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品知味馆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九章 品知味馆

世界上像慕容雪痕、杨宁素这样一开始连对异性喜欢或者说有好感都没有的极品女人绝对罕见,智商奇高甚至被誉为世界上最聪明女性的姑姑叶晴歌虽在更像是这种女人,但是叶无道还是没有问出口,因为他不想留下遗憾,哪怕这种遗憾只是一种极小的可能。 “姑姑你放心,无道在这里立下军令状,要是姑姑满意无道下辈子就给姑姑做牛做马!”叶无道信誓旦旦道。 “那好像还是姑姑吃亏吧,养你不容易哦。”叶晴歌望着西湖旖旎的风景,原本十年来一直有些黯淡的心境第一次恢复十年前那无忧无虑的情景,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拥有现在的瞬间感受。 “每天素菜豆腐加酱油拌饭就行。”叶无道一本正经道,惹得叶晴歌娇笑不已,她今天的笑颜已经是以前几个月的总和了。 “有你这么看自己姑姑的吗?”被叶无道盯得不好意思的叶晴歌敲了一下那只色狼的头娇羞道,这个绯闻满天飞的家族宠儿还真是像传闻中的那般不辞花名,似乎家族不少女孩现在还对这个花花大少痴迷不已,小的时候也喜欢仗着年纪小对自己“肆意轻薄”,反正她现在已经习惯给这个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充分的“特权”。 “秀色可餐秀色可餐。”叶无道嘿嘿笑道。 叶无道并没有直接带叶晴歌去吃晚饭,而是先拉着这位大美人在西湖边上足足逛了半个钟头。然后又不由分说地将这个姑姑带上一只木舟,丢下划船的那个家伙叶无道便自顾自地和叶晴歌划向湖中心,已经习惯叶无道创造刺激的叶晴歌见怪不怪的托着腮帮晃晃悠悠的坐在小木舟上发呆。 “喜欢诗词吗,无道?”叶晴歌怔怔出神道。 “风花雪月地舞文弄墨是骗女孩的必备素质。只要是能够哄女孩子的我都懂一点。” 已经将后面追的人远远甩开的叶无道微笑道,他把坐在自己对面的叶晴歌拉到自己身边,将手中的浆递给她,握住那只纤细雪嫩的素手,“素手为浆,宣纸为舟,泛波于如同西湖般的宋词那烟波浩渺中。楫摇湖心月,红颜惊游鱼,这一切,都将成为无道最美好的回忆。” “怪不得小地时候就把女孩子一个个骗到手。有你这样的家伙真不知道是女人地悲哀还是幸运。”叶晴歌咯咯笑道,她可是清楚记得当年六岁的叶无道在华盛顿骗走比他大两岁的一个表姐的初吻。她还知道现在还有少家族的女孩都对这个花花公子念念不忘。 “如今还有谁能够像姑姑般‘轻舞罗扇扑流萤,和羞走,却把青梅嗅’?” 叶无道握住叶晴歌的素手轻轻摇起木舟,往三潭印月划去,英俊的脸孔挂着一抹闲适却伤感地雍容。 “雪痕是最适合这句话的女人,能够赢得这样完美女人的心是一件值得感恩一辈子的事情。” 叶晴歌柔声道,对于慕容雪痕这个渐渐被全世界赞美崇拜的女人她有着天生的好感。慕容雪痕是看穿世事的她认为最完美的女人,也许世界上有媲美慕容雪痕容颜的美女,但是能够与慕容雪痕那种气质媲美地女人她目前为止稍微觉得有资格的只有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就是独孤家族的独孤伊人,但是慕容雪痕会在将来地日子里愈加完美,无道啊无道,上辈子你可真是修了一辈子的福啊。 一想到慕容雪痕叶无道柔和的眼神温暖的连叶晴歌也有些动容,缓缓道:“雪痕是这个世界上能够让叶无道放弃一切的人,从前无道不知道怎么去爱。以后无道会试着去弥补。” 叶晴歌点头道:“无道真的长大了,姑姑放心了很多。” 叶无道眨了一下眼睛笑问道:“姑姑现在饿了没有?” 被叶无道骗着划了半天船的叶晴歌终于知道叶无道的“阴谋”,为了让自己对食物的要求降低到最低。于是就变着法的让她逛西湖、划小木舟,这个奸诈狡猾的家伙!叶晴歌一把拧住叶无道的耳朵,大声道:“好你个叶无道,敢动心眼动到姑姑头了?!” 看着被自己拧着耳朵的叶无道那副可怜模样,顿时“心旷神怡”,“大度”道:念你初犯,这次就算了,说吧,要骗姑姑去哪里?” 叶无道委屈道:“知味馆。” 百年字号观知味,大快朵颐叫化鸡。 宋嫂鱼羹加美膳,东坡大肉佐琼醘。 西湖酱醋鲈鱼脍,龙井虾仁菰菜齑。 口福以偿游览胜,江南秀色旅思迷。 当那辆在整个中国都是让人艳羡的英国皇室跑车停在知味馆这家百年老店店门口的时候,着实让在知味馆就餐的杭州百姓饱了一回眼福,还是一身精致礼服加上那副金丝眼镜的叶无道和清秀脱俗的叶晴歌两人在外人眼中简直就是一对完美的情侣。 其实按照叶无道的性格就知道他是那种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的人,喜欢剑走偏锋喜欢出奇制胜,这一点在为人处事和追求女人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如果是一般的大酒店餐馆除非有真正的顶尖厨师有不传的菜肴,否则怎么可能让叶晴歌满意? 坐落西湖畔的知味馆号称“正宗的杭州小点和杭州名菜都能品尝得到”,有“闻香下马,知味停车,的美誉,主要经营西湖醋鱼、叫化童鸡和西湖莼菜汤这些杭州特色菜,叶无道和叶晴歌到的时候正好是知味馆人满为患的高峰期,因为那身打扮和门外那辆白痴也知道什么身份才能坐的跑车,知味馆的一名经理特意要求为他们安排出一个雅座,不过叶无道和叶晴歌同时摇头,叶无道在帮叶晴歌在拥挤大厅里找到一个位置后就去买食物。 知味馆的程序有些特别,先要去用钱换同额的票,然后凭票去挑选自己喜欢的食品糕点,多余的票最后可以再去换钱。身无分文的叶无道在知味馆经理的热情陪同下直接去挑选各色特色小吃,在那名经理的推荐下叶无道挑了清荷蟹粉小笼包、猫耳朵和几样精致的特色菜。 叶无道坐下后大义凛然道:“浪费粮食是可耻的,所以姑姑一定要解决所有食物!” 叶晴歌望着满满一桌东西,狠很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叶无道,对于来知味馆吃东西她还是十分赞同的,但是要让胃口很小的她面对这一桌的食物简直就是“蹂躏”她。周围很多晚上下班的人都好奇的望着这一桌拥有特殊待遇的男女,尤其是绝色倾城的叶晴歌,马上成为整个知味馆的视线焦点,秀色可餐真的成了秀色可餐,很多人都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和嘴里的咀嚼。 显然叶晴歌对那样猫儿朵情有独钟,当然那笼刚刚推出的清荷蟹粉小笼包也成为两人扫荡的对象,看来叶无道消耗叶晴歌体力的策略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效,当鲜嫩多汁小笼包的汁液微微从叶晴歌那娇嫩的樱桃小嘴溢出的时候,所有在场的男人都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口水。 “这个猫耳朵可是轻轻松松就做出来的,一斤面粉可制成九百多个面瓣,必须配上精心挑选的鸡丁、火腿、香菇、笋片、干贝还有一些知名的野菜烹制而成,谁会想到小小的玩意也是包罗万象。”叶无道帮叶晴歌擦去嘴角的油汁笑道,“真没有想到姑姑也这么能吃,早知道就要两笼小笼包了。” 叶晴歌瞪了一眼在这里说风凉话的罪魁祸首,轻轻夹起一只散发荷叶清香的小笼包塞进叶无道的嘴巴,笑道:“姑姑可是只吃了三只小笼包,不知道哪个人吃了另外整整七只!” 叶无道突然问道:“姑姑,你真的认为目前投资艺术品风险太大吗?” 叶晴歌恢复那个与世无争的清灵女人,优雅笑道:“你认为当年比尔盖茨放弃哈佛大学在当时众人眼中是一件很英明的事情吗?” 叶无道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上的茶杯,这个阶段叶晴歌的意见对创业初期的叶无道来说无异于金玉良言,尤其是在绝对权威的收藏界和艺术品市场。其实不管什么,以叶晴歌的超群智慧完全可以融会贯通,可以说这个世界上视角和思维和叶无道这个同时具有天才和疯子特质的家伙最相似的就是叶晴歌! “姑姑有喜欢的男人吗?” 叶无道忍不住问道,话一说出口叶无道就十分后悔。凝视着那张突然有些惆怅伤感的动人容颜,他有一种想抽自己耳光的冲动,自制力的失控让叶无道开始反省。 叶晴歌那双闪烁着智慧的灵动秋眸浮现迷茫,有些失魂落魄道:“喜欢?怎样才是喜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