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姨来访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姨来访

叶无道躺在草地上仰望着刺眼的眼光,但是像一般人很快会受不了阳光的照射,叶无道直勾勾的欣赏那轮炎日,有着淡然的诡秘,弯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自言自语道:“知道小姨会给我一个什么惊喜。” 慕容雪痕现在正紧锣密鼓的进行专辑采景和制作,拥有空灵完美的《天籁、哀怨缠绵的《千年、悲壮昂扬的《金戈铁马以及惹人心颤的《轮回等一系列优美钢琴曲和几首小提界曲的这张专辑,被众多业内人士誉为超越巅峰的作品集和,人们没有理由怀疑这张专辑的可怕销量,因为任何一首单独拿出来都是足以让少音乐家汗颜的作品,当这些完全由慕容雪痕独自谱写演奏的作品同时出现在一张专辑里,用一个慕容雪痕的崇拜者来说就是“整个世界都疯了,。 在叶家的良性运作下慕容雪痕将会在第二年进行第二次全球巡回演出,这一次的时间密度更紧地域跨度更大,上次演出地点都在欧美、亚洲和澳洲的大城市,这一次将在除南极洲外所有的大洲进行演出,而且在中小城市也有演奏,怪不得兴奋的媒体都称叶正凌这只商界银狐又要笑得合不拢嘴了。这期间有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慕容雪痕那把曾经陪着叶无道一起买的小提琴被工作人员不小心摔坏,几乎让慕容雪痕直接拒绝接下来的一切工作事宜,没有办法地叶正凌只好搬出叶无道才把事情解决。至于叶无道怎么说服难得发脾气的慕容雪痕就是一个谜了。 经过紫云山庄的财富论坛后叶无道内心对吴暖月的思念与日俱增,这个一心牵挂自己地傻丫头经过了三年的等待依旧是那般痴心,这次财富论坛其实便是她向家族提议举办的,只过在最后时刻她无法亲临罢了。何家在经济领域的控制能力要在叶无道所在叶家和那位国时期四大家之后的大公子的家世高出许多。所以当夏诗筠让他小心的时候叶无道其实很想笑,现在还有人仅仅凭借经济实力就能让他败得体无完肤?而作为独女的吴暖月在何家更是很早就踏入商界进行磨练,这次何家给叶无道的考验并非儿戏,如果叶无道通不过,结局就是即使叶无道和吴暖月彻底绝缘古板的家族会议似乎忘记了吴暖月地想法。 蔡羽绾现在已经将水晶宫大酒店成功推销给整个浙江,外界名流、政客、娱乐体育明星都会首选水晶宫为下榻地点,这和方天意,柳婳的凭借自身巨大影视界影响大力宣传和近期中国青年近卫军在杭州地“征战”有最直接关系,蔡羽绾现在就等明天中日素年军中国获胜后在水晶宫酒店就会马上召开庆功会当然前提是强大的中青队不会大意失荆州,隆吉商会果然很快就将那块价格不菲的地皮转到神话集团产下,这样一来蔡羽绾除了已经在经营的水晶宫酒店。在杭州将会在一年内陆续拥有建国路和西湖畔上的两家五星级大酒店,而且叶无道清楚蔡羽绾还瞒着自己偷偷进行相关项目的投资和行动。对蔡羽绾经营能力完全放心的叶无道只需要等着惊喜就行了,这个时候插手反而会让蔡羽绾有所顾忌。 据说上官明月地那件代表浙江大学的作品已经在本届荷兰百合杯世界青年建筑大赛上获得金色百合大奖,这也是整个亚洲区历年来的最高的奖项,也是唯一荣获这个奖项的女性!浙江大学出人意料的一举成名,原本他们以为能够在世界四大建筑大赛中被誉为“挖掘最具潜力的天才建筑家”百合杯获得奖项就已经是圆满完成任务,毕竟能够在中国那么多大学和众多极富创意的青年才俊脱颖而出就已经是很大的成绩,但是让所有人震惊地是这个年轻美女拿出了让那群以苛刻出名的评委一致好评的作品。因此浙江大学地建筑学院马上被世界熟知,太多的人都在讨论这个智慧与美丽并存的女孩,尤其是被媒体刻意渲染后马上掀起了一股“明月热”。 当一位荷兰老评委在颁奖的时候问上官明月这件作品灵感来自什么的时候,捧着奖杯的上官明月平静回答道:“这是我为自己爱的人设计的,未来我最被历史记住的建筑一定是我和他的家!如果有这个可能的话。” 只过这段话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被中国媒体报道,过自从慕容雪痕在音乐领域的突破使得每一个中国人都希望又一个中国女孩能够成为全世界的宠儿,所以上官明月真正的从那个被叶无道亲手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蜕变成为了公主! 以后世界上所有男人在滚瓜烂熟的背诵偶像叶无道这绚烂一生的时候总会有这个家伙实在是有惊人的眼光,能够挖掘女人的深层次魅力。 “果然像小姨说的那样世界上除了感情最实质的就是利益的交换,吴家。你难道真以为我是在窥视你的家产吗?!”叶无道摘下那只吴暖月曾经摔过的手表放在阳光底下,三年多时间,它见证过太多事件了。因为每一次精确到秒的行动龙组都是以这只手表为标准,它见证过自己第一次杀人,见证自己怎样在乱军中杀出一条血路,见证自己由一个不被世人看好的败家子成长为真正的枭雄。 这个时候叶无道的手机突然响起,正在遐想的叶无道突然被这个熟悉的铃声打断,每一个女人叶无道都会设置一种铃声,《godisagier》这个铃声是小姨的,接起电话有些急促的声音马上传来,“无道,有没有想我啊?” “假如太平洋的水可以倒入我们家的鱼缸我就不想,太平洋的水可以倒入我们家的鱼缸吗?不可以,所以我想。假如土星的光环能成为我们的结婚戒指我就不想,土星的光环能够成为我们的结婚戒指吗?不可以,所以我想。”叶无道没正经的笑道,一想到这个伴随自己成长的亲人就会有一种温馨的感觉,那是经过岁月温润才沉淀出来的感情,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感情却不是一般亲人所能比拟。 “就不知道正经,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那么一个好姐夫,就有你这么一个玩世恭的恶习!真知道姐姐的严肃基因怎么就没有在你身上体现出一点点来。”杨宁素无奈道,很多时候她都不知道这个轻佻的面具是不是就是叶无道游戏人生的本质,小的时候她还可以完全看透叶无道,现在她发现她越来越不懂叶无道,这让她有挥之去的不安。 军人世家的杨家和商人世家的叶家还真是两个极端,一个从骨子里透出正直正义,一个缺是彻底的计算设计,作为两个家族的综合体叶无道似乎很轻松的就将前者扔进厕所了,看来从小就将叶无道送到叶正凌那里去果然不是一个怎么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的举措,不过世界倒是因此而“丰富多彩”了许多。 “宁素,我很想你。” 叶无道脸上的轻浮渐渐被浓重的伤感和真诚覆盖,那对迷人的眸子散发醉人的温柔,还有什么比一个花花公子偶然流露的真情更让女人感动? 感受到叶无道真诚的杨宁素没有说话,似乎是想回味这在一般情人眼中也许再泛滥不过但是对他们来说却别具深意的情话。 “我不在的时候不要忘记多喝开水,每次喝的时候都不要太快,虽然工作紧张,但是不在乎那么点时间;以后每次鞋带掉开的时候都不要忘了我教你的那种系法……如果想我会让伤心会流泪,那就少点思念,在看到我的时候再把思念和眼泪偷偷拿出来还给我。” 电话那头的杨宁素哽咽道:“如果我现在站在你背后,你会抱抱我吗?” 叶无道仰头似乎是想忍住一些东西,放下电话缓缓起身,转身望着那张泪流满面的憔悴容颜,仿佛那是前世的约定。 小姨,我是真的想你。 因为思念,所以让将要与整个世界为敌的我有这份感恩和平静的心境。 宁素,知道吗?拥有十多亿信徒的梵蒂冈教廷,几乎凌驾于国家政府的意大利黑手党,日本山口组,古老的神秘地下王国龙帮,充斥看个金三角,无数的政客名流商业财阀以及他们雇佣的杀手都在与你的男人为敌。 这一切,只因为你那一句话----权势就是男人最好的外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