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占有小姨(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七章 占有小姨(上)

当叶无道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杨宁素刚好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叶无道帮她放好枕头让她舒服靠在床头,睡眼惺忪的杨宁素睁开眼睛不好意思道:“无道,早上了吗?”今天的她因为完全摆脱了往常职业女性的典雅和庄重,而是选择另一种呈现内在魅力的方式----清新婉约,这个那个在荧幕前侃侃而谈的金牌主持人冷静形象截然不同,清秀中还有着年轻女孩无法拥有的妩媚和成熟。 “没有想到我们勤恳敬业的南方首席主持人会这么贪睡啊。” 叶无道将丰盛的食物端到可爱的杨宁素面前,示意她张开嘴巴,杨宁素看了看昏暗的天色白了贼笑得叶无道一眼,乖巧的张开那诱人至极的红润小嘴,结果没有吃到东西却被受不了诱惑的叶无道“侵犯”,杨字素顺从的躺倒在床,不知道是责怪还是享受的呻吟了一声。 “无道,我鞋子还没有脱呢。”被叶无道隔着衣服亵渎双峰的杨宁素闭上眼睛喘气道,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床这么一个暧昧而温存的地点和叶无道亲热,这让心胸间长时间积郁的激情和相思都缓缓宣泄出来。 叶无道撩起那件水嫩色长裙见到杨宁素纤细玉润的长腿的时候,不禁吞了一口口水,那双极富曲线的黑色高跟鞋把杨宁素小腿以下的魔鬼弧线勾勒得圆润诱人,本来就高挑的杨宁素穿上高跟鞋后就更加让不少一米七几地男人望而却步。有点舍不得这种魅惑的叶无道并没有将两只鞋子都脱下来,而是在脱下其中一只鞋子后便将手沿着裙角攀上杨宁素的大腿。 人的价值。在遭受诱惑地一瞬间被决定。 作为自命清高的卫道士这一刻也许会强忍住燃烧的**做一个柳下惠,但叶无道仅仅是个资深的花花公子,似乎整个世界都认为他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征服然后疼惜女人,各个领域的极品女人都心甘情愿成为了他的“收藏品”而且噙着最幸福的微笑离开世界去天堂或者地狱等待或者重逢叶无道。 “宁素。我忍不住了。” 当叶无道把杨宁素的外衣脱下后艰难道,从小就梦寐以求的场景终于能够实现,杨宁素的淡绿色内衣如同绽放在夏日地清爽花朵呈现在垂涎三尺的叶无道眼前,淡绿色这粉嫩可爱地色彩强调着一种女性内敛羞涩的含蓄美。在清爽的底色上点缀各精致细腻的蕾丝荷花边,在暗香浮动间更显其别致可爱,内衣精巧别致的刺绣魔术般塑造杨宁素那完美深陷的乳沟,被叶无道紧紧盯着胸部的杨宁素撇过头羞涩道:“我又没有让你忍,是你自己要假正经假道学。” “宁素,以后不要轻易生气,好吗。因为生气是拿别人地错误来惩罚自己。我尤其希望你因为我而生气。” 叶无道俯身压在杨宁素富有弹性的曲线身体上凝视着那双动情湿润的眸子深情道,“其实我很小的时候每次拥抱小姨就想能够把其他所有的男人赶出小姨的世界。虽然很自私,但仍然是现在叶无道的内心真正想法。每次看到小姨在电视上主持节目,我都在想象能够做像正常男女那样做的事情。” 杨宁素将叶无道的衣服轻轻褪下,当她接触到叶无道牛仔裤地皮带俏脸通红,停止动作娇羞道:“从小到大我还不知道你那个花花肠子在想些什么心思啊,到你十四五岁的时候小姨就已经觉得有些难为情了,可是你还是死皮赖脸的装傻。总是变着法地占我便宜。你可要以为那次在姐姐家留宿的晚上你偷偷溜进我房间摸小姨我不知道……” “原来小姨知道啊,怪不得那天晚上小姨身体颤抖得那么厉害,当时是什么感觉啊,记得那次我可是这样抚摸小姨的**哦?”叶无道坏笑着将手放在那与水嫩肌肤交相辉映的内衣上揉捏杨宁素的胸部,嘴巴在她的脖子里印上一个明显的唇印。 “你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小姨,看样子是太长时间没有教训你的缘故。” 杨宁素终于拿出身为小姨的威信,坐起身不顾只穿着一件精致内衣的她并没有按照惯例拧叶无道的耳朵,而是搂着叶无道的脖子轻笑道:“当时我是吓呆了。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要不是怕姐姐进来把你家法伺候我早就把你踢下床了,哪有你那么直接的……” “哦。原来小姨是怪我当初没有**啊。” 叶无道故作恍然大悟状将杨宁素拉进自己怀抱,注视着那呼之欲出的挺翘双峰邪气道:“上次是我都没有胆量把宁素的胸罩拿下来,那么这次……” 杨宁素一声尖叫拍掉叶无道的狼爪,与肌肤零距离接触的内衣永远是女人最关注的**,杨宁素再想和叶无道有实质性的动作也不好意思面对面的让他摘下自己的最后防备,死活肯的她既不想叶无道当着她的面让自己的胸部暴露也不想叶无道没有动作的睡觉,于是两人就僵持的坐在那里。 胸部的双峰和叶无道的胸膛轻轻接触,杨宁素那两颗诱人的葡萄在轻微的摩擦后悄悄害羞坚硬,虽然隔着内衣但是这种情况下两人的触觉都异常敏锐的感觉到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 叶无道抬起杨宁素的下巴轻吻小姨的睫毛,动作轻柔的像是一名收藏家对待最珍贵的艺术品般虔诚。 随后叶无道隔着柔软的内衣双手捧起那对温润滑腻的**,眼神炽热的望着那深陷的乳沟,伸出舌头淫亵的在那让整个南方的男性观众每日都会或多或少引起遐想的圣地游走,带起了杨宁素一阵酥软麻痒,尤其是最真实感受到叶无道下半身的坚挺**后身体的颤抖更加剧烈,保留了二十多年神圣纯洁的处子之身正在遭受眼前这个名义上的亲人的最羞涩下流的亵渎。 “今天我会得到我很早就想独自占有的最宝贵的艺术品,本来想在最浪漫的场景下和小姨做这件神圣的事情,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也不想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