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王者争锋(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七章 王者争锋(中)

当那个被李凌锋叫做“雪黛’的女孩站在场中央的时候,所有男人都是一阵错愕,在连续两个男人被迈哈亚杀死后他们都希望能够有一个电影中经常出现的那种仙风道骨的神秘老人“粉墨登场”然后力挫对手最后扬长而去,他们没有想到最后挑战十七场全胜势头不可阻挡的泰拳王的会是一个弱禁风的女孩。 虽说死人在这种地方并不稀奇,但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夭折在擂台上稍微有点人性的男人都有些戚戚然。 但是那群台湾人却是像喝了一整瓶春药般嗷嗷大叫,感觉就像是他们在**那位曾经暗杀过叶无道后来又警告过叶无道的女孩。在台上不可一世的迈哈亚色迷迷的盯着女孩的傲人身段,眼睛里有一种饿狼看待羔祟那般张狂的淫秽,愤怒的女孩狠狠瞪着那个嚣张跋扈的恶心男人,她要亲手教训这个被麒麟主评价为不错的家伙。 当拓本道哉见到这个让他做梦梦到都会惊醒的煞星一脸灿烂笑意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已经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了,脸色苍白的庞大财阀继承人颓然的坐在椅子上,眼神有些涣散,这使得拓本道哉身边的那个戴眼镜的斯文青年有些迷惑,因为在他印象中拓本道哉是那种狂傲到无法无天的富家公子,在自身不错本事和显赫家族支撑下就算在台湾也不把整个黑道放在眼里,怎么可能见到这个青年就如此绝望。难道那个漂亮小女孩是拓本深爱的人,这似乎怎么现实,这个家伙最把女人当一回事,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青年在细细打量叶无道地时候脑筋急速转弯。 “放心,我今天没有杀人的兴致。” 叶无道朝面无人色的拓本道哉冷冷道,转头面向李暮夕的时候嘴角地弧度却马上柔和,“至少现在是,所以你没有必要这么紧张。” “不管你今天杀不杀我,有些句话我都要说!” 被逼到绝境的拓本道哉终于鼓起最后的气破釜沉舟道:“我相信太子应该明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游戏法则,也许在太子眼里我这个三菱财阀主要家族之一的继承人并不会起到关键作用,但是你们中国人不是说江海不辞细流故能成其大吗?太子就算在中国南方有了不惧山口组的实力,但是当太子到达日本岛的时候总需要一些下人清理道路,我。拓本道哉就愿意成为太子的马前弈!” 叶无道细眯起那双狭长的黑眸,没有谁能猜透这个太子的真正想法。因为他内心地心思绝对不会因为身体的任何一个动作或者脸部地任何一个细微表情而泄漏。那个从见到叶无道就开始注意叶无道一举一动的斯文青年惊奇的发现他的表情和动作似乎都经过了精密的设定般无懈可击,霎时间叶无道这个同龄人的形象在他心中迅速提高,加上拓本道哉嘴中的“太子”青年已经确定这个貌似温暖儒雅地青年拥有一个黑道枭雄一切的寒冷素质----冷静、残忍、缜密等等。 这就是那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太子?!青年嘴角渐渐浮起一个笑容,眼神除了敬畏和谨慎还有不少的期待,这次大陆之行让他收获不少。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错,很不错。” 叶无道终于露出一个稍微有些人类感情的微笑。这让一直盯着叶无道的拓本道哉有一种哭的冲动,什么时候自己这么狼狈这么寄人篱下了?!不过他绝对没有一点点想要报复这个带给他这种屈辱的人,因为他已经吃够了苦头。 三菱财阀一直是主寻日本经济走向地大型企业之一,历朝历代大的商业家族或者集团都会有一个黑道的靠山,而拓本道哉他地家族和稻川会组有着密切的关系,实力不弱的稻川会一向与山口组不共戴天,这也是为什么拓本道哉要和叶无道这位与山口组结下大仇的太子合作的原因,只不过因为太过自负的他因为用错了“邀请方式”而弄巧成拙罢了,损失了三十多名宝贵的中忍说。还损失了山门五卫这位被家族视为保命瑰宝的忍术宗师,如果说前面那些损失三菱财阀还能够接受,但是后者就绝对无法忍受了。因为本来实力就逊于山口组的稻川会真正的高手并不多,像山门五位这样全日本排名第七的顶尖高手更是仅此一个!更何况拓本道哉还和叶无道这个太子闹翻了脸,这样一来原本在家族继承这件事上没有太大悬念的他根本就不敢回日本,他怕被脾气暴躁的父亲一怒之下砍成肉酱,所以叶无道这个罪魁祸首也就成了拓本道哉的唯一希望! 这些叶无道当然清楚,而且从见到拓本道哉到目前为止每一个细节都在他计算之内,想要获得最大的利益就需要将与自己合作的对方的希望值降到最低,简单一点说就是将对方所有的选择都断绝,让他只能够和自己合作,这样一来话语权就全部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现在的拓本道哉已经几乎丧失继承权的争夺,除非,他能够获得自己和太子党的支持! 怪不得日后有一位商人感慨道和叶无道做生意最保险的就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注意每一个细节埋头干活,只要不要朝想占便宜那个方向想最后也许就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否则耍心机用手段的话一定死得很惨很惨。 “太子?”李暮夕大眼睛凝视着一脸淡淡笑意的叶无道充满询问的意思。 “这个绰号是是很威风啊?”叶无道没有刚才面对拓本道哉半点肃杀气息的嘿嘿一笑,敲了李暮夕的小脑袋一下。惹得十分不满的李暮夕露出“尽母老虎”的本质,在叶无道手臂上狠狠拧了一把,然后噘起嘴巴表示抗议,“才威风!一点也不威风!根本不威风!还不如叫坏蛋来得直接恰当!” 这个大逆不道的动作让两个一听到“太子”就一个胆寒一个肃然起敬的拓本道哉和斯文青年同时咽了一口口水,这个胆大包天的丫头,难道不知道现在这个“太子”在中国有多重的分量吗!更加让他们郁闷的是叶无道还毫无身架的停哄这个小女孩,和刚才的那个太子判若两人。 终于把李暮夕哄得眉开眼笑的叶无道并没有给面前两人适应反差的时间,淡淡道:“事后你给我一份你家族势力分布和背后靠山的详细资料,至于你弟弟拓本润日的情况不需要担心,既然我答应和你合作,不要说拓本家族的继承,就算是三菱财阀的掌门人这个位置也是没有可能,你能爬多高就看你日后的实力和忠诚了。” 叶无道养一条狗,那也一定是有用处能咬人的狗。 狡猾的叶无道这次争取拓本家族势力的行径日后被了解情况的叶正凌称作“先给毒药再给解药的完美手法”! “拓本润日要是有那个贱人母亲给他撑腰的话他连那个家都没有办法呆下去,只要能和太子合作,日本随时恭候太子的大驾!”知道叶无道不会杀他拓本道哉很快就由刚才的死狗变成那个在台湾旅游一周就惹下无数冲突的公子哥,如果不是那群中忍和山门五卫这样的忍者高手暗中守卫,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几次。 “这次大陆之行一定有不小的成绩吧。”叶无道望着那个青年若有深意微笑道,在他犹豫警惕的时候叶无道捏了一下李暮夕的粉嫩脸颊,“不知道对我们太子党的了解到了什么程度。” 青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眼睛不时瞄向擂台。这次大陆之行虽然名义上是带着迈哈亚在南方四处接受挑战拼命赚钱,不过其实是能够对大陆南方格局一个深入的认知,迈哈亚在南方各个省市挑战和被挑战的时候,他便对当地的主要黑帮势力作了较详细的纪录,尤其是新霸主太子党的实力分布最让他感兴趣,他在来大陆之前就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因素让这个帮派用不到四年的时间奇迹壮大打败那些百年帮派。 “无道,那个姐姐是那个泰拳很厉害的家伙的对手吗?”李暮夕望着擂台上的紧张局势担心道。 “意气用事的女人。”叶无道微微摇头,和她交过手的他十分清楚她的实力,不要说迈哈亚,就连那个梅花螳螂拳的中年人也比她强,“她唯一能从擂台上活着走下来的可能就是用美人计。” “太子也想上去试试?” 那名青年脸色逐渐和缓,在刚才叶无道的强大实力面前他确实有一种不小的压力,不过他发现当叶无道和女人接触的时候气息总会自觉地收敛。难道说这个太子对女人的疼爱是真的?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一个真正的枭雄怎么能够沉湎于红粉美人,这让素年有些失望。 “呆在这里不准乱跑元知不知道,否则被人卖了我可懒得救你。” 叶无道捏了李暮夕一下鼻子,扬起一个迷人的微笑,朝拓本道哉和那名素年淡淡道:“帮我照顾好她,否则后果一定比你们想象的要严重很多。” 叶无道望向即将开始的擂台赛和台上那张倔强的容颜,嘴角微微翘起,萧破军,似乎我们之间还没有交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