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惨淡真相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章 惨淡真相

当那个手持鬼魅妖刀的年轻女孩说出“生存”这个字眼的时候杨宁素原本悄然平静的心境再一次掀起波澜,望着散发阴森杀意的漂亮女孩,一种浓重的不安笼罩那颗牵挂在叶无道身上的心,这一段叶无道不想她知道的岁月究竟隐藏着多少惊心动魄? “三年,少主手染鲜血无数,从一个龙组成员都可以轻易杀死百次千次的弱者成长为媲美龙榜高手的超绝强者!如果你不知道我们龙组的实力,我可以满足你那可笑的好奇心,那如此伤害了少主的可恶好奇心!”几乎因为愤火濒临暴走状态边缘的龙月手中修长妖刀在杨宁素耳畔划出一道冰冷的弧线,那道弧线在空中透过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干后便消失不见,杨宁素走近一看赫然发现庞大狙壮的树干已经被硬生生砍成两截,恐怕手指微微推一下这棵大树便会轰然倒下,刚才似乎那把长刀并没有直接与树干接触,这种类似神话的举动让杨宁素一阵愕然。 “也许在家族内部都认为少主是去接受最完美最系统的继承人培训,这么说似乎没有错,但是有很大的偏差,虽然少主在经济政治艺术各个领域都有了质的飞跃,但这些仅仅是这三年生涯的一小部分而已,如同冰山一角!少主必须学会近二十种语言,不是为了经济谈判,而是为了能够在刺杀行动中第一时间获得准确情报;少主必须熟练运用潜艇在内的各项交通工具,为了能够在完成任务后顺利逃脱;少主必须完美掌握包括生化武器在内地各种现在和冷兵器。为了能够运用包括身体在内一切能够杀死敌人的武器!所以当你坐在温馨的咖啡厅享受小资情调的时候,少主在用几个钟头甚至半天一动不动等待狙击地对象,当你在温暖的房间里做着无谓的伤感叹息时,少主在越南丛林过着野人般的冰冷生活,当你怨恨少主不给你打一个电话的时候。少主正在遭受整个梵蒂冈教廷的围剿……呵呵呵,是不是觉得自己在听故事啊?你们这些只知道抱怨自己苦苦等候的可笑女人,都以为无道的成功是必然,为你们的等候而付出而心疼是应该,我真想把你们这些生活在天堂还不满足的女人全部像那些曾经伤害过少主地垃圾一样清理干净,这样少主就不需要在结束死亡游戏后还要为你们而感到愧疚和痛苦!” 眼睛里布满泪水的龙月有些神经质地轻笑,“吴家吴暖月的表现最让我满意,能够特意为少主举办这场用再多钱也搞不出的财富论坛,慕容雪痕表现尚可,虽然三年但是没有任何怨言。至于你嘛,就连那个交往并不很长的韩韵都不如。她即使被少主误解都没有任何抱怨委屈,你倒好,三年中少主思念最多的就是你,也是你伤少主最深的女人,也许在你看来那不过是一时的气话,但是在少主看来那无异于你对他付出地否定!亏得你还是少主如此重视的女人,真是荒唐。” 脸色苍白的杨宁素捂住胸口。强忍住那刻骨铭心的疼痛,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叶无道在三年后见面时送给她的那枚雕刻,这一刻原先并没有如此重视的杨宁素终于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她应该明白他们不是普通的情侣,叶无道也是普通的男人,他们之间注定不可能像一般人那样撒娇怄气,而且因为一时赌气而将最能够刺激叶无道地话说出口后杨宁素除了后悔再没有其他想法,这也是她没有跑远的原因。 “你知道这枚雕塑花费了少主多少心血吗?” 冰冷的龙月一把夺过杨宁素脖子里地那枚雕刻冷笑道:“三年,少主用整整三年的时候去雕琢这枚玉石。我从来认为那么一个男人会有这样重视的女人,也从来不敢认为那样的女人就是像你这般滑稽可笑!在金三角大开杀戒的时候少主在雕,在侥幸逃过教廷神圣武士的闲暇也在雕。在刺杀中东皇室的,光下还是在雕,我真替少主感到不值!” “把它还给我!”杨宁素颓然坐在地上哽咽道,那份在世人面前的坚强被龙月的话语很很击碎。 “你们是不是觉得少主天生就应该被整个世界咒骂和非议,你是不是觉得少主没有完完全全听你的话就觉得不舒服,是不是觉得少主的成功是理所当然?你觉得你配这块玉雕吗?你仔细用你的脑袋想想少主是那种你所谓把心爱女人当万物的人吗,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我觉得你似乎根本就没有爱过少主!”龙月强忍住捏碎那块玉雕的冲动狠狠道,她对这个杨宁素可是没有半点好感,足足三年陪伴在叶无道身边的她最能够感受叶无道的细微变化,虽然刚才叶无道将所有负面情绪都压下,但是她仍然能够知道那番话对今天叶无道的巨大影响。 呆滞的杨宁素朝刚才叶无道那个方向颤颤巍巍的跑去,龙月手中的玉雕她觉得没有资格再戴在脖子里,现在的她只想看看叶无道,仅此而已,看看那对比三年前沧桑深邃了许多的迷人眸子还有没有自己的影子。 和望月鸾羽站在一起的叶无道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电话,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接起,一个熟悉而清脆的声音让有些阴沉的他浮现笑容----“叶无道,意大利教父贝尔拉多普罗文扎诺已经被国际刑警抓获正在审讯中,我想这次卖给意大利警方的这个情报取得了预期的效果,需要痛打落水狗吗?” 在太子党内部唯一敢称呼叶无道真实姓名的也就只有东方冷羽了,叶无道在意大利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和黑手党有过正面冲突,教父贝尔拉多普罗文扎诺,扬言要把黑手党搞得鸡飞狗跳的影子冷锋处以极刑,多次指使手下不计代价的追杀叶无道,所以在意大利没有少吃苦头的叶无道对这个家伙算得上是恨之入骨,这次掌握了这头老狐狸的行踪的太子党情报组织月组便将那份情报高价卖给意大利警方,最后在国际刑警内部颇有关系的叶无道劝说几位要员动用大量人员追捕贝尔拉多普罗文扎诺,当然这份情报叶无道“顺道”无意间泄漏给不少和贝尔拉多普罗文扎诺有过节的家伙,可以说一时间黑道白道都在等着贝尔拉多普罗文扎诺。所以他的落网并没有让叶无道有太大震惊,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进监狱对于这些枭雄来说并不是世界末日,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和人际关系出来并不是没有可能,国际顶尖防御的军事监狱都有大规模的劫狱事件,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好机会稍纵即逝啊,干脆让这个老家伙彻彻底底在苏伦壁监狱终老算了,他活得够久了。是该结束那罪恶的一生去地狱忏悔忏悔了。”叶无道微笑道,斩草不除根可不是他的做事风格,而且那头老狐狸要是能出来太子党就得面对一系列疯狂报复打击了,而且很多事情也不需要贝尔拉多普罗文扎诺出狱就能够完成指示,叶无道现在可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应付庞大的黑手党。 “好的,我会联络几个让意大利黑手党头痛的家伙让他们尽快下手,想要他死的人可以填满那座世界第三监狱了。”东方冷羽淡淡道,与其自己动手远不如借刀杀人来得轻松痛快,“过有消息说那个老家伙已经指派下一任新教父了,这个消息对我们可不利,从抓获贝尔拉多普罗文扎诺的现场加密信件来看应该是被称为‘花花公子’梅西纳马泰罗,属于意大利四大家族中的一员。不过解密过程困难重重,老狐狸一生行事小心谨慎,到底接班人是不是那个自称‘我只靠自己一个人就填满一座公墓’的花花公子梅西纳很难说啊。” “听说那个老家伙的书房有一本放了几十年的《圣经,呵呵,我妨给冷羽提个醒,知道凯撒密码吗,再加上原罪篇三十一,我想以冷羽的智慧应该不难得出答案。”叶无道胸有成竹道,老狐狸你这次就要想活着走出苏伦壁监狱了。 “凯撒密码,原罪三十一。呵呵,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东方冷羽笑道,不知道是在讽刺还是赞赏叶无道,不过能够让她笑的人也就只有叶无道了。 “尚轩那边情况怎么样,这次机会如果不能把握住就可惜了。”叶无道皱眉道。 “意大利的局势本来就在那个家伙的掌握中,他的心思就连我也不敢说看透,希望他不是你的敌人,否则你现在做的就是在给自己挖坟墓,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东方冷羽一想到那双冰冷的银色眸子就有一种彻骨的寒冷,那个家伙和她属于同一类人。 “希望吧。” 叶无道第一次把事情寄托在运气上,强打起精神,冷冷道:“关于太子党的‘击清计划’可以开始了,虽然可能将一切都毁掉,但是这个赌博我不得不赌。” 东方冷羽明显顿了一下,淡淡道:“放心,我不会让太子党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