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超级女声(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章 超级女声(下)

叶无道抱住这具柔软的娇躯,将下巴放在她的头上柔声道:“为什么要参加这种喧闹的活动,你是喜欢那种无聊的浮夸吗,我想要是你爷爷看到你这个弹了十几年古筝的孙女在台上参加这种比赛一定拿我是问。而且我也不喜欢这种企图通过捷径来出名的浮躁,似乎有哗众取宠之嫌,所以我不怎么希望你去参加超级女声,你的古典才华让我一个人分享就够了,我一向认为众乐乐不如独乐乐。” 苏惜水望着那张神情恬淡的俊美脸庞,脸色黯淡道:“我就是想放纵一次,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做过一次放肆的事情。我答应你只参加一场比赛,不管结果怎么样都无所谓。” “最近心情不好,是吗?”叶无道轻轻抱住苏惜水,怜惜地望着这个很早就以身相许的婉约女孩,精通诗词曲赋琴棋书画的她有着优异的家教,十足的一个古典美女胚子,加上政界风光的家庭,这样的女孩追求者从小学就没有中断过,已经习惯苏惜水给他做茶道表演和朗诵《菜根谭的叶无道最能够了解她的优秀。 “就是经常见不到你有些担心,总是觉得你离我很远很远。”苏惜水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今天又是因为想上课而翘课来这个留下温馨和欢乐的地方。 “好吧,我们去参加超级女声的选拔赛,如果没有获得进入前五十地直接通行证。我就让今年的所有选区的比赛都瘫痪!既然我的小水水想要放纵一下,那么就让我让这次乌烟瘴气地超级女声成为水水一个人的舞台!”叶无道霸道的捏了一下苏惜水的鼻子笑道,是该抽出时间补偿一下几乎献出一切的小女人了。 女人就像一盆娇嫩的鲜花,没有甜言蜜语和温馨浪漫的浇灌终究会枯萎。 这段时间叶无道根本就没有抽出多少时间陪她。加上得知蔡羽绾也是他的女人,最近又有上官明月获奖的刺激,这使得一向与世无争的苏惜水感到浓重地失落和不安,虽然没有嫉妒隐约成为新时代女孩代表的上官明月地意思,但是因为在同一所学青再怎么无所谓也会有心理上的影响。 毕竟苏惜水不是无欲无争的圣人,相反爱情就是一样激发本性的东西,苏惜水这样的女孩本来就是应该放在手心呵护的那种宝贝,结果非但没有获得完整的爱情,还需要“沦落,到和别地女人分享原本应该是最自私的爱情,叶无道自然清楚苏惜水现在的心情。只过在商场和战场胸有成竹的他面对这个难题也是无计可施,这个时候是该让压抑的苏惜水充分发泄一次。 苏惜水在叶无道的脸上重重亲了一口。脸色马上阴转多晴,再度成为那个饱受爱情滋润的温暖小女人。叶无道和她肩并肩的行走在林荫小道,时不时地占苏惜水的小便宜惹得美人娇嗔不止,宁静地小道充溢着恋人的欢声笑语。 这次苏惜水要参加超级女声的并没有让自己地同学和朋友知道,偷偷摸摸的从寝室捧着那把典雅古筝苏惜水和叶无道打的来到人山人海的杭州选拔赛区现场,当苏惜水下车一亮相的瞬间就有无数道敌视目光从四面八方放射过来,一来苏惜水本身就具有极佳的南方淑女气质和清雅容颜。二来在如今这个社会又有几个女孩子真正能够领悟《诗经的在水伊人和桃之夭夭,有谁能够像她这般能够弹得一手古筝? 在这里多一个劲敌就是减少自己的一分希望,所以殃及池鱼的连带叶无道也被众多女孩怒视,无奈的叶无道让苏惜水在拥挤的场地角落坐下后便去买饮料,在远处的一个小卖部叶无道在冰柜中挑选自己的饮料,不禁感慨超级女声的深入人心,上至六旬老太太下至发育未完全的小妹妹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个曾经创造九百万短信投票、四亿观众狂热追看、被电视媒体炒作得无以复加的传媒奇迹的活动已经牵动太多人的神经,许多怀有不同想法的女孩纷纷涌入这个几乎没有门槛的活动中来。希冀一战成名,虽然纯粹是娱乐身心的人也有,但是在庞大的功利引诱人海中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 《新周刊》称之为“孔庆翔现象的中国延伸”。为超级女声扣上一顶“反偶像趋势”的大帽子,而相关辩护者则说是一个“从粗糙到精致的大众娱乐过程”。其实在叶无道看来根本就不需要用“庶文化与精英文化割裂与否”这种无限拔高的论调来形容超级女声,因为那就像是一个妓女本来只是简单的想卖身赚钱,你却要用“深层次解放了男人”来渲染她,岂不可笑? 正当叶无道想要买那罐仅剩的茶研工坊的时候,一只纤细的小手同时握住了那罐可怜的绿茶,微微皱眉的叶无道在给这只玉润的小手打了个九十分后便绅士的放弃了那瓶绿茶。另外挑选了一瓶橙汁不等没有看到脸庞的女孩说谢谢便掉头就走,他可对参加超级女声女孩的相貌有着极大的怀疑,叶无道不想有无谓的失望,虽然这个女孩的声音确实很动听。 “不好意思,你能借我三块钱吗,我没有带零钱。”那只小手的主人犹豫着轻轻拉住叶无道怯生生道。 只好转身的叶无道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文静的女孩有着丝毫不逊色于声音和小手的容颜,有些红晕的脸颊因为炎热的天气而显得格外健康动人,只不过习惯慕容雪痕那种绝世风华的叶无道并没有太多震惊,只是微笑着帮她付钱然后就优雅的离开,这个拿着一张金卡却没有零钱的女孩确实不错,虽然家境优越却没有丝毫的骄横气息,这一点恰好和何解语相反,过幸好何解语那种清高和骄傲有着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和天赋,也并不显得突兀可憎。 “我下次一定还给你!”纯真的女孩凝视着眼前这个有着特殊气质的同龄人认真道。 “如果能够再碰面就可以纳入缘分这个范畴了,到时候我可会像今天这样正人君子,所以你还是不要希望能够拥有还钱的那一天,因为到时候你就将是我追求的对象!”和刚才冷漠的叶无道判若两人的露出一个邪气笑容,忧郁的眸子悄悄掠过一丝戏虐。 女孩不知所措的张大粉嫩的樱桃小嘴,望着叶无道张狂的背影怔怔出神,随即嘴角浮现一抹调皮的笑意,抬头四处张望道:“泰雨姐姐怎么还没有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