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解铃系铃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章 解铃系铃

听到叶晴歌充满迷茫的疑问,叶无道顿时精神大振,喜怒不露于色的他低头摇晃着手中的茶杯淡淡道:“寤寐思服,辗转反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些都可以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喜欢一个人就想喝茶,爱一个人就想吸食鸦片,两者一样,很一样。” “哦,原来就是所谓的‘一日思量,也攒眉千度’啊,这样看来姑姑倒是有喜欢的人!”叶晴歌眼睛里闪过一抹连叶无道也没有发现的戏虐,正色道:“在杭州就有一个男人。” 叶无道脑海中迅速搜索这个能够匹配姑姑的男人,杭州本地人可以排除,多半是这次紫云山庄聚会的人物,其中他见过一面或者一瞥的男性都瞬间被他一一列出然后又一一排除,最后偌大的亚洲财富论坛的全部名流被他全部否定,而将“那个值得姑姑倾心的男人”锁定在那位拍卖会上和他竞争辟邪九猁琉玻杯的那个男人,从风度气质上那个看不穿年龄的男子都是无懈可击,光是这一点就足以成为叶无道的对手,而且那个神秘男子身边还有一个也许是中国龙榜高手的家伙! 其实叶无道应该也算猜中了三分,那个柳云修虽然和叶晴歌没有什么关系,但也是他小姨杨宁素的有力竞争者之一。 注视着脸色黯淡胡思乱想的叶无道,叶晴歌终于忍不住噗哧一笑,在这个家伙的头上轻柔地敲了一下。道:“想到哪里去了!那个男人不就你吗,哦,错了,无道好像还不是男人。应该是男孩才对哩。” “男孩?是就是吧,反正姑姑不是外人,吃姑姑的亏正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被戏耍了一次的叶无道望着那张绽放笑颜的完美脸庞,优雅推了一下鼻子上地眼镜,能够让姑姑如此开心就算是戏弄无数次也心甘啊。四周随着叶晴歌这个灿烂笑容心神摇曳的男人已经 “风险和机遇是这个世界最让人痴迷的东西,尤其是商人,因为那就是利润之源!” 叶晴歌虽然将笑意渐渐收敛,但是嘴角的弧度依旧柔和迷人,转入正题胸有成竹道,这种自信和身边的叶无道是那么的神似。缓缓道:“人生没有一样事情不是在赌博,风险大就意味着也许获得的更多。当然,失去的也会更多,赌博是相当公平的事情。一个商人,一个在市场越来越细化上想要谋取最大的利益,想不赌博想没有风险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姑姑虽然说投资艺术品风险很大,但是并没有说不赞同无道涉足艺术品投资市场,一个商人没有疯狂地潜质绝对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庸商!” 这个时候叶无道想到何解语父亲在那辆公交车上问自己地一个问题“危机是什么,。机遇和危险并存,这就是商业这种游戏的潜规则,这一点无法摸透的话就要想有惊人的成就。 叶晴歌微笑问道:“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怎么才能瞬间把握稍纵即逝的机遇?” 叶无道注视着那双充满柔和笑意的眸子微笑道:“我不会等待机遇地来临,真正的商人会自己创造机遇!” 叶晴歌没有想到叶无道会这么回答,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忘记你是堂堂神话集团的创始人了,也只有爸爸这种老狐狸才教得出你这种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小狐狸。你给我记住了,要是别人。姑姑才懒得跟他说这些!首先,艺术品市场远远没有达到饱和状态,这种预测基本上是正确的。这就像是当年经济实力超越美国的日本的艺术品市场,其中的利弊得失你可以参照八十年代日本这个范本。也就是说现在你进入这个市场还有相当大的空间和漏子;其次,艺术品投资是一种高回报高利润地行业,但是不管赚钱多少你都必须牢记反哺艺术,这一点是一个许多利益至的商人所忽视的,但是我想告诉你一饮一啄莫非天定,很多东西还是信一个天意;最后,等你赚到钱地时候一定要忘记请姑姑吃饭!” 一直就希望将那些流落在外国宝重归祖国的叶无道在两年世界各地执行任务的时候见到各个博物馆中琳琅满目的国宝重器,总是心痛不已,正在寻思着怎么用点手段收回那些文物的时候听到叶晴歌最后一个要求,不由得将一口茶喷了出来。 似乎早就料到这种状况的叶晴歌赶紧“殷勤”的给叶无道递出纸巾,一脸幸灾乐祸的贼笑,果然都有叶家的“优良传统”。这一刻,叶晴歌才从那虚无缥缈的神坛走下,给人感觉就是玄妙的她在叶无道面前才会露出这种女儿娇态。 叶无道似乎总能够获得一些极品女人的特权。 叶无道在走出知味馆的时候正巧碰上白片易和叫“浅静”的女孩走进知味馆,看上去两人并非已经“进入状态,,白片易朝叶无道微微一笑,眼神却有了从前没有的意味。敏锐捕捉到这一个信息的叶无道和叶晴歌同时微微皱眉,还真不是一般的心有灵犀。 走出知味馆两人便在西湖边上散步,恰似神仙眷侣的一对亲人成为西湖风月的最好注解。 “无道是在为方月墨的事情头疼吧,第一步棋就出师不利哦。”叶晴歌这个始作俑者微笑道,“方月墨确实是一个关键人物!” “但是方月墨因为姑姑是怎么都可能答应无道的合作意向的,都怪姑姑!”叶无道撒娇道。 “放心,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这件事情因为姑姑而受阻,姑姑自然可以将它解决,谁让我是你姑姑呢。” 叶晴歌笑道,以她的智慧当然清楚方月墨对目前处境的叶无道的重要。 叶无道望着这位自己没有丝毫亵渎之心而只是赤子之心的姑姑,轻轻牵起她的手,“姑姑最好一辈子都要嫁人。” 叶晴歌咯咯直笑,坐在石凳上微笑道:“那个女孩很不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