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红颜祸水(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二章 红颜祸水(中)

林朝阳轻蔑的瞥了一眼那些死到临头来没有一丝觉悟的家族成员,道:“也许在你们看来他除去那件神话集团总裁的鲜亮外衣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件外衣并是叶家帮这个叶无道穿上的,而是叶无道凭借自己的实力在进行了有彻底的改革后一手组建。不妨再告诉你们,拉拢陈影陵、孙天意、兼并飞凤集团、密集投放广告、进军浙江市场这些都是叶无道一人导演的好戏,我相信任何一个对这个叶氏继承人不屑的人都应该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了。” 这群养尊处优的成员都不敢置信,但是从家族公认家族中兴最大希望的林朝阳嘴巴里说出来却又不得不相信,林毅皱眉道:“神话集团终究不过是一个创建伊始的集团,我说过就算整个中国区的叶氏集团联合起来也未必能马上打击林家,就算这个叶无道确实有俗的经商头脑,似乎还不至于让我们这么忌惮吧?” 林朝阳冷笑道:“你们难道天真的以为那个花名远播的花花公子会是一个老实本分做生意的正经商人?” 坐在黄花木雕龙椅上的林天轻轻喝了一口茶,面无表情道:“都听说过刘云建吧,就是那个云南土皇帝。曾经和我们林家有过不深的交往,朝阳应该最了解这个黑白两道都吃香的人。” 林朝阳微微点头,其他人则满头雾水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掌握林家大权地长辈突然提到刘云建。只有夏诗筠知道这位老人的意思,离开紫云山庄后她便稍微向公司员工了解了一下黑道上的内幕,结果让她震撼的无以复加。林天淡淡道:“听说这个刘云建在紫云山庄地财富论坛上向一个青年主动讨好,而且紫云山庄的总管亲自迎接那位坐着英国皇家跑车的青年。哦,对了,给他开车的好象是英国独孤家族的一位伯爵。” 一心向佛的林正德忐忑问道:“二叔,他不会就是叶无道吧?” 林天并没有直接回答林正德的问题继续道:“而那个将隆吉商会成员黄桥砍掉一根手指头后推进西湖,作为狙击神话集团的代表隆吉商会会长章远振也在那次聚会上主动向那个青年示好。你们都听说黄桥的那座白宫复制别墅因为火灾消失的传闻了吧?也许你们以为有朝阳地冰鉴会作黑道靠山可以不用顾忌浙江的帮派,这在几个月前确实是事实,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在场所有林家成员都是傻子,弦外之意都知道了几分,自从林朝阳创立冰鉴会后他们几乎就不用理会黑道骚扰,而且他们在玩女人大把挥霍之外也没有什么精力去了解黑帮纷争。但是虽然不了解,但是从林天地语调和言语中都可以清楚那个素年的嚣张横行。 林朝阳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淡淡道:“如今的叶无道就是南方太子党的太子。如果你们对‘太子’这个词汇没有太大印象,我可以举一个例子,他如果想要灭了我的冰鉴会的话,需要一天,而且是在太子党主力没有到达杭州地前提下。这种算得上是耻辱的事情我没有必要危言耸听吧?如果是这个身份,那么叶无道想要挤垮林家起码需要两年时间,两年他就可以成为南方的经济霸主。” 夏诗筠一阵黯然。悄悄走出大厅。那些道垂涎的视线被林朝阳的话说的有些敬畏,等到夏诗筠清冷的背影消失后不少暗中思慕的家伙都开始正色思考这些话的含义。 “我亲眼见过他一名神秘手下地出手,三菱财阀的一位青年手臂还留在西湖。现在我想你们该清醒一下了吧,就算叶正凌不会出手,一个叶无道就足以把林家埋葬。本来我已经和他达成协议在两年内不会有摩擦的可能,不过因为某人地缘故让叶无道颇为不满,这才有我们今天的聚会。”林天对夏诗筠算得上是咬牙切齿了,打乱他精心布置的步骤 “谁惹的祸谁负责天经地义,三年前她不是帮我们解决那起事件了吗。我想应该不在乎多来一次吧?”一位中年人带着玩味的笑意道,反正夏诗筠这么个大美人铁定吃不到嘴,不如看看她怎么被男人玩弄来得爽。与其被孔家那个公子哥一个人独享,哪有和那个据说极端花心的叶家大少爷传出绯闻刺激?她平时不是屑和林家人来往吗,看清高孤傲的她这次怎么被男人搞,到时候一定很精彩。 就是,反正她厉害,否则三年前怎么能够搬得动百亿巨资来救火。” “我想大不了就让她刚刚勾引到的孔家后人去和叶无道斗好了,叶无道这么厉害我们林家惹不起,孔家总有那个实力吧。”另一名林家成员不满道,“能够让这种女人踏入我们林家已经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为林家做这么点小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人家面子可大着呢,当年不是口口声声说脱离林家了吗,这么尊菩萨我们似乎请不动啊。”一位浑身珠宝挂满像是要在自己身体上开珠宝展览的妖艳中年女人阴阳怪气道,她早就对夏诗筠这个狐狸精看不顺眼了,巴不得夏诗筠多受点坎坷磨难。 很快一场商讨应对叶无道的聚会就成为声讨夏诗筠的大会,主持这次会议的林天本来就对夏诗筠颇有成见,眯起眼睛喝茶的他难得见到分裂的家族意见这么统一,根本没有劝阻的意思,不过“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借刀杀人自古到今都是阴谋良策,假使能够让孔家对付叶无道,那么林家也许真的可以坐收渔翁之利,看来这次夏诗筠这个女人还是和三年前一样是个关键。 林朝阳越听越不是味道,冷哼一声走出乌烟瘴气的大厅,喧闹的诋毁诽谤霎时间停止,等到林朝阳这位在家族最有发言权的人物走出林家大厅,讨论再次死灰复燃,无奈的林朝阳摇摇头走到远处一架片千附近的夏诗筠。身为林家继承人的他和家族这一代的所有青年一样疯狂暗慕女神般的夏诗筠,只过不像其他那些被狠狠拒绝的废物一样死皮赖脸纠缠不放,林朝阳懂得含蓄和等待,所以可以说可能也是夏诗筠对林家唯一不憎恶的亲戚。 “把你叫回来真的很过意不去,希望你能够不去计较那些闲言闲语,家族的情况你也知道,就是这种德性。”林朝阳歉意道,今天是他把夏诗筠请回林家的,本来是想能够缓和一下夏诗筠与家族的紧张气氛,没有想到弄巧成拙让矛盾更加剧烈。 “闲言闲语这么多年我听得还少吗?你不用这么在意我的感受,毕竟我也想回来看看母亲,要不是你邀请我,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倒是我应该向你说声谢谢。”夏诗筠自嘲道,那张毫无瑕疵的倾城容颜有着淡泊的从容,朝忐忑不安的林朝阳微微一笑。 “诗筠千万不要这么说,如果有一天我成为这个家族的家主,一定还诗筠一个公道!”林朝阳从小就见证这个女人的悲惨命运,除了强烈的爱慕还有深切的同情,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使得林朝阳这么多年虽然玩了不少女人但是仍然时刻牵挂在心里。暂且不说那绝佳的气质和容貌,而且她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人能够在浙江商界创出自己的事业其中的艰辛和汗水不言而喻,要是夏诗筠作了最漂亮的花瓶林朝阳还不会这么朝思暮想,但是能够评为中国十大青年的女人又岂是胜在相貌的女人? “公道?这种东西我很久就不相信了。”夏诗筠的感伤流露无遗,轻轻坐在那架散漫落叶的片千上,将片千上的那些落叶拨走,抬头粲然笑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这么些年一个人很辛苦吧?那个孔奇华对你还好吧?”林朝阳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面对从小就是的梦中情人,除了那份没有邪念的崇拜,还有一点点对孔奇华的嫉妒。身为冰鉴会的创建者,已经算是浙江黑道小霸主的他加上林家继承人的身份算是成就不小了,平时追求他的女人少,条件优越门当户对的也有几个,但是所有女人在夏诗筠面前都是那么黯然失色。 “里面讨论出什么结果没有?”夏诗筠似乎并不怎么想回答林朝阳的问题,巧妙的转移话题。 “似乎我们不能够指望一群尸位素餐的人能讨论出有实质性的方案,我早就习惯了这种纯属浪费时间的会议,我想要不是我这个继承人的身份使然,我早就像你一样脱离这个家族了。”林朝阳叹了一口气,其实他想对夏诗筠说,要是你愿意,我可以抛弃这个家族继承人的身份。 夏诗筠如水片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彩,淡淡问道:“叶无道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出类拔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