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太极宗师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太极宗师

抱圆守一,由无极而太极,由太极而无极,无中生有而归无。百骸松弛,节节贯穿。 叶无道向所有人展露一个太极的深邃境界,面对萧破军势不可挡的大力攻势,叶无道并没有以强制强的作为,而是跟随萧破军那庞大充沛的劲路随屈就伸,人刚我柔,我顺人背,这使得萧破军那如同江海般滔滔不绝的攻势无处击到实处,优雅如竹林弹幽篁的叶无道用阴柔的进退在萧破军猛烈的攻击下安稳如常。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切尽在叶无道那圆转自然的挪步推拿中,步伐于稳重间透出轻灵,修长并十分强壮的身躯却拥有抗衡萧破军惊人的防守力,好像是千年前那让观众惊为天人的孙大娘剑舞般华丽而璀璨的舞蹈,所有观众陷入叶无道营造出来的太极境界。 “楼兰,给我把他每一个细节都给背下去!这就是拳经所云的‘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此即是以尺寸小力胜千钧大力,于避实就虚之间达到以柔克刚的效果,百年难遇的天才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诣,此子他日成就岂是我辈所能预料!” 矮小的老人霎时间迸发出比之萧破军恐怕还要巨大的威严气势,那金刚火目的神色让人根本就不敢正视他的眼神。擂台上身形游走飘忽的叶无道带给饱经沧桑的他太大地震撼,因为。他就是与青龙萧易辰一同位列中国龙榜十大强者的中国太极拳的宗师巨匠----陈道陵! 萧破军的拳法大开大阖看似毫无章法却处处杀机四伏,就像老人所说地“天马行空羚祟挂角”境界,萧破军已经突破框架迈上更高的台阶,不会拘泥于招式的钢猛拳法呼啸成风。最简单的一记横扫千军在他手中用出来却是虎啸深山般气势凌人。 在好事者搞出的中国杀手榜上萧破军高居榜眼,以朴实无华的犀利进攻著称,有人戏言能够在萧破军的手下过个几十招就可以马上号召拉起一个帮派了。凶猛沉稳,破坏毁灭,这就是萧破军的战斗特点,和他近身肉搏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所以有谁能像叶无道那样闲庭信步,那般在展现以柔克刚、借力打力的太极大境界? 擂台上被叶无道一腿踢断掉一根台柱后仅剩的三根残余也一一在萧破军地拳势和侧踢中折断,被强大力道弄飞的断柱伤到不少地观众,人群已经在那超强大的气势压迫下自觉地退后了许多。所以擂台下三米内已经空无一人。虽然现在连观赏比赛都有危险,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退场。因为每一个心里都清楚这样的搏斗也许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了。 敌军围我千万重,我自岿然不动! 面对绵绵不绝的猛烈进攻,叶无道凭借柔弱无骨的阴柔手势卸劲化力,进退走化亦画圆沾粘黏随亦是圆,小圈嵌大圈,大圈套小圈,叶无道那让人眼花缭乱的圆弧如同天女散花的手法。在旁人目不暇接地空当中已经足足卸去了萧破军正宗洪拳和随后少林达摩伏虎拳的千斤之力。 “太极手法的要义便是一个圆字,画圆走弧,凡举动则无处不画圆,无处不阴阳,无处不太极,形成自然的逆来顺受之规律!这个青年已经深得精髓了,如果说那个破军是你龙叔叔的衣钵继承人,那么这个青年就将是太极领域未来的真正宗师,江山代有人才出啊。各领风骚数百年,呵呵,像我们这些好歹也领了几十年天下风骚的老头也该真正退出舞台了。” 中国道教精神领袖之一的陈道陵苍老的脸庞流露出些许地如释重负。摸着身边少年的头有些伤感。身边这个孩子的天赋虽然不逊于任何一个武学天才,但是对所有武学都能触类旁通地他就是对太极没有一点点兴趣,碰都不愿意碰,也许这和这个孩子天性属金火有关,无法真正的宁静淡泊。这让他以为太极就要在他这一代断层的时候,就在他以为要带着最大的遗憾躺入棺材的时候终于被他发现了站在擂台上的叶无道,就连将近二十多年没有动手的他也有了切磋一下的想法。 萧破军虽然在叶无道的阴绵防守中无处使力但是凭借过人的体力拳势依旧大江大河汹涌不止,至刚至猛地拳法配上对手至阴至柔的手法简直就是完美的绝配,[]绚烂的对攻让观众叹为观止,不少混入的武术界高手都被两人的超强实力震撼不已,顿生往日自己夜郎自大感慨。,当和刚才使用凶狠泰拳判若两人的叶无道一手潇洒负于背后,另一只手则在空中划出一个个圆弧顺着萧破军的攻击游走,以柔克刚,关键在抵抗对方,而是让对方的力量在圈里走化掉,使之引进而落空。当萧破军无与伦比的一拳击向叶无道胸口,后者略微侧身右手轻描淡写的粘在萧破军健壮的手臂上然后腰部蓄势后发手腕猛然一抖,一直防守的他终于开始有所动作,萧破军被叶无道这一记突然的太极推手推出老远,但是实战经验极度丰富的他在被推出去的时候趁势一个翻身弹腿踢向叶无道颈部,后者淡雅一笑,身体超乎物理常识的完全后仰,就像倒翁一样在萧破军那一腿划过后再立起来。 “太极拳推手处处走圆弧,以逆顺受,以顺应逆,进而达到以顺制逆之目的。这个人的内劲若有若无,见之有形却按之无迹。你用的刚劲越猛,跌得就越惨,楼兰,师傅当年达到这种境界的时候已经是不惑之年了。”此刻的老人充溢着浩然正气,被现在道家和道教尊为活神仙的他头顶有着太多太多的光环了。 “师傅,我也要学太极!”少年望着举手投足间充满仙侠飘逸气息的叶无道坚决道,武学天才的他几乎没有真正下过决心,显然叶无道超乎寻常的天赋和实力很大程度上刺激了他。 “为什么呢,你以前不是对师傅的太极拳最看不顺眼吗?”陈道陵微笑道,看来今天来这里随便看看是一个英明的选择,日出扶桑,没落咸池,将星破军,直逼紫薇!一切果然都在自己的推算中啊。 “想要打败一个人就需要掌握他最擅长的招数,就像刚才他对付那个泰拳选手,那样的征服才是男人的成就,将对手的所有尊严都踩在脚下!”少年神采眼睛迸发炽热的光彩,紧握拳头战意爆发。 历经太多岁月的老人无奈的摇摇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更何况是背负着千年宿命的孩子呢。 “强,实在是太强了!你们见过这么强悍的男人吗,我在这个拳场看了几千场比赛了,没有一个是太子和战虎的十合之将!我想如果太子党在杭州招人的话一定会爆满,当然我也是其中一个,浙江的那些狗屁帮派都一个个娘娘腔似的不像个爷们,就像那个什么冰鉴会,上次上海素帮挑衅竟然屁都没放一个,真他妈的丢我们浙江人的脸。”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男子大声道。 “靠!太子党要人老子第一个报名,要说给我钱,就是老子倒贴心里也舒服,哪一次和别的省份黑道集团冲突不是我们败下阵来。这次和青帮交火又是惨败最后给钱给女人才息事宁人,妈的,老子不爽!”一个稍微短小精悍的纹身男子咒骂道。 “你们知道青狼帮总部一百多号人是怎么被干光的吗?”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神秘小声道,看见很多人都好奇的等他给出答案,颇有成就感的他装出一副深沉的模样,朝叶无道努了努嘴,“内部消息说就是太子一个人,一把刀,全部解决!” 众人哗然,不敢置信,在半信半疑间再看叶无道的战斗便更有了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对这个神秘的太子愈加敬畏。 那几个原本想报复叶无道的台湾人在被许浩川告知那个干掉他们摇钱树的青年就是太子后一个个垂首丧气的自认倒霉,虽然身在台湾,但是这个剿平斧头帮的煞星还是让他们如雷贯耳。现在最惬意的莫过于芳心暗许的李暮夕和已经与叶无道达成合作的拓本道哉了,后者当然叶无道的个人实力越强大越好,这样一来他在家族的谈判砝码就重了不少。 傲然负手而立的叶无道淡笑道:“好你一个萧破军,还跟我客套,再不用出真实水平可别怪我下手不留情面!” 被击退的萧破军点点头,漠然肃立的他轻轻吐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仿佛在感受曾经在百人之间尽情屠戮的场景,浑身的气势再一次陡然上升,这样一来原本远离擂台三米的观众再一次向后退了一两米。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死在萧破军手下了,刚才那番超强的表现还只是一部分实力,那么接下来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场景? 叶无道原本那只放在背后的左手此时也已经垂放身侧,这一战,该进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