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红颜祸水(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 红颜祸水(上)

和东方冷羽通完电话后叶无道正在寻思着怎么跟小姨解释,杨字素特意从大老远跑来看他这份心意已经让叶无道十分感动,叶无道不是那种完完全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大男人,虽然绝对不允许背叛,但是在这个范围之内就算是伤害自己他也不会太多计较。他不会傻到让本来就背负太多压力的杨宁素再因为这件事而伤心。 这个时候叶无道被一个柔软的身体紧紧抱住,那熟悉的香味和身体让叶无道在吃惊的同时充满感动,柔声道:“无道说过不管小姨做了什么,无道都会放手,就算所有人都反对我们,我也会不计较任何代价的把小姨放在我背后,不让小姨受到一点伤害!但是今天的叶无道还不能保证心爱的小姨可以完全不用担心那些流言蜚语,所以虽然让小姨等了三年很残忍,但是无道不能这样自私,过这一次会再让小姨等太久,不会。” 杨宁素心痛的瘫软在叶无道的脚下,那种几乎让她喘不过气的刺骨悔意和疼痛让她只能够下意识的抱住叶无道的脚,泣不成声道:“宁素不要你这么为别人着想,宁素宁愿你自私残忍,也不要你把所有伤痛隐藏在心里,宁素要那个什么都要请教小姨从来不用担心未来的孩子,不要你这个独自承担着所有沧桑坎坷的太子,宁素要只想着怎么追求女孩子立志成为最有品位花花公子的少年,要你这个承载家族希望地神话集团总裁。我讨厌你!为什么你要这个样子。让宁素心痛得宁愿死掉。” “都是无道的错,无道不该让宁素这么伤心,无道从小到大就是一直在惹宁素生气,被宠惯了的无道以后就用一辈子来赎罪。好不好?无道应该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宁素,而不是藏在心里,但是宁素不要误会是无道不想让宁素分担一切,只是无道想等自己可以完全不在乎那些经历才淡淡的告诉宁素,因为无道怕宁素会担心会忧伤会心痛。” 叶无道转身蹲在地上捧着那张憔悴地容颜哽咽道,再坚强的男人也有柔软的时刻,这份柔软只会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呈现,“等我站在诸人之上,站在权力巅峰,我就可以放心的让宁素知道一切了。” “你还会要小姨吗?”杨宁素扬起泪脸坚强问道。这是她第一次在和叶无道确定关系后以小姨自居,即使得到的答案是否定。这一次她也不会退缩,脸上的倦意和眼睛里的执著形成巨大的反差。 “当然,小姨是我最早喜欢的女人,无道怎么可能不要小姨。”叶无道将坐在地上地杨宁素轻轻搂进怀里,“乖,累了的话就躺在无道地怀里睡一小会儿,等你醒过来什么都会好了。” 匆匆赶到杭州的杨宁素没有休息便跑到浙江大学去找叶无道。找到后便被他拉着逛西湖,经过那番大起大落的波折后已经是身心疲惫的她果真将信将疑的倦倦睡去,布满泪痕的容颜有着凄美的楚楚动人,果然是气质美女,这份无意间流露地恬淡是那么惊心动魄,是不是女人一定要经历过一些东西才能够孕育出足够的女人味道? 身边眼眸湿润的望月鸾羽和龙月望着温柔抱起沉睡的杨宁素渐渐远去,都有身为女人的感动。 “假如少主能够这样对我,我恐怕会忘记所有东西。”龙月轻轻抚摸着那柄孤寂的村正伤感道,虽然萦绕着淡淡的忧伤。但是能够一直陪在少主身边三年已经让超群的女孩感到莫大的幸福。只要能够陪在少主身边她就已经心满意足,虽然偶尔会有一丝感伤,但是也只是偶尔而已。 “没有想到这个太子会是这样一个人。”望月鸾羽淡淡道。 “如果你想伤害少主。我第一个把你送进万劫复地地狱!”龙月将冰冷刺骨的村正架在望月鸾羽脖子上冷冷道。 “你认为我能够伤害你的少主吗?”望月鸾羽淡笑道,拨开那把最近愈加妖魅地圣刀,“我想你应该是对他实力最清楚的人吧,我如果想暗算他恐怕现在早就在阿鼻地狱了,他说过在我暗算他的前一刻他会亲手解决我,说实话,我倒是介意成为他亲手杀死的第一个女人。” 龙月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异样的望月鸾羽,跟随叶无道而去。 叶无道抱着杨宁素开车来到西湖畔的雅居大酒店订了一间总统套房,酒店经理在不耐烦地叶无道报出名字后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他面前大献殷勤,惹得酒店大厅保安和招待员猛瞧这个开豪华车却身无分文的英俊素年。在议论纷纷中叶无道跟着停拍马屁的酒店经理来到一间可以饱览西湖风景的奢华套间,让那位知道一点他背景的酒店经理准备两份晚餐后,叶无道将杨宁素放在舒适的大床上,坐在安然酣睡的她身边叶无道轻轻抚摸那张憔悴不堪的容颜,心底泛起浓重的自责。 “似乎从来没有让你幸福过,其实没有资格爱的人不是你,是我。” 叶无道走到阳台上,靠在栏杆斜眼望着远处的阑珊灯火,有一种不真实的缥缈感觉。 “龙月不该自作主张告诉她三年的经历,请少主惩罚!”龙月跪在叶无道身旁忐忑道,当时因为太过气愤便将杨宁素这位少主异常重视的女人说得一文不值,现在想想其实少主的小姨也蛮可怜的。 “算了,起来吧。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这种东西我无法说出口,由你说出来也好。” 叶无道摸了摸龙月的小脑袋,捏了一下龙月的脸颊微笑道:“龙月,是是该给你找个对象了,一天到晚跟在我屁股后面很没有意思吧。” “少主要龙月了吗?”龙月霎时间眼睛通红,精致小脸皱的一塌糊涂。 “傻丫头,谁说我要你了。要是要你,在那次狙击荷兰皇家卫队中就不会背着你逃亡了。” 叶无道拿过龙月手中的那柄妖刀,在月光的映射下似乎隐约有流华,虽然能够和华夏上古神兵媲美,但是比起一般兵器来说已经锋利太多。他没有想到这把被日本视为圣物的村正会认龙月这个丫头为主,过这样也好,用这把认主的村正去杀那些视它为圣物的低等生物算是一个小的黑色幽默了。 “那么龙月是少主的女人吗?”龙月流着眼泪紧张问道。 叶无道愣了一下,笑着将那富有弹性的娇躯搂在怀里,道:“当然是了,否则我可没有那么大方让一个女孩子每天看我洗澡。” 灵竹山庄林家别墅,大厅被一种沉闷的氛围笼罩,林家主要成员都已经到场,除了主持日常事务的林天,还有瘫痪多年的林家家主林宸,新一代继承人核心林朝阳,众多散布全省的林家主要成员都汇聚一堂,可见接下来要宣布的事情肯定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许多知道得知一点内幕的成员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望着角落冷冷不语的夏诗筠,当年的事件虽然没有传开,但是多少大家都有所耳闻,只不过在他们看来现在“高攀”上孔家大少爷的她如今才真的有一点点资本站在这林家大厅。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今天让大家都到杭州是为了商讨关于叶家和我们林家恩怨如何解决,今天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了,因为人家都已经杀到我们家门口了,你们如果想要明哲保身置身事外就等着被各个击破躺大马路吧。至于原因,想必你们心里都清楚。” 说到这里林天朝夏诗筠的方向瞄了一眼,如果不是因为听说在紫云山庄因为这个女人使得叶无道和孔家产生摩擦,代表林家和叶无道在西湖游船上有过“君子协议”的他也不需要劳师动众的把所有人请来准备接下来的暴风雨,他不禁低声咒骂了一句红颜祸水。 “叶家如此咄咄逼人,还真当他们是能够在浙江为所欲为不成!?我就不信强龙斗得过地头蛇,叶家在中国大陆南方除了两家分公司以及台湾、香港的中华区总公司,似乎没有可以直接威胁我们林家的势力吧,难不成他们还能动用杨家的政府资源来挤压我们?”林朝阳的叔叔林毅愤火道,刚刚从国外回来的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家族要如此忌讳叶家,现在的林家虽然远没有鼎盛时期的兴盛,但是也没有三年前的那么狼狈。 “是啊,叔叔,一个叶家继承人而已,值得我们这么兴师动众吗?”沉醉佛教和收藏的林朝阳父亲林正德同样疑惑道。 脸色阴沉的林朝阳终于打破沉默,淡淡道:“知道这个被你们认为是败家子的叶家继承人的几个特殊身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