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悍然一战(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四章 悍然一战(下)

就在陈道陵想斥责少年不懂规矩的时候老人发现自己绝对不弱的徒弟竟然被那名神秘青年用一组紧接一组的恐怖组合拳逼得无路可退,不光是从速度、角度还是力度上自己的徒弟都是处于绝对的劣势,同于刚才在擂台上那股道家流派不惹尘埃的飘遥,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致命的杀招,加上少年的实战经验不足,顿时险象环生几乎有生命危险。但是修身养性了一甲子的陈道陵依旧没有出手,他知道这不仅事关少年的名声问题,而且也是少年成长的必经之路,没有挫折,再有天赋的武学天才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璞玉没有足够的雕琢会成为第二块和氏璧。 叶无道略微诧异这个少年的顽强和天赋,能够在自己一般状态下五成实力攻击下立于败说明是和山门五卫这位忍术宗师处于一个等级了,加上应该是措手及和实战经验缺乏的缘故制约真实水平的发挥,这个少年肯定要超过日本忍术排名第七的高手山门五卫! 当年萧破军和他这般大的时候似乎远没有这个水准,这么看来这个少年的武学才华有挑战自己的可能,过少年有一旁老人那样的高手指导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威胁到我的女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等你十年二十年来挑战自己,过话说回来亲手扼杀一个天才确实是一件满惬意的事情。 在叶无道连续闪电般使出龙爪手、唐家弹腿、洪拳等五花八门让人应接暇地独门招式后,顽强的少年在手忙脚乱间被叶无道卡住了脖子。狠狠瞪着可以轻易杀死自己的叶无道,高傲的少年冷冷道:“我劝你今天最好能杀死我,否则下次就是我站在你地头顶俯视你了!” “是个天才,不过……” 叶无道微笑道。灿烂的笑容几乎让所有人以为他会就此作罢,但是叶无道却突然用力将少年提在空中,随着力道的加强,倔强少年的脸色越来越差,“不过我不喜欢一个失败的废物这么和我说话!” “得饶人处且饶人。” 不得不出手的老人摇着头瞬间“走”到叶无道面前,轻缓伸出那只干枯削瘦的手。 其实一直分心注意老人的叶无道随手丢开那个奄奄一息的少年,本能的用太极推手想要避开老人地这个动作,但是让叶无道警觉的是老人地手竟然同样粘住了自己,两人都在瞬间展开真正的推手精髓。 “好一个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不错,不错!”老人在叶无道顺利将他轻描淡写的那一手卸去后大为赞赏道。他已经对叶无道的实力有了初步的真实了解。 “人不知我,我独知人。神以知来。智以藏。年轻人,领悟这两句话后我就可以放心的把身上的担子交给你了。” 老人背起少年渐渐远去,但是苍老地声音却越来越清晰。 叶无道望着那矮小却异常威严的背影,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这样的高手在中国屈指可数,而精通太急的更是凤毛麟角,这么一筛选这位老人的身份也就很容易得出来了----太极陈家上任家主陈道陵!也是叶无道在龙榜十大高手中除了青龙萧易辰外最想挑战的人。因为随着对太极研究的加深一些迷惑也随之而来。 就像老人临走画龙点睛的那句话----“人不知我,我独知人。神以知来,智以藏”就一直是叶无道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之一。倒不是不懂其中地意思,而是能够真正领悟其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玄妙!“人知我,我独知人”是说绝对不许对方借力的意思,是推手最根源地东西,而“神以知来,智以藏”则是推手极烂熟后的境界。 可以说刚才和萧破军的那场比赛叶无道就是仅仅用太极推手打败了强悍的萧破军,推手重在锻炼触觉。也就是所谓的听劲,利用于指罗纹探听对方的动作的意向和劲路,而我处处意在敌先。使对方来及防备。神就是利用手上的神经,探知对方的来势,然后隐藏自己的攻势,这样便到了人不知我我独知人的境界。 听上去似乎有些像玄幻小说,但这却是真实的存在!叶无道断定那个中国拳术界泰斗老人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看来接下来还得好好钻研一下那个臭老道留下的破书才行,否则固步自封在逆水行舟进则退的武道修为上就是最大的 在送李暮夕回家并且和小太保许浩川到水晶宫大酒店经过几个钟头的详谈后,叶无道对中国南方黑道格局有了更大的野心,这个中国南方当然是包括台湾、香港和澳门的南方。正如许浩川所说台湾已成为日本海外吸金的重要基地,两地黑帮联手进行贩毒、军火走私,经营地下钱庄从事非法洗钱,这些事情为什么不能交给中国大陆来做而是拱手将大把的钱送给小日本? 许浩川耐心地给叶无道画出了一幅台湾黑帮分布的地图,台湾各地的黑社会大小帮派近千个,仅台北一地就有一百多个,高雄也有百个。台北竹联帮、四海帮和牛埔帮;台中的大湖帮、十三兄弟帮,高雄的七贤帮、西北帮、十二煞星帮,桃圆的铁鹰帮等。这些帮派组织有的以特定地区或固定地点为地盘,凝聚力较强,易被外来力量攻破;有是则是社团型活动范围受地域限制,组织不稳定,流动性大进攻破坏性也强。 现在的台湾黑帮已经再是铁板一块,原本应该对太子党有极大威胁的台湾黑道此刻反倒让太子党有机可趁,许浩川建议先把目标放在那些流动性比较强的社团上,随后向叶无道提出了一系列缜密的具体措施,建议的可行性禁让叶无道刮目相看,比如他让叶无道先去拉拢政府高层官员,然后给与清理整个台湾黑帮使其成为政府的工具的承诺,而叶无道就成为政府“管理”所有黑帮的幕后代言人,不过叶无道也清楚许浩川的言外之意,台湾政府怎么能答应一个大陆人来做台湾黑帮的管理者,所以叶无道只能和他----忠天堂堂主许浩川合作! 介于许浩川的才华和太子党对军火等资源的需求,叶无道并没有计较许浩川的小滑头,合作事项谈论得相当顺利,其实当双方都是聪明人的时候,加上足够的诚意,对话总会简单很多。 水晶宫大酒店特意给拓本道哉和许浩川准备了总统套房,在得知那位妩媚入骨的酒店董事长就是叶无道的女人后,两人是又羡慕又嫉妒。 “无道,今天晚上你会回学校吗?”满脸期待的蔡羽绾望着一脸坏笑的叶无道,虽然最近酒店的事物让她忙得焦头烂额,但是总会不经意间想到这个坏人。 “我又不是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我可是恨不得躺在羽绾的温柔乡永远要起来啊!谁让羽绾的胸部是那么那么的柔软滑嫩呢’,叶无道陪着蔡羽绾走在富丽堂皇的走廊,搂着这位与小姨齐名的大美女的小蛮腰,嘴角悬挂着满足的笑意。有一个人如此惦记着,真好。 “干什么啊你?!”被叶无道强行从领口伸进她衣服的蔡羽绾小声惊呼道。 “和老婆亲热呗!”叶无道抱住那柔软的身躯赖皮笑道,双手不老实的在蔡羽绾曼妙的曲线上肆意游走,丝毫没有这里是公共场合的觉悟。 “这里是走廊,会有人经过的!”粉颊红润的蔡羽绾娇羞道,双手死死按住那只停留在她酥胸的坏手。 “我先离开一下,帮老公准备好洗澡水,我要和羽绾洗鸳鸯浴!” 叶无道伸出手在蔡羽绾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转身走开的他和一个差一点就撞见那激情一幕的房客擦肩而过,恨得挖个地洞蔡羽绾拼命逃回自己的房间,在平静下来后满心甜蜜的给叶无道放水。 离开的叶无道与萧破军来到酒店的空旷天台,叶无道仰望着那深邃的星空,淡淡道:“破军,你想变得更强吗?” “想,我要成为太子党的先锋,撕开一切阻碍太子前进的障碍,哪怕是面对所谓的龙榜高手也没有任何退缩!”萧破军坚定道,他这条命在叶无道救了他姐姐后就已经是属于叶无道了。 叶无道淡淡道:“我送你去一个地方,给你一年时间,希望你能够活着回来。” 随后一年内,南方第一战将萧破军在与太子一战后彻底消失,各种说法都有流传,有说不败记录被破的萧破军含恨而走,离开太子党加入了龙帮,有说是因为萧破军功高震主而被太子杀掉……但是太子党内部所有人都同时在外界的众说纷纭中保持了最大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