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红颜祸水(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三章 红颜祸水(下)

身为南方三少帅之一的林朝阳虽然算上善男信女,但是一方霸主该有的气度还是有的,对叶无道这个强劲的对手除了敌我间的不共戴天,还有那份坦然的敬重,虽然面对夏诗筠的询问有些醋味,仍然正色道:“叶无道能够有今天的成就都是他自身的努力,你可能清楚太子党的恐怖,怎么说呢,现在中国南方谁要是站出来敢说叶无道一句坏话,哪怕他有再雄厚的背景第二天也会无故失踪,这种例子实在是举不胜举,甚至近期还有整个帮派因为打了叶无道一个女人巴掌结果一夜间全部被解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灭掉林家就是他向他爷爷证明自己有资格做叶家继承人的一个小举动而已。” “一个巴掌……”夏诗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的苦涩和眉宇间的黯然让人心碎,疑惑道:“我也听说了一些太子党的事情,这样一个践踏法律和蔑视道德的组织难道政府就没有一点针对性的举措吗?而且他随意就夺去十几条人命甚至更多,这未免也太天方夜谭了吧。难道真的就没有人能够出来制止叶无道的野蛮行径?” 吃够苦头的林朝阳同样苦涩道:“我们的这个世界不像诗筠想象的那么简单,诗筠见过浙江政府来找冰鉴会的麻烦吗,冰鉴会虽然没有太子党那样锋芒锐利,但是同样没有少干触犯法律的事情,政府之所以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了上下打点关系外还有就是和政府地博弈结果。叶无道的太子党可没有诗筠想象的那么简单啊,它能够在群雄窥视中闪电崛起自然有其中的玄机。如果不是形势所逼,我真地不想成为叶无道的对手。” “也是,他能够有今天不用点手段心机怎么可能这么不可一世。偌大的紫云山庄都任由他为所欲为,平心而论,他应该算是一个枭雄吧。”夏诗筠自嘲道,枭雄,那么一个整日无所事事的败家子也会有成为枭雄的一天,难道三年能够让一个人有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吗? “看过伯母了吗?”林朝阳小心翼翼问道。 夏诗筠嗯了一声,那双灵动的眸子流露出淡淡的忧伤,从片千上下来站起身优雅笑道:“那我先离开了,我还有点事情。”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这一段回市区的路我有点担心。”林朝阳真诚道。说实话从小到大他似乎就没有近距离接近过夏诗筠,他不想放过这种护花的机会。就算没有实质性地进展,能够坐在一辆车子里也足以让他兴奋不已。 “不用了,谢谢。”夏诗筠婉言拒绝后便带着浓得化不开的悲伤离开林家别墅,没有一丝留恋。 林朝阳失落地望着夏诗筠楚楚动人的背影,对叶无道的嫉妒又浓重了几分,三年前那次不道德的交易整个林家都心照不宣,而作为交易主角的夏诗筠并没有因为挽救林家而受到欢迎。而是被戴上狐狸精等一系列难听的骂名,在这次事件后夏诗筠正式脱离林家,和林家最后一层脆弱的联系也彻底决裂,三年来她再没有一次踏足林家别墅。 夏诗筠是整个林家这一代地暗恋对象,甚至可以说整个浙江都在窥测这个骄傲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女人,作为当之无愧的省花,夏诗筠从来就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不管是出席晚宴还是商会会议、慈善捐款都是形单影只的单独一人,这也使得浙江省少自认条件不弱的黄金单身汉蠢蠢欲动保持着可贵的单身生涯。扬言此生非夏诗筠不娶的男人更是大有人在。期待成为夏诗筠白马王子的如同过江之鲫泛滥,这几年没有出现崇拜者仰慕者绑架事件实在是一个不小地奇迹。 “大哥,对付这样的女人霸王硬上弓才是王道啊。你不上我可上了哦?”林朝阳的亲弟弟林复凯暧昧道,整天寻花问柳地他早就对夏诗筠垂涎已久,只过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原本还抱着被夏诗筠主动看上的幻想破灭后就动起了歪脑筋。 “你要是能把夏诗筠泡上手我自然没有话说,不过事先给你提个醒,她现在可是孔奇华的女人,你要是有这个胆量是最好,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有这么个弟媳养在家里谁会反对。”林朝阳拿出一根烟点燃眯起眼睛道,浙江省对夏诗筠心怀不轨的男人海了去,但是大部分都是有贼心没贼胆罢了,虽然不希望她出事情,但是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能够在夏诗筠身上闹出点事情来。 “孔奇华算个鸟人,老子今天就是要给他戴这个绿帽子!妈的这小子仗着家族势力根本没把我们林家当回事,上次来我们家提亲搞得自己像皇帝一样,连正眼也没看我们一眼,这口气老子憋着很久,今天怎么着也要在这个女人身上发泄一次,到时候看看孔奇华是怎样的鸟样!哈哈……”林复凯神经质的一阵狂笑,显然他对孔奇华这个比他更傲气的少爷极度不爽。 “家族内部讨论出什么结果没有?”林朝阳淡淡道,毕竟这次是关系到林家生死存亡的关键,那群再不把家族利益放在心上的蛀虫在所有财富都有可能被侵占的情况下都会显得格外忠诚家族。 “嘿嘿,和三年一样,让夏诗筠出马摆平叶无道那个家伙。真是便宜了叶无道这个家伙,艳福浅啊,梅开二度。”林复凯一脸猥琐,脑海中全部是**男女的原始动作。 “这一次真的有那么简单吗,夏诗筠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羽翼未丰的弱小女孩,叶无道也不是当初那个胸无大志的败家子。先不说请不请得动如今身价惊人的夏诗筠,叶无道那一关也不好过啊。”林朝阳皱眉道,这次林家面对叶无道的挑衅如果还是把所有砝码压在夏诗筠身上的话,很有可能血本无归一败涂地。 “什么时候大哥你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说起来,与其让叶无道那个败类占便宜还不如让我先上了,大哥,你可不要拦我。”不等林朝阳说什么,满脸淫荡的林复凯已经召集几个手下开车去追夏诗筠。 林朝阳的眼眸闪烁着阴沉的光彩,丢掉手中的那支烟,坐上自己那辆宝马缓缓开出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