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悍然一战(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二章 悍然一战(上)

刀锋不入骨不止,破军不杀敌不停! 萧破军脚步瞬间移动,步伐远远超越方才的速度,顷刻间毫无掩饰的一拳已经掠至叶无道面们,这种敏捷度让场下的观众再一次异口同声地惊呼。能有几个人将平实刚猛的拳法演绎出如此炫目的效果? 叶无道嘴角淡淡笑意依旧,眼神却蓦然绽放异彩,双手在胸前左右划弧抱一浑圆状,双手粘住萧破军这惊人的一击,叶无道马上脚步微微后撤,将萧破军的整只手臂带向身侧,然后双手松开将从身边冲过的萧破军拉住,右手手背在他宽阔的胸口一记暗藏玄机的揽雀尾把萧破军庞大的身躯足足推出好几米。 如果是深谙太极的人就会明白要做出这个动作隐藏的玄妙之处在于腰隙立意,然后收敛入骨才有圆活之趣。叶无道方才一粘一拖再一推的连贯动作就是所谓的缠丝劲,必须气沉丹田由腰间突然发力,有多大效果就看日积月累的底子了。这个动作在陈道陵看来最为震撼,因为就像开合手是中国孙式太极一样缠丝劲是他们陈家的独创,而且叶无道的娴熟奥妙已经超越他们家族所有高手不少了。 行云流水的动作让人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畅快感觉,很多人似乎感受到了太极的一些玄妙,但是那种稍纵即逝的玄乎感觉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撞向护栏的萧破军凭借反冲地惯性一个凌空侧摆腿压向叶无道,没有谁怀疑这一腿可以力压千斤。叶无道身形后撤。单手提住萧破军攻下的那只脚,顺势一带一拨,后者在空间翻了一弧度才落在叶无道对面。已经臻至太极推手化境的叶无道对于这种至:至猛的大力攻击屹然不惧。 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黏!推手盘架时要求进退转换折叠往复。即以半圈化半圈发,既不化尽,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看似大海小舟浮沉凶险其实颠簸随浪四平八稳。如果萧破军一位强攻地话绝对没有可能伤到几乎完美防御的叶无道,但是战功显赫的天王战虎岂是如此而已,落地的萧破军仰天一阵狂啸,战虎,曾经那个杀敌如麻的天王终于彻底爆发。 偌大的地下拳场都因为这个黑拳皇帝的爆发而狂热疯狂。 单脚猛然蹬地,擂台顿时深陷一个脚印,萧破军在空中踢出一连串闪电般的连环脚。腿势愈加狠辣快捷,既然缓慢的刚强不能够刺破水的防护。那么就让这张滴水不漏地水网接受速度和突破的考验吧!力拔山河地萧破军面对真正的强者,第一次释放如此滔天的战意。 陈道陵注视着同样超乎想象的萧破军,眼神深邃,低声感叹道:“西域白虎,杀星破军。天下,始终是你挥舞死亡的战场而已。” 面对突然猛烈密集的攻击叶无道以不变应万变,右手画圆的速度也随着萧破军地加速而加速。在当萧破军攻势微微凝滞的瞬间,左手一记斜向上的弯弓射虎结实打在萧破军的腿上,右手卸力左手借力的叶无道迫使萧破军再一次落地,这一次叶无道没有等对方缓过身发动攻势,而是几个精妙绝伦的瞬间移步鬼魅般掠至萧破军跟前,皱眉的萧破军一个短距离的冲拳力求逼退叶无道。 叶无道嘴角泛起一个阴谋得逞的笑意,不等心知不妙地萧破军撤身,叶无道双手抱圆将那一拳巧妙卸去后一个肩膀借力撞在萧破军的胸口,顿时庞大的身躯倒飞出擂台。少观众都被这庞大惯性撞飞,战斗到兴浓地萧破军随意擦拭去嘴角的血迹,弹地登台再一次面对飘逸出尘的叶无道。 丝毫没有惧意和颓意的萧破军拉开一个架势。稳若泰山,气势陡变,这是今天他第二次将自我的气势攀升。 那一刻,所有人都相信,战虎破军是一位永远不会战败的男人! 陈道陵“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楼兰你要是真的想在太极这个博大领域登堂入室,就必须掌握刚才他创造的引劲落空之意,而且想必你也看出来了,他的脚步移动要远远在你之上,这就是太极拳经所云的‘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渺’,你要超越他很难,很难。” 如果是说在太极这个领域,也许你一辈子都无法超越这座高峰,这是你的幸也是你的万幸,孩子,将来的路还很远,冥冥之中就看你的造化了。 随后萧破军再一次让行家大吃一惊的用出了少林象形拳,龙拳的威仪,虎拳的刚强,豹拳的凌厉,一一成为萧破军随手使出的致命武器,这使得那名原先只注意叶无道的少年也大为惊讶,他当然知道有“非禅家不能达境界”之誉的象形拳,只是他想不通萧破军怎么能够这么轻松的连贯使用多种拳法。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师傅要带他四处行走的原因,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需要变得更强! 在他眼中原来整个天下值得他尊重的对手就是身世神秘的龙叔叔和这个整天就知道占便宜的没有师德的糟老头,而在一年的世界各地闯荡后依旧没有让他碰上足够强大的对手,这使得他有天下不过如此的骄傲想法,直到现在看到叶无道和萧破军的激烈碰撞后才恍然大悟,天下,还远远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师傅,不管你同意与否,我和他今天终有一战!” 不管场上这局让他震动太多的比赛结局如何少年都要和超越同龄人太多的叶无道较量一次,也许是苛刻的师傅对叶无道的赞赏刺激了他,也许是叶无道表现出来的君临天下让一向唯我独尊的少年十分不服气。 历经沧桑的老人含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叶无道,淡淡道:“那就现在尽量的寻找他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