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超级女声(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九章 超级女声(上)

**过后连两人双双躺在床上仰视天花板,杨宁素这个时候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祟靠在叶无道身边,微微喘息道:“最近明月那个小丫头可是在国际上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百合杯金奖再加上国家刻意渲染的作用现在已经有‘造神运动’的苗头了,虽然还远远不能和雪痕比,但也算是最近媒体和报道的焦点人物,听说百度上搜索排名急剧上升,成为中国十大风云人物之一,你啊,这次又被你挖到一块金子了!”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个世界上缺少的不是千里马,而是伯乐!” 叶无道手指玩弈着杨宁素的头发淡淡道,那种镇定自若的淡然神情证明他习惯掌握一切事情的发展轨迹,“管理者就应该向刘邦学习,运筹帷幄交给张良,行军布阵放给韩信,安国治付与萧和,这样才使得出身市井的他最后问鼎中原,所以成功不在于管理者自身智商和才能高低,而是取决于用人手段的恰当与否,而用人的前提在于识人,这一点,我用了最深刻的代价换来今天的眼光。” 因为这是他在无数次暗杀和反暗杀的较量中锻炼出的直觉,再加上博大的阅览和家族的熏陶,所以使得叶无道在看人这一项技能上有着精辟的见解和独到的理论。 “明月是个好女孩,姐姐可是对她像亲生女儿看待,你要是敢欺负她姐姐一定饶不了你。” 杨宁素略带着醋味道。上官明月在姐姐杨凝冰家里做保姆的时候就和她像小姐妹一样,每次出差或者出境访问杨宁素都不会忘记给上官明月带一份礼物,了解上官明月身世地她也愿意这个聪慧乖巧的女孩能够帮助叶无道。这一点慕容雪痕和她最相似,她们两个和叶无道最亲近的女人在对待能够帮助叶无道事业的女人上总会表露出巨大地宽容。上次杨字素在叶氏公司见到蔡羽绾和柳婳能够隐忍不发很大程度是因为两个女人对刚刚掌握企业的叶无道有莫大的帮助。 “这次浙江大学恐怕要笑得合不拢嘴了,明月的获奖不光给学青增加积分,还极大的扩大了浙大知名度,没有办法啊,现在真正站在一个领域最尖端的才女本来就少,而且明月还这么符合传统美女的审美标准,这次想要做个与世无争的女生都难了。”叶无道已经开始想象马上就要回校的上官明月受到学校那些早就心怀不轨的男生地新一轮狂热追求的场景。 浙江大学确实应该好好谢谢叶无道,因为拒绝清华北大事件就已经是无形中帮助浙大宣传,而上官明月又是叶无道重新带进校圆。 “雪痕地第一张专辑好像很快就要推出,整个世界的雪迷都在翘首企盼这张含金量奇高的专辑呢。你知道媒体和业内人士是怎么评价这张完全由雪痕作词、谱曲和弹奏的白金专辑吗?就是这张专辑的名字----天籁倾城!其实我最期待的还是雪痕能够像小的时候那样为你弹奏古界而是钢界,过不管怎么样现在地雪痕已经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明星人物了。小姨虽然不会怕这个丫头变心,但是你可要当心那些疯狂的追求者,难保他们以后会因为嫉妒而找你麻烦。” 她在听说上次雪痕劫持事件后就一直担心会发生类似事情,虽然清楚目前太子党在中国大陆的影响力,但是谁也不敢说相关保护措施就是万无一失,从小杨家和叶家就对身为继承人的他和身负近二十亿美元财产继承的慕容雪痕重重保护,现在的慕容雪痕更是拥有媲美国家总统的保护。但是这种事情都是难以预测的未知数,任何一个疏忽都会造成不可挽回地悲剧。 “放心吧,现在敢动雪痕的人已经不存在了,就算有也是深思熟虑的谋划很久,我不会让任何人染指雪痕!至于想向我下手地我是热烈欢迎,反正现在我寂寞无聊的很,就当作是玩一个捉迷藏的游戏。” 这种说法并非自大,在日本黑道太子英式弈遭到惨败后,各种窥视慕容雪痕的势力都识相的打消龌龊念头。就算还有不知天高地厚的角色那也是放慢了嚣张行径的脚步。叶无道可不介意稍微活动一下筋骨,当然前提条件是不惊扰他的女人,否则就不是游戏而是最不可饶恕的挑衅了。 “我相信你不会儿戏对待这种事情。小姨要你不管攀登上如何的权力高峰都应该记住,善游者溺,善骑者坠!很小我就让你看《曾国落家书》,里面就说为人处世尤其是身居高位应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今天的太子党并没有强大到无惧一切敌对势力的程度,小姨不知道你这个被外界传说成无比强悍的太子到底有多强,但是我不愿意见到你受到一点点伤害,这是我最想让你知道的事情!”杨宁素深情凝视着眼前嘴角含笑脸色淡然的成熟男人,俏脸虽然依旧布满春意,但是神情却认真的动人。 “如果小姨想要,我还可以让小姨欲仙欲死几次哦,你说我有多厉害?” 一个劲占口舌便宜的叶无道压在杨宁素身上做出再一次温柔侵犯她的意图,娇羞无力的杨宁素实在拿这个赖皮家伙没辙,拳打脚踢都被他当作是按摩,装出小姨的威严也没有办法让叶无道停止暧昧动作的杨宁素只好调皮的在叶无道的脖子里种下一颗红草莓。 “这算是给犯人的烙印吗?” 终于舍得起床的两人在盥洗间洗刷,叶无道照镜子的时候看到脖子里那鲜明的吻痕不禁哭笑不得,罪魁祸首一手拿毛巾一手捧着肚子幸灾乐祸的轻笑,等到叶无道把她抱住才作出小女儿憨态噘嘴道:“你怎么说在我身上留下了多少个这种烙印。” 说到这里杨宁素不禁低下头不敢看叶无道,因为除了脖子里几乎身体上所有隐秘的部位都有叶无道的作怪的痕迹,不要说胸部有着他的吻痕,就连最见不得人的部位也留下叶无道证明“到此一游”的证据。 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的杨宁素以最快的速度洗脸刷牙后就逃离叶无道的魔爪,稍微补了一个清雅淡妆,她挣脱开站在背后双手伸进衣领玩弄她胸部的叶无道,娇嗔道:“你就没有一刻正经的时候。” “小姨今天真漂亮,杭州休闲博览会不找小姨做形象大使简直就是一种罪过。” 叶无道带有谄媚嫌疑笑道,今天的杨宁素穿上了一套昨晚他买的职业套裙装,虽然和荧幕上的杨宁素极为吻合,但是在细节上却有着精致的镶嵌,纤细脖子上轻系着细长绸缎,裙腰处垂长及地的纱带,襟口处若隐若现的飘带,都如神来之笔为时装添加更加灵动的气质。 “少拍我马屁,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杨宁素脱口道,马上意识到这个说法纯属给善于联想的叶无道发挥空间,果然不出所料叶无道马上借机狠狠在她的胸部和臀部肆虐了一番。 “无道,今天我会先去江苏省去看你大舅舅,作为主管江苏省经济的省长应该可以给神话集团牵牵红线,还有顺道去刚刚中央人事调任到上海的二舅妈,反正这一路我要见不少人,我可要给他们打预防针,万一你闹出什么事情也不怕有人敢欺负我们杨家低调。最迟后天我就会回来,到时候可能我还要和你去见几个浙江省的老干部,他们都是爸爸的老战友,虽然有不少人都退居二线,但是没有人敢忽视这些老人的影响力,不过你要是不愿意那就小姨一个人去好了。” 和叶无道走出房间便有酒店经理在外面引领他们去餐厅就餐,杨宁素这次来杭州自然不会纯粹是游山玩水,她知道叶无道最反感这种交际所以并没有勉强他,边上酒店经理听得是一阵惶恐,背景竟然全是省级高官,最近有消息说神话集团产下飞凤集团将会有大动作力图成为全省的最大酒店连锁集团。 在大酒店温馨尝完一顿精致早餐后,杨宁素便开车将叶无道送到浙大校门口,在叶无道就要下车的时候两人极尽眷恋的缠绵,依偎在叶无道怀里的杨宁素带着明显的失落情绪,虽然仅仅是分离不到两天时间,但是对于刚刚尝过禁忌之果的他们来说无异于度日如年。 “等你回到杭州我就陪你去乌镇旅游。” 不想太招摇的叶无道下车后淡淡笑道,眸子里温暖的忧郁让杨宁素微笑着点头,他已经让龙月和望月鸾羽都随行隐秘保护杨宁素。 “许反悔哦!”杨宁素凝眸趴在窗口的英俊脸庞欣慰道,乌镇是她很早的时候对叶无道说是她最渴望的江南小镇之一,这份体贴让失落的她感到最大的心灵填补。 望着那辆渐渐远行的奔驰,叶无道带着些许惆怅和更多的舒畅走进青门,那一瞬间他发现韩韵恰好坐进一辆豪华宾利,微微皱眉的他走到校圆和苏惜水“幽会”常去的宁静小道,突然被一个温软的身躯抱住,轻灵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今天我打算要参加超级女声,昨天都找你一天了,结果没有你的身影,本来说是昨天就去的,不过要是你不喜欢我也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