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悍然一战(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三章 悍然一战(中)

立身中正宁和,支撑八面,行如九珠,大道如水。 叶无道饶有兴趣的在连绵攻势下向大家展示太极拳的精髓,轻灵而软弱,最后在萧破军由虎拳转换为龙拳的一个细微空当,叶无道由腰腹蓦然发劲,经脊背带动大小臂旋转,贯达手指,左手以里缠丝由臂向里转小指扣住萧破军手腕,右手外缠丝由臂向外转大指扣劲,将萧破军整只手臂缠住,最后一个类似斗转星移的手法抱圆将萧破军硬是从平地甩向空中。 在空中的萧破军突然发现那只被叶无道粘带的手臂已经麻木毫无知觉,这让他有些茫然失措。远处的陈道陵知道太极是画圆的中心点,而刚才萧破军的那只手臂就成为那个圆的“太极”,向外半弧为阳,向内半弧为阴,阳的作用为粘为攻,阴的作用为走为守,在阴阳攻守间叶无道已经灌注了足够的力道气劲让萧破军的这只手脱臼。hsd~<jl 当萧破军因为那只手臂缘故有些不怎么稳当落地的时候,叶无道已经凭借诡异的步法逼近,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手法猛然将萧破军推开,这次比上次更加迅猛,很多刚才被撞得晕晕乎乎的人都吓破了胆,要是被殃及池鱼被人送到医院就糗大了。 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的是在把萧破军用玄妙太极推手推出老远后,淡泊宁静的叶无道微微一笑,大步迈前在萧破军身体就要飞离擂台的刹那将那庞大地身躯拉回擂台,萧破军的身体在太极圆转的作用下转了一圈才停下。叶无道的右手在他停下地瞬间已经帮他脱臼的手接上。 一气呵成,如同太极一般圆融。 在几乎要刺破耳膜的狂呼喝彩声中叶无道和萧破军走下擂台,被当作神一般存在的叶无道拉着一脸崇拜的李暮夕走出地下拳场,身后紧跟着萧破军、拓本道哉和那名青年。就当一些疯狂的崇拜者和仰慕者想要接近太子的时候,一名手持短刀面罩寒霜的神秘女子诡秘闪现门口,马上将那些想涌到叶无道身边的人流拦住,因为那把红雪左文字已经冰冷出鞘。 陈道陵见到望月鸾羽的那把精致短刀后微微皱眉,那名少年挑了一下眉头。 骚动地人群终于在望月鸾羽消失后稍微冷静了一些,开始激动不已的谈论这场比赛,一时间唾沫横飞,兴高采烈地观众陷入极度的崇拜中去。 “太子远没有使出真正实力。”这便是萧破军对后来被看个中国议论的这场战斗的唯一评价! 叶无道一行人来到一间酒吧,李暮夕乖巧听话的躺在叶无道怀抱,萧破军则肃立叶无道身后。脑海中回忆刚才那一战的每一个细节。拓本道哉忙着介绍身边的青年,“太子。他就是现在忠天堂地新堂主,许浩川,台湾十三小太保之首,也是台湾黑道‘最后仲裁者’许清海的干儿子。” “十三太保”就是台北警方锁定的象名黑道首恶分子,这人都和号称台湾黑道“最后仲裁者”的许清海也就是这名青年的义父有密切关系。而十三小太保就是最近几年比较出名的黑道青年一代佼佼者,既然能够坐上十三小太保之首这么看来许浩川应该不会差不到哪里去,毕竟台湾黑道一般成员的素质要远比大陆的高。 “我这次来大陆就是为了寻求和太子党合作的机会。” 许浩川正色道。“自从义父过世后整个台湾黑道便一片混乱,原本脆弱地平衡相继打破,我不想义父一手组建的忠天堂毁在我的手里!” “我们找一个地方详谈。” 叶无道当然知道许清海这个亚洲枭雄,他没有想到这个青年还有这种背景,看来这步棋得重新考虑了。因为他现在最需要地不是钱,而是军火! 台湾黑社会拥有数目庞大的枪支弹药,一般传闻是说这些枪支足可以武装两个旅,武器装备比台湾警察的武器还要精良,这在一般人眼中属于惊世骇俗的内容在叶无道看来十分正常。因为台湾台湾不少政经界知名人物本身就是黑社会成员,黑金政治使得台湾黑帮拥有比大陆更多的特权和优势。这一点是大陆所不具备的优势,大陆对于黑帮的打击力度一年比一年加大。不管是否卓有成效,每年大陆总有一批帮派倒下。所以台湾获得军火的途径要远远多于大陆,气焰也远比大陆黑帮嚣张,太子党虽然掌握了斧头帮原先的军火路线,并且在紫云山庄和云南土皇帝有了一定的交情,但是要想与巨大的龙帮较量,这么一点资本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这许浩川还真是太子党的一场及时雨啊! 在走出酒吧的时候,叶无道发现那个在地下拳场就让他注意的老人带着一个健朗少年站在他们面前,老人的出尘道家宁静气息和少年的杀意盎然形成强烈的对比。身后的萧破军准备上前出手,叶无道挥手制止,这个老人有着能让他也不敢丝毫轻视的强大实力。 少年二话不说便朝叶无道展开进攻,李暮夕吓得躲进叶无道怀抱,还牵着李暮夕的叶无道眼神瞬间冰冷,几个神秘鬼魅的瞬步与少年拉开距离,捏了一下李暮夕的小脸蛋,柔声道:“别怕,我帮你教训他。” 因为慕容雪痕,他这个太子党的绝对领袖不惜与庞大的山口组为敌,与日本黑道皇子英式弈短兵相接。 因为柳婳,他在西湖畔将三菱财阀拓本家族二公子的一只手永远留在了杭州。 因为蔡羽绾,整个青狼帮在一夜之间一百五十多人全部成为灰烬。 所以,太子的逆麟绝对不要碰!这一点已经俨然成为中国黑帮的潜规则之一。 让萧破军保护受惊的李暮夕,叶无道一只手格挡住少年如影随形的攻击,扬起一个残忍的笑容,冷冷道:“在你死之前告诉你一声,在有女人在我身边的时候最好不要向我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