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单身俱乐部(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六章 单身俱乐部(下)

被拍了一下后背而略微吃惊的夏诗筠微微皱眉转头,看到来者的面貌后微笑道:“怎么有空来我这个狗窝做客啊,难道今晚没有人邀请我们的晚宴公主共度良宵?” “林家除了那个林朝阳没有一个让本小姐感兴趣的男人,唉,谁让这个硕果仅存的好男人又单恋我们的部长呢,真的是让一大批资源闲置浪费啊!”这个女人就是和叶无道飙车的那个时尚白领女性,她半撒娇的抱着夏诗筠嘿嘿笑道:“谁知道浙江一个省半数的年轻企业家未婚都是为了能够博得我们夏部长的青睐,这也使得近几年的杭州聚会越来越多,那些大酒店都应该付给你一些提成呢,咯咯……” “油嘴滑舌,你还是留着力气和被你看上的男人玩暧昧去吧。”夏诗筠对着电脑浏览关于神话集团的网页,她习惯习惯身边这个最要好朋友的调侃。不过哪个男人要是觉得现在一脸纯真无邪的她好骗,那么到最后一定被戏弄得一无所有,夏诗筠可是领教过她的无良和整人天赋,因为有着深厚的友谊和密切的交往,一向喜欢清静的夏诗筠也给了她自己别墅的钥钥,她算是夏诗筠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杭州的好男人可多,说句让杭州男人可以跳钱塘江的话,杭州连一个让我肯做地下情人的男人都没有。”玩弈着夏诗筠书桌上一块水晶雕塑的她脑海中不经意间出现刚才那个冷峻骄傲地青年。 “谁让你眼光那么高,上次那个康河集团执行总裁蛮不错的一个大好青年。硬是被你当面挑出一大堆牵强附会的缺点,害得身为浙江十大青年企业家的他整个宴会都敢和你说一句话。”夏诗筠盯着电脑屏幕笑道,关于神话集团地天地娱乐公司前景、陈影陵和孙天意的鼎力加盟、飞凤集团在杭州的布局一一呈现在她面前。 “谁让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最讨厌这种虚伪的男人,竟然还想一箭双雕追我们的部长大人,本来我倒是有典兴趣和他逛逛街喝喝咖啡,谁让他敢动你的歪脑筋呢。还有澄清一点,我的眼光可不高,哪有我们的部长高啊,杭州连林朝阳都看不上地女人恐怕也就只有我们的部长一人吧?” 杭州有一个让众多成功男人兴奋不已地白领女人单身俱乐部,其中这个俱乐部中有五个十分出名的各界年轻女性合称为浙江白领的五朵玫瑰,作为这个原本旨在发挥女性凝聚力和提高女人地位的俱乐部的创建者之一,夏诗筠在各个方面都是佼佼者。所以成为当之无愧的俱乐部部长。而夏诗筠身边这个女人就是她所在南越商会死对头浙江隆吉商会副会长的千金,如今这个富家女已经凭借自己地剑桥博士学位和丰富的管理经验成为一家跨国公司中国区总裁。完全脱离家庭背景的她拥有足够的智慧和金钱营造自己的精致生活,在杭州地区颇有名气,因为出众的外貌使得她成为最耀眼的宴会公主,追求和被甩的男人都前仆后继络绎绝。 “你个李依菲,就喜欢把我拖下水,哪一次宴会不是你硬要拉着我去凑热闹。哦,对了。听说过太子党没有?”夏诗筠浏览网页有些心在焉问道。 “当然了,太子党谁知道,除了那个神秘的太子现在还有谁能够把杭州闹得满城风雨,你这个一心只读佛道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大家闺秀哪里知道他的威风八面,我爸的那个隆吉商会不是有青狼帮做靠山吗,结果被他弹指间全部清理干净,我倒是想知道这个可一世地太子的庐山真面目。” 李依菲靠近夏诗筠看见关于一则叶无道关于高考的光辉事迹微笑道:“这个家伙做事倒是很有趣,你知道我有一个表妹对他有多崇拜,为了他放弃了出国留学而选择你的母校浙大。虽然不在一个学院,但是就像那些追星族一样拼命打听这个叶无道的任何一个小道八卦消息,害得我叔叔一家老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家伙在浙江大学。小丫头还叽叽喳喳不听的给我汇报情况。真是个可怜的单相思,唉,连累我这个表姐给她出谋划策。” 夏诗筠颇有兴趣的哦了一声,托着腮帮柔声道:“这么说来那个家伙在浙江大学很有名气?” 李依菲翻了一个白眼道:“我想比起当年你在浙江大学还要出名呢,先是作为新么代表在开学典礼上作了一次算得上极富个性的演讲,然后在迎新晚会上展现惊人的音乐天赋,听说足称篮球甚至围棋都很强,不过这些都不是最让他出名的,他现在可是一人独自拥有浙大三大校花中的两个,最近好像和辅导员以及一位副校长相继传出绯闻,呵呵,连我都对这个花花公子十分好奇了,唉,就是小了点,要然说不定我李依菲会倒追男孩子呢。” “年龄不是问题。”夏诗筠淡淡笑道,在浙大第一次碰面的时候那个家伙身边似乎就有一个气质相貌俱佳的大美女,这么看来那个家伙能够拥有今天的成就果然如林朝阳所说是靠自己的实力获取,自己用了三年多时间才拥有今天的成绩,他缺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轻松获得了这一切,这让她有些无法接受。 “算了吧,我可不想来什么姐弟恋。今天我倒是见到一个很有味道的男人,年龄嘛,看不出来,因为虽然看上去比较年轻但是感觉上却又十分成熟,或者可以说是我见过最沧桑和忧郁的男人,你没有看过他的眼睛不知道一个男人原来可以有这么深邃的眸子,他可不是绣花枕头哦,他的飙车水准可是让我羡慕和崇拜的很啊。”李依菲斜靠在夏诗筠的书桌旁一脸向往道。 “没有想到纵横情场的依菲大小姐也有这么花痴的时候啊!”夏诗筠关掉电脑善意嘲笑道。 “要不我们这几天聚聚吧,听说大姐的前夫楚天从西部回来了,加上两个孩子的缘故她最近可比我要花痴的多,眉飞色舞光彩焕发啊,我看她肯定是第一个背叛我们单身俱乐部的家伙,不过也难怪大姐,两个孩子怎么也需要一个爸爸,不过我就是不明白,楚天蛮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大姐和他就是合不来。”李依菲随手拿起一本泛黄的《易经叹息道,大姐李琳是俱乐部唯一结过婚的单身女人,也是杭州白领五朵玫瑰中年纪最大的女人,李琳的追求者虽然没有夏诗筠和李依菲那么浩浩荡荡,但是也足够让她数不过来。 “星期六你再帮我做一回挡箭牌吧,孔奇华的父母从台湾过来要举办一个宴会,我现在有点后悔当时答应做他的未婚妻,我也没有想到一个在我公司做了半年的人会是一个庞大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夏诗筠突然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当初为了摆脱数量惊人的追求者和骚扰人,只好采取这个万不得已的下策,那一刻她才有一点点羡慕那些有背景的女人,就算追求也是含蓄而文雅的那种,但是她就没有这个幸运了,追求她的人除了接受最优秀教育的社会精英还有不少有背景有家世的公子哥,甚至有黑道背景的大哥级人物,每天除了工作光是应付这些人就足以让夏诗筠头痛已。 “诗筠,说实话那个孔奇华对你算得上是痴心一片,放着家族继承人不做隐姓埋名的给你打工,这份心意恐怕除了小女孩看的言情小说有出现,现实中有这样的情节真让我嫉妒得要死。不过我想只要和诗筠接触过的人不管是男是女都会爱上你的,要是你愿意,我可介意以身相许哦,咯咯……”李依菲贼笑着在夏诗筠粉嫩水灵的脸颊上轻轻拧了一把,然后跳着跑到书房门口做鬼脸。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反正你也是长袖善舞喜欢风花雪月的坏丫头,整天想着怎么戏弄男人,小心有一天遭报应。”夏诗筠整理完书桌上被李依菲搞乱的古典书籍,拖着一脸无所谓的她走出书房,“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孔奇华,总有一种负罪感,有些时候想干脆黄卷青灯做一辈子居士算了。” “这才是真正的暴殄天物!”李依菲义正词严的抗议道,“你要是敢这么做,那么林隐寺恐怕要爆满了。我想你不去从事影视业造福全人类简直就是浪费你的资源,知道我的偶像慕容雪痕吧,她这样走出男人的翅膀才是真正的新时代女人。” “慕容雪痕……她注定是那种被世界仰视和尊重的女人,我和她不一样。” 夏诗筠眼神悄悄黯然,精致玉润的嘴角弯起一个苦涩的笑容,道:“老规矩,你睡我隔壁的那间房间,许偷偷溜进我的房间,否则我可真要生气了。” “为什么不可以一起睡嘛?”李依菲挽着夏诗筠的手臂嘟嘴撒娇道。 夏诗筠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淡笑道:“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