灵精的赵清思见到这个她想要“碎尸万断”的家伙时马上收敛那份对弟弟的俏皮,那副温文淑女的模样让赵志恒一阵悲哀,他就是被这种完美的伪装毒害了看整二十一年,从小到大哪次姐弟两人合谋的坏事被揭发后都是他一个人背的黑锅,每次凭借这张无邪脸庞和精湛演技的赵清思都能够安然脱身。 “你也是浙大的学生?”赵清思俏脸微红问道。 叶无道眼睛里闪过一抹只有赵清思才能意会的不怀好意,微微点头道:“我说话一向算数。” “无道,你认识这个女孩?似乎不错哦,穿着很有品位,相貌和气质都不差,追求的人应该不在少数。”苏惜水望着秦雨他们的背影笑道,浅浅喝了一口饮料幸福的依偎在叶无道怀里,那股宁静淡泊的古典气息让许多女孩都自惭形秽。 “擦肩而过时偶尔回头的那种陌生人而已,再诱人也没有我家水水衣衫尽褪罗袜轻脱的时候勾引啊,你说呢?”叶无道咬着苏惜水的小耳垂坏笑道,另一只手从苏惜水的腋下穿过握住那柔软的**轻轻揉捏,几次在寝室就忍住**欢爱的两人已经迷恋上这种露骨的**。 “天晓得你会不会背后马上追求人家,不过我倒是希望你能够在哪个女人手上吃鳖一次!”苏惜水嘿嘿笑道,习惯了苏惜水使坏的她已经学会隐藏羞涩享受叶无道的“玩弄”,胸部的酥麻让她想到上次两人的火热激情。 “看我今天晚怎么收拾你!”叶无道在苏惜水而畔狠狠道。 苏惜水媚眼如丝的望着典型色狼表情的叶无道,一脸无所谓道:“反正你很忙没有时间收拾我,有本事你今天开房间。” 叶无道笑道:“虽然知道是激将法,但是我还是要在今天晚上好好教训一下你,等下我们就不要回学校了,等我们逛街后就去找酒店。要不你在这里弹一曲古筝吧,反正要很久才轮到你,熟悉一下指法也好。” 苏惜水歪着脑袋道:“那弹什么曲子呢?” “就《高山流水,吧,天气比较热,来点空灵悠远的曲子比较好。”叶无道淡淡道,古筝右手发声鸣音,左手逸韵补声,低音浑厚深沉高音清越剔透,中音区则圆润轻快,虽然能够抒发气势磅礴的乐曲,但是在叶无道看来还是比较适合表现古朴典雅的婉约曲调。 “嗯,弹不好可不许笑我。”苏惜水有些忐忑道,虽然对自己的古筝技艺很有信心,但是在叶无道面前多少会有种压力,因为这个家伙不仅拥有比她更夸张的古典修养,对音乐的天赋更是不可思议。 浙派《高山流水近代研弹和表演最多,取自伯牙摔琴这一典故,最高的境界就是表现“巍巍乎若高山,洋洋乎若江海”,全曲以清弹为主,前半部高山运用了相隔两个八度的带按滑的大撮,所以音色沉浑雄厚,在叶无道看来苏惜水要是能够出色弹完前半部的话后面的流水部就是水到渠成了,因为音为心声,苏惜水擅长的是后半部的轻灵。 显然有着深厚古典功力的苏惜水完美演绎前半部的高雅意境,随后更是信手拈来,仪态淑雅动人。如同将一幅历史画卷展现给众人,旋律浑圆悠扬,音韵古朴空灵,意境深远绵长,令人叹为观止。 震惊的众人中有一位容颜甚至和慕容雪痕以及夏诗筠相较高下的年轻女子,为苏惜水轻轻鼓掌的她见到叶无道的时候顿时眼神绽放不为人知的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