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王者争锋(三)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八章 王者争锋(三)

叶无道从人群中弹地而起如同魔神般站立在擂台一根立柱之上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将视线投注在这个鬼魅般出现的青年身上,飘逸的贵族气息和庞大的汹涌战意让那些人感到深沉的压迫感,整座地下拳场都被一种凝重的气氛笼罩。 李暮夕虽然知道叶无道能够从废旧工厂救出那个被劫持的女孩肯定不是表面上儒雅的书生文人,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原先是家教老师现在是自己男朋友的无道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实力,傻傻的小女生喃喃自语:“无道真的是太子吗?” 斯文青年注视着那张有些呆滞的小脸微笑道:“你只要说你是太子的女人,整个杭州甚至中国南方的黑帮都会对你毕恭毕敬。因为你的男人是掌握他们生死的一个不可冒犯的存在。中国南方太子党数万人都是你男人手中的棋子,我相信未来他还有可能获得更大的权势和荣耀,” “听说你是世界死亡泰拳大赛的银牌获得者,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那个号称是泰拳第一的金旬日。” 双手插在口袋的叶无道散发无穷的邪魅气息,身体微微前倾含着浓重的蔑视道,那张英俊的脸孔在灯光照射下显得更加不可名状的邪美,擂台上那个女孩一时间有些失神,而迈哈亚听到那个名字后明显杀意浓重了许多。 金旬日便是连续三届死亡泰拳大赛的传奇人物,在泰拳界锋芒无人能及。但是在两年多前在越南那次事件中据说是被人暗算而全身骨骼碎裂死亡,其实内行人都知道那是在正面交手后被对手硬生生一寸一寸捏碎骨头。迈哈亚这次愿意被台湾人雇来打黑拳就是因为得知那种杀死自己偶像金旬日地手法来源于中国武术,所以他想亲自来大陆见证一番能够把金旬日这个泰国的败战神打得那么惨的功夫,只不过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能够对他产生足够的威胁。最多就是刚才那个使用怪异拳法地中年人,这一个多月的败战绩让他对神秘国度的武术有了极大的怀疑。 “你和金旬日前辈交过手?”迈哈亚皱眉问道。 “交手?” 叶无道一阵仰天狂笑,飘逸的稍长头发有一种妖异的视觉效果,停下无尽蔑视的狂笑,叶无道嘴角泛起一个残酷的弧度,扬起他那只修长如白玉的右手,五指弯曲如银钩,冷笑道:“当时我就是用这只手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做中国的鹰爪手,只不过他再没有机会说中国武术难登大雅之堂了。让人不爽地就是他还没有和我玩百招身上就没有可以再让我玩的骨头了,可惜了。” 旁人都不知道叶无道和这个迈哈亚在谈论什么。但是通过迈哈亚面如死灰地表情看出那站立在立柱上的青年一定有着惊人的战绩或者背景。那个站在擂台挑战的女孩脸色连连大变,因为稍微知道一点泰国话的她终于对这个神秘太子的隐藏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估计。这个时候地她开始为那两次擅自行动开始出冷汗,鹰爪手,能够将一个高手的全身骨头一一折断,那是怎么样的境界! “华夏武学博大精深,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这句话是叶无道用中文说出,说完后一直居高临下的他便飘落在擂台上,轻轻走向已经暴怒的迈哈亚。在与“雪黛:擦肩而过的时候低声道:“告诉李凌锋,要玩叶无道随时奉陪,就怕他玩不起!还有这种地方不是你来的地方,不要以为世界上都是像我这样不喜欢对女人使手段的男人。” “就是你杀死了金旬日?”迈哈亚不可思议问道,这么年轻地家伙能够将泰拳界的北斗打得那么惨不忍睹? “相不相信都无所谓,因为很快这个就对你没有丝毫的意义!”叶无道走到擂台中央依旧是那副懒散地表情,没有了刚才傲立的飘逸和大笑的狂放,但是没有谁敢说这份随意下面没有随时取人性命的冷酷,没有谁相信那张俊美脸庞灿烂微笑的主人会是一个很好说法的社会主义好青年。 “今天就陪你玩玩泰拳。就算是热热身,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至于热身接下来的节目我想你是没有机会知道了。” 叶无道等到女孩走下擂台后微微吐了一口气。泰拳以凶狠、残酷和惊险闻名,以钢腿铁肘著称,所以被人们誉为“八条腿的运动”。叶无道在面对任何一个对手的时候都会有丝毫的轻敌,因为他的生命有太多的人思念、嫉妒和憎恨了,他不允许自己败在失误的细节上,更何况泰拳一直以来就凭借凌厉的打法在世界自由搏击大赛上所向披糜,显然这个迈哈亚在和实力对称的对手较量中并没有使出全力。 但是不管这个家伙有多少隐藏实力,叶无道都清楚那个家伙的下场只有一个,这就和当年那个信口雌黄中国无武术的金旬日一样,除了毫无体面的死亡叶无道没有想到其他有创意的方法回报他们。那个女孩在下台的那一刻不禁回眸,这样的男人她真的是第一次遇见,和麒麟主同,这个家伙对女人有着一种固执的特权,这个弱点想必麒麟主一定十分清楚吧。 李暮夕满脸期待和紧张的注视那个在台上格外显眼的修长身影,幸福和混乱的芳心被骄傲充斥,叶无道高大的形象和温柔的举止让少女心思的女孩不可自拔的沉沦到爱情的大网中去,尤其是身边素年的那番话让她陷入对叶无道的崇拜,叶无道已经给了她太多惊讶和奇迹,她现在想做的就是紧紧地,紧紧地抓住那双带给她安心和甜蜜的手。 原本以为那个青年会带给他们一场势均力敌的苦战的观众一个个张大嘴巴说不话来,等迈哈亚回神叶无道鬼魅般的步伐接近如临大敌的对手,虽然在场外那些人看来叶无道的动作似乎极其缓慢,但是稍微有些根底的观众都知道达到这种境界需要多大的天赋和努力。 眨眼间就看到那个可能是杀死金旬日的凶手到了自己身边,迈哈亚想要闪躲突然一个凶狠的撞肘便结结实实打在了他的胸口,当抗击大能力很不错的他踉跄着后退的时候,一个极为犀利的弯弧踢接踵而来,措手不及的迈哈亚被踢得离开地面甩向护栏。 等到狼狈的他爬起来的瞬间,似乎计算好的叶无道凌空一记恐怖的侧扫踢砸中脸部,牙齿碎了一地的迈哈亚倒飞向另一边立柱,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挣扎着想站起来的他似乎看见远处好整以暇等他准备好的那个怪物的轻蔑笑容。当他终于依靠那根立柱站起来的时候,叶无道再次带着残忍的笑意如约而至,惊恐的迈哈亚下意识的坐在地上,叶无道的这个挟带强劲气势的回旋踢将那根可怜的立柱当成了靶子,结果让全场除了萧破军外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是那根结实的立柱竟然被那个青年生生踢断! 可怕的力道,绝伦的速度,惊人协调,所有人望着那个在台上意态神闲的景年,心底泛起一阵彻骨的寒意,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战斗,这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凌辱!但是叶无道那句“华夏武学博大精深”的论断让这群人生出绝对的赞同,他们实在想不通刚才气焰那么嚣张的迈哈亚在这个看上去十分文雅的青年面前就如此不济,而且还是在青年“玩玩的热身”前提下! “你似乎比那个金旬日差了许多啊,幸亏没有用龙爪手,否则就真的是浪费了,其实上次对你们那个泰拳第一的家伙用了鹰爪手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叶无道站在擂台中央扬起一只手如鹰爪般弯曲,一脸悠闲道,丝毫没有将颤颤巍巍站起来的迈哈亚放在眼中。 李暮夕被叶无道表现出来强大的战斗力兴奋的蹦蹦跳跳,身边那名青年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看样子这棵摇钱树是铁定完蛋了,怎么就这么好运气碰到太子呢,过起码老本赚回来了而且还捞了少外快,最重要的是他还得到少有用的第一手资料,所以他并不像身边另外那几个台湾人那样痛心疾首。 当叶无道将狗急跳墙朝他冲来的迈哈亚凭借泰拳中一个完美的拉颈撞膝用膝盖撞上天后,紧接着他高高垂直跳起一个类似唐家弹腿的腿法踢中迈哈亚的胸部,本就上升的迈哈亚在这一腿踢中后飞起了老高,沉闷的撞击声极具穿透力,最后落地的便是一具尸体了。 看也不看一眼尸体的叶无道将目光锁定在远处那道异常矫健威猛的身影,这位从未真正出手的太子迸发出强烈的战意,正好和那道同样炽热的视线交汇,破军,就让我们进行一场真正的战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