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禁忌恋情(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禁忌恋情(上)

后人评价最具争议人物叶无道最大也是唯一的共性就是没有道德禁锢----一切随我!这一点是叶无道成为人上人的保证才是最让那些清高卫道士诟病的地方,仿佛他天生就是为了打破现有制度和常规思维而存在,当他一次次撕破道德虚伪的面纱和肮脏的面具整个世界那些彻底的坏人都在默默崇拜着这位“走自己的路让所有人呻吟去吧”的神话色彩人物! 叶无道早就知道杨宁素不是他的亲生小姨,其实这个杨家每一位成员都清楚,但是每一个人对她都要超过真正拥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要疼爱。杨宁素的亲生父亲是一位杨望真的忘年交,两人曾经在越南战场上一同艰苦作战,后来在一次暗杀事件中为了保护杨望真而牺牲,而杨宁素的亲生母亲在生杨宁素的时候也因难产而死。所以没有谁愿意坚强成长的杨宁素受到一点伤害,为此杨家曾经和一位中央政治局常委有过激烈冲突,至今还没有解开恩怨。 对待杨宁素,叶无道除了男女之间的爱情,和杨宁素对他一样交织着太多无以言表的复杂感情。不过叶无道知道这一辈子只有他才能够保护这位外表坚强其实心最柔软的小姨,也只有他能够被小姨接受保护,两人就像是有着最执著的约定般守候着对方。 叶无道走到越来越喜欢流泪的杨宁素面前,用手指轻柔地将泪水擦拭。然后很很抱住那消瘦的身躯,感受那股再熟悉不过的气息,“把小姨一个人丢在广东省无道很抱歉。” 杨宁素嗯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只是用略微单薄的脸颊摩挲叶无道地下巴。能够这样被自己唯一深爱唯一能够爱上的男人紧紧抱着真的很幸福,那些漫漫长夜的相思和几个月的分离似乎都得到了最大的回报。 “宁素,你瘦了。” 千言万语到了嘴边竟然再没有说出口的气,叶无道只能够捧着那张不再玉润的容颜心疼道,一个终日饱受相思煎熬用工作来麻痹自己的女人怎么可能动人?! “是不是不漂亮了?”杨宁素担心道,虽然清楚叶无道不会计较自己的相貌,但是那个蔡羽绾以及学校里地上官明月都让她有一种压力,叶无道身边的美女都是气质上佳地极品,她可想被誉为气质主持人的自己被比下去。 “在无道这里养几天就会比以前更漂亮了, 嘿嘿。其实今天小姨很像真正的女大学生哦。特别有女人味!”叶无道搂着杨宁素的腰一脸坏笑,这样的女人要是一直这么被自己“间接虐待”那和辣手摧花有什么区别? “真怀念学生时代呢。虽然没有太多朋友,但是没有这么多东西需要考虑。”杨宁素有些迷茫道,她在读书的时候因为太出众加上超出同龄人太多的智慧使她几乎没有什么玩伴,一直到工作这种情况也没有太大地改变,所以虽然认识无数的名流但是她的交际圈子其实很小很小,这也使她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叶无道身上。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有无道站在你前面。谁要是敢伤害小姨我就让他彻底闭上嘴巴!”叶无道注视着那对闪烁智慧光芒的眸子坚定道。 叶无道得知有一群混混在公圆想对杨宁素非礼后,那群本来会因为内伤迟几天死的家伙全部神秘消失,连尸体都找到了。 “肚子饿了,你这个东道主是不是应该请客啊?”脸阴霾一扫而光的杨字素挽着叶无道的手小女人撒娇道。 “吃完了就带小姨逛西湖,然后……”叶无道凝视着杨宁素那格外诱人的胸部坏笑道,惹得杨宁素拧着他耳朵不肯放开。 杨宁素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一直是那种穿着极为得体、优雅、知性地职业装,配精致的淡妆,在整个广东省就是职业女性穿着的参照,被无数原本已经对感情失去幻想地中年男人疯狂着迷。但是今天的杨宁素却别有风味。淡紫色雪纺纱低领上衣配休闲的水嫩长裙使得本就动人的她有一股难得清纯气质,虽然已经工作多年,但是在这个校圆并不显得突兀。 牵着杨宁素的手两人在浙大校圆漫步。杨宁素这位省花的出现马上引起一股小的冲动,一个已经见证叶无道相继和苏惜水、上官明月、韩韵和范虞艺在一起的男生抱着一棵树暗自饮泣,一边的同伴叹息着知道安慰自己还是安慰他:“有啥好伤心的,大不了回寝室看《极品公子》把自己当作叶无道!想要啥样的女人没有啊,想开一点,面包会有的黄油会有的,所以女人也是会有的。” 叶无道当然不会傻到带着杨宁素去水晶宫大酒店----虽然他现在身无分文,他没钱有钱的人可不少,他让独孤皇岈开着那辆刚刚搞到手的限量版蓝色玛莎拉蒂来浙江大学门口等他,在和杨宁素坐上车后就把这个英国伯爵晾在了青门口开车扬长而去,无奈的独孤皇岈只好沦落到打的回他下榻凯悦大酒店的地步。而杨宁素也只好跟着霸道的叶无道离开校圆,她的那辆奔驰也只能是孤苦伶仃的呆在浙大校门口了。 在和杨宁素在西湖畔一家不算大却颇典雅的酒楼吃完晚饭后,叶无道就拉着杨宁素在西湖边上散步,这个时候西湖边上乘凉的人实在不算少,有些地段完全可以用拥挤来形容,簇动的人头使得西湖畔的景致失去不少雅致之意,叶无道虽然喜欢沿着西湖边缘行走,但是一些人多的地方还是选择放弃绕道而行。 在经过水波亭的时候一对已近暮年的老年夫妻要求杨宁素帮他们拍照,杨宁素望着那对镜头里苍老脸庞洋溢着灿烂笑容的老人,微笑着让他们稍微靠紧的她悄悄流泪,这个时候叶无道从后面环住她的腰,在她耳畔柔声道:“等宁素老的时候,我们一起天天散步,要是宁素走不动了,那就让无道来背。” 杨宁素使劲点头的时候愈加坚定了内心的那个想法,泪脸浮现一抹叶无道没有看到的动人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