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王者争锋(四)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王者争锋(四)

现在中国南方能够与我一战的除了那些躲起来的老家伙就只有你一个人自,破军! 叶无道终于收敛起那副花花公子般的玩世不恭,向右侧平伸出一只手,那双深邃的黑眸绽放璀璨的光芒,那一刻,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不可一世的青年要开始真正的战斗了。高手的境界,不是像迈哈亚那般疯狂杀戮,而是如同这位神秘青年一样在赏心悦目的流畅攻势中杀敌制胜,这种感觉充盈所有人的头脑。很多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讨论台上犹如战神的青年的来历,有人说是浙江黑道三少帅之一的冰鉴会会长林朝阳,也有人说是南方武林哪个门派的年轻传人,唯一一个说也许是太子党太子的家伙马上被周围的唾沫淹死,太子怎么可能来这种鬼地方! 在整个南方普通黑道心目中太子党的太子就是神秘而高贵的存在!谁说除了皇家才有高贵的血统?在中国黑道,太子就是那未来的皇者,这一点,已经被太多人心照不宣的认同。这样的一个人物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肮脏低下的场合?! 萧破军缓缓走向擂台的时候,所有人都自觉地让开,因为能够让那个青年如此重视的人只要不是发烧烧坏了脑袋都知道他的强悍。 “天王破军!他是太子党的战虎!”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认出这位传闻到达杭州的南方第一战将,顿时整个地下黑拳场炸了锅般沸腾。毕竟萧破军这个名号已经沾染太多鲜血和屠戳,当一个往常只有在类似传说神话地传闻中出现的人物活生生近距离的站在你面前的时候,很多人除了仰望和尊重,再没有其他选择。 “他就是萧破军。果然是如此地年轻啊,是哪个王八羔子说我们南方没有强者。操他妈的,叫他来和战虎过过招!我就不信他能活着爬下擂台!” 这个家伙的愤火之言很快得到一大片人的赞同,因为中国黑道布局向来是北方强于南方,这和历来中国古代北强南弱的实力格局惊人相似,太子党的崛起让很多人都出了一口常年被挤压的南方道上人员的恶气,尤其是萧破军,已经超越南方三少帅的光环隐然成为中国新一代的天王战将,被誉为中国新地年轻一代十大高手之首!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明年龙榜重新排榜地最有力冲击者! 当萧破军这不到二十岁却经过了最多浴血奋战的太子党天王收敛那份漠然的懒散站在擂台上的时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那份压迫面前他们脑海中想着的都是萧破军这个名字背后牵扯出的一连串辉不战斗。如果说龙帮这个神秘组织有着黑道高高在上的地位,那么以萧破军为代表地新生代黑道人物就是真正的草根英雄。拥有更多的一般黑社会成员的拥戴和崇拜。 三年,萧破军没有哪一次战斗是身先士弈冲在最前线,身上伤痕的整个太子党最多的, 三年,萧破军凭借手中短刀带着三千战魂堂死士为太子党杀出了一条血路,真正的血路, “当年,我看见了天王破军战斗。生子当如萧破军!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能够亲眼目睹那场比赛,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那样地子孙……” 这是一位混迹黑道一生的老人在临终前含着满足的笑意对满堂子孙说地最后一句话。 但是就这么一个战功赫赫的第一战将却单膝触地跪在了那名神秘青年的面前。低下战虎那颗高傲的头颅,那股尊敬超乎想象的虔诚。 男儿膝下有黄金!是谁值得这样一个真正的男人用这种最原始也是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尊重? 当萧破军抬头说出那个词汇后引发了更大的轰动----“太子!” 不理会疯狂的所有人群叶无道微微一笑,一只手放在背后,另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舒缓手势,那股天然的优雅飘逸顿时引来鸦雀无声观众的内心一阵叫好,那信手拈来的大家风范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点头,这才是王者的君临天下,真正狂傲不是从用语言和激烈的动作表现出来,而是这毫无痕迹的传递出那份唯我独尊的气概。 “那个被你们叫做萧破军的人很厉害吗?”李暮夕紧张地问身边的那个台湾青年。似乎场内所有观众在得知他是什么“天王”“战虎”之类的以后就陷入疯狂状态这么看来他是很有名气的了。虽然她始终相信叶无道才是最强的,但是内心的担忧还是止不住地涌上心头和眼眸。 “很厉害。有人说他是中国新一代中最强的男人。”青年微笑道,“但是我相信太子不会输给任何人!” “你放心吧,你的男人可是那个将我们家族一整支精锐的忍者队伍瞬间清理干净的太子,更何况还打败了我国的忍术宗师,就算不能轻松获胜,那也是至少有一个不败的底线。”拓本道哉并没有因为叶无道把他的家当全部灭掉而怀恨在心,相反似乎因为能够和这样的强者合作而洋洋得意。 李暮夕这才稍微安心一些,两只小手紧紧握住放在胸口,显然是整颗心都牵挂在了自己男人的身上。 “师父,刚才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用心打呢,感觉就像是猫在逗老鼠玩,等到老鼠精疲力尽的时候才肯真正出手。”一个清秀强健的少年在一个角落指着叶无道说道,“不过这个家伙的移步和瞬步真的让楼兰羡慕,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也有这样的高手,师父,我可以和他交手吗?” “就你还想和他打,你是是嫌我昨天没给你吃鸡腿故意想给我这个师父丢脸啊?”一个古朴容颜的老人瞪眼道。“那个家伙的拳法也就那个样子啊,又不比龙叔叔强多少,加上那两个龙爪手和鹰爪手的手势有点意思,也不会比我强多少吧?而且你老是不让我一个人闯荡是是怕没有人帮你做饭啊?”少年服气道,斜眼瞄着台上的作出那个姿势的叶无道,其实心底充满了欣赏和羡慕。 “做饭是磨练你这个心浮气躁的家伙的意志,你个小兔崽子!” 老人雪白眉毛上扬使劲敲了一下少年的脑袋,望向擂台后眼神沧桑了许多,正色道:“拳法虽然有近百种之多,但是最高领域都为机巧圆通,变化无常,而局限于任何固定的章法或招式,如果能达到你龙叔叔那样‘天马行空、羚祟挂角’的境界也就是你出师的一天了。” “靠!达到那种境界龙叔叔好像是在将近四十岁的时候,这不是明摆着要我再干二十多年苦力吗!”少年小声嘀咕道,结果被耳朵灵光的老人一顿板栗伺候,他赶紧改变话题,“泰拳似乎也不过尔尔,比我想象中要弱上很多呢。我们还需要去泰国让我接触泰拳高手吗?” 老人摸着少年的头语重心长道:“近几十年来,世界各国的搏击高手多次联合征泰,每次皆以全军败阵耳告终。我清楚记得日本极真会空手道创始人为了向世界证明本派空手道而赴泰比武,结果被泰拳师至简、至猛的脚法打得大败。在八十年代的曼谷拳赛中,被誉为日本新格斗式拳王的田烟,便是被泰国拳师用摧毁性的右高踢踢断手臂。曾无数次击败东洋和西洋的搏击高手而在世界自由搏击擂台上称雄的泰拳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简单!楼兰,记住,大巧若拙,重剑无锋!” 叫楼兰的少年轻轻点头,望着缓缓起身的萧破军轻佻笑道:“师傅,这个人好像龙叔叔提到过哦,不爽,我一定要和他过两招!你要是还敢不让我出手别想我做夜宵给你吃,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等老人动手敲板栗少年已经敏捷闪开,步伐竟然和叶无道刚开始的那种有异曲同工之妙,脸上布满怒气眼中却满是欣慰笑意的老人骂道:“好小子,知道威胁师傅了!你以为能够让你龙叔叔刮目相看的素年会是软脚虾吗,到时候被人打得屁股开花可别怪师傅出手帮你!” 少年看着头顶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道:“那还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始终注视擂台上的老人这次没有动手教训这个目无师长的少年,而是带着浓重的惊叹道:“老子有云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坚。无有人无间,吾是以知无这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好一个上善若水,这个素年果然是人中龙凤,实力超乎我的想象啊!没有想到还有人能够用招式这么完美的体现‘上善若水’,想想都有半甲子没有见识这种境界了,楼兰,看清楚了,这场战斗会让你受益终生!” 当眉宇间难掩骄纵轻狂的少年见到擂台上叶无道摆出那个浑圆太极起手势后流露出极度的震撼,正色道:“他很强,师父,我将来要超越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