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禁忌恋情(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七章 禁忌恋情(中)

天下西湖三十六,最好是杭州。 虽然在叶无道看来杭州被誉为“古今难画亦难诗”有些过了,但是那个白老头那句脍炙人口的“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西湖”倒是熨贴的很。漫步白堤走过断桥,能够让这么多文人骚客皇族草民对这一滩水汽如此迷恋,西湖足以骄傲,暖风已经熏得游人醉七八百个年头,还不知道要醉倒多少人才肯罢休。 西湖,游过一次就够了,留下如锦似缎般柔顺的记忆,就可以回忆一生了。 叶无道自然是给第一次来浙江的杨宁素当免费的寻游,反正关于西湖和杭州的诗词他可以信手拈来,他可以对着湖中其实并不艳丽的荷花把杨万里那首堪称千古绝唱的咏荷诗“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倒背着迷糊杨宁素,最后才在杨宁素的“严刑逼供”下用正常的顺序朗诵出来,害得“恼羞成怒”的杨宁素在西湖畔上追杀火上浇油大喊“谋杀亲夫”的叶无道几十米,惹得游人诧异不止。 最后被杨宁素威胁的他只能停下来被拧耳朵,还要赶紧用“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般香。恰似汉殿三千女,半是浓妆半淡妆”来讨好气鼓鼓的大美人,跑得娇喘吁吁的杨宁素坐在西湖边一个茶馆的竹椅上,瞪了一眼不停用诗词拍十分文雅马屁的叶无道,用审问地语气道:“是不是背着小姨天天用诗词曲赋骗女孩啊?” 看见叶无道一脸委屈的怨妇模样。杨宁素噗嗤一笑,敲了叶无道一下脑袋道:“这次就暂且饶了你!要不是明月和我说你的学青的表现还算老实,今天非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姨真卑鄙,竟然在我身边安插奸细!”叶无道抗议道。心想幸好明月这小妮子一心向着自己,否则今天就有地罪受了 “我想明月那丫头就算你干了一整筐的坏事也不会向我告密吧,你担心什么!我看你是有恃无恐的在那里沾花惹草胡作非为,早知道就不让你跑到脂粉气这么浓的杭州了,乖乖的呆在本省看你怎么蹦跳!”杨宁素瞪了一眼渐渐把手移上她大腿的叶无道,脸颊不由自主浮上红晕的她在确定周围没有人注意后才舒了一口气,握住那只悄悄掀起她裙角的安禄山之爪。 “无道,你现在是不是从不插手过问神话集团的事务?”杨宁素任由叶无道玩弄她的手指略微皱眉道。 “有问题?我想有陈影陵坐镇神话集团应该没有问题吧,而且几个主要项目也都是由我一手审批才能通过上马,天地娱乐公司地《铁骑》、蔡羽绾的杭州酒店投资、还有那个中国饮食精髓快餐化和千岛湖休闲房产投资都是我经过慎重考虑地。”叶无道没有得寸进尺的“侵犯”杨宁素。握着那双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手放在手心摩挲。 “没有大的问题,我是怕你的投资项目太多你没有足够的精力一一顾及。虽然说投资的一般法则是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竹篮子里,但是当你把鸡蛋放到太多地竹篮同样也会产生资金难以有效汇拢、导致资金链脆弱等一系列问题,稍有不慎就会一败涂地,我相信你知道现在有不少人对神话集团虎视眈眈,毕竟树大招风,太子党和叶杨两家树敌都少,现在可是‘四面埋伏八方受敌’的尴尬局面啊。亏得你这么悠闲自在!”杨宁素越说越火狠狠在叶无道大腿上拧了一把,想想自己为了神话集团四处奔走收集情报整理资料,这个家伙却在温柔乡里和别的女人“鬼混”,想到这里杨宁素禁委屈的眼角湿润起来。[] 叶无道一看情势不对赶紧楼过感到莫大委屈的杨字素,安慰道:“小姨你其实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的神话集团并非像外界所认为的那般脆弱,无道还有不少张底牌没有打出来,而且无道向来习惯险中求胜。这么多年来也积累不少的经验,也许在小姨眼中无道现在四面楚歌形势不容乐观,但是无道绝对不会输!” “我不是对无道的能力有所怀疑。只是有些担心罢了。”杨宁素稍稍放心叹了一口气,整个省谁会相信那么坚强地一个女人会如此多愁善感?!爱情这样东西人类研究了几百万年,到头来还是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草草了事,这使得无数男女深陷其中不可自拔,至于爱情是使历史前进还是倒退就不得而知了。 杨宁素似乎想到了什么,那对凝聚太多感情的眸子含着戏虐的笑意道:“这次来浙江与淳安县洽谈千岛湖休闲房产项目地就是你的美女秘书哦。” 叶无道没好气道:“管我什么事!” 杨宁素捂着嘴巴娇笑望着郁闷的叶无道,道:“我还以为无道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呢,没有想到还没有得逞啊!?” 叶无道眨了一下眼睛,耸耸肩无所谓道:“既然小姨这么迫切要求无道‘红杏出墙’,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去追求那个我不喜欢人家也不喜欢我的美女秘书了。” 叶无道当然知道被媒体大肆渲染的神话集团目前的处境并非四平八稳一帆风顺,虽然风云企业暂时没有动静,但是叶无道清楚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现在的神话集团还没有主动求战的资本,只能够在被动应战中发挥管理智慧和经营手段,有和李凌锋数度交锋的陈影陵在大本营是叶无道最大的定心丸,而且他也说过他还有几张底牌没有打出来。 陪着杨宁素坐在背对雷峰塔的一座临水凉亭内,杨宁素温顺的把头靠在叶无道的肩膀上,望着背后夕阳中的雷峰塔怔怔出神,许久才吐出一句话:“她比我等的还要久呢。” 叶无道抚摸着杨宁素的青丝微笑道:“如果我们结婚的话宁素最想去哪里度蜜月?” 曾经花花公子叶无道扬言永远不要婚姻,这也曾经是让慕容雪痕最无奈的地方,但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叶无道终于有了改变,原先厌恶婚姻是因为怕没有足够的实力承担责任,今天的他已经可以完全依靠自己保护自己的女人。所以结婚这个原本被列为十大最不可思议词汇从叶无道的字典里删除,退出了历史舞台。 不喜欢承诺的他已经许诺会在梵蒂冈这个世界上最神圣的地方举行他们的婚礼----虽然整个教廷都在寻找他。每一个女人都有一座不同的城市蕴含她的味道,比如慕容雪痕就像是音乐之都维也纳,韩韵就有南京古都的味道,而蔡羽绾则是妩媚精致的苏州。 叶无道希望能够在奥比都斯进行他们的度假,因为坐落于葡萄牙北部的奥比都斯古城被誉为的“去过那儿之后你会情不自禁地做上几行诗”的“婚礼之城”,是葡萄牙国王唐狄尼斯在十三世纪送给王后唐娜依莎贝尔的结婚礼物,从此被称为“婚礼之城”。也因此被称为葡萄牙人,甚至全世界的情侣都纷纷把奥比都斯作为婚姻的起点。把这座安静祥和的古城作为和暖月这个丫头的爱情见证者再合适不过了。 “我想去普罗旺斯,一个薰衣草的紫色国度,充满远行和守候的地方。” 杨宁素痴迷道,握住叶无道的手放在腿上仔细看着掌纹,“传说一位少女遇到一位青年,相爱的两人因为家人的反对使少女选择和自己深爱的人私奔到一个开满玫瑰的地方,临行前少女按照老奶奶的方法把大把的薰衣草抛向青年检验是否真心,紫烟升起青年消失,只留下一句其实我就是你远行的心。” 叶无道本来想和杨宁素在这里接吻,但是周围注视的人实在是让他这个脸皮足以媲美大气层的家伙都没有那个勇气,迫不得已的他只好转移阵地,心怀鬼胎的拉着知道他不怀好意的杨宁素来到一张僻静的石凳,坐在贼笑不已的叶无道身边,杨宁素害羞的低下头。 “宁素,想我了没?”叶无道捏起杨宁素精致的下巴暧昧道。 杨宁素嗯了一声便主动依偎在叶无道的怀里,叶无道的一只手老早就不老实的将她水嫩长裙向他这个方向撩起,当叶无道看到穿着黑色典雅高跟凉鞋的杨宁素小腿和脚那完美的曲线时,**蓦然上升,因为那双脚的曲线实在太过诱人,当设计师开始尝试把“裸露”凉鞋与高跟鞋结合,成为优雅的晚宴高跟凉鞋,女人便又多了一样诱惑男人犯罪的武器,叶无道在习惯这身打扮的杨宁素的清纯的时候突然遭这种遇含蓄的妩媚,加上日夜的思念怎么可能不疯狂! 疯狂亲吻杨宁素嘴唇的叶无道干脆把粉颊通红的她抱在大腿上,一只手解开杨宁素上衣的一颗扣子,然后熟能生巧的探入握住丰满雪丸的上部,另一只手托住杨宁素的臀部时轻时重的揉捏。坐在叶无道身上没有精力在意是否有人偷窥的杨宁素双手无力的环住他的脖子,低头在叶无道耳畔腻声道:“小姨今天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