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亲人血脉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亲人血脉

叶无道看着自己的姑姑,不禁咒骂了自己一句白痴,谁都看得出来方月墨这位中国现代最具艺术气质的艺术家对叶晴歌有着明显的情愫,谁会在自己重视的女人面前露出贪婪的一面?而且还是没有追求到手的完美女人。像叶无道这么坦白的男人实在是可以列入灭绝珍稀生物的行列,没有谁能够否认叶无道的坦白在很多时候都是征服的利器。 叶无道没有想到这个艺术界的名流竟然爱惨了自己的姑姑,明知道没有结果还是这么痴情,果然有艺术家的悲情潜质。要知道叶无道抛出的诱饵可不算小,要知道在八十年代日本曾经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大肆购买高额艺术品,其中的热烈关注的代表画家就是梵高,其中《鹫尾花》拍价高达四千九百五十万!而《加歇医生更是被日本不可一世的大亨在纽约苏富比以八千二百五十万的天价购得!这固然和当时日本经济处于巅峰而艺术品投资趋于泡沫化有关,但是哪一个艺术家不向往这种至高的荣誉? 方月墨应该清楚叶家在国际收藏界的地位和实力,而且既然这位中国黑道新贵太子敢放话要让他成为中国的梵高,那么就一定不是空穴来风的诳语,中国目前的艺术界就有那种当年日本疯狂投资的迹象,加上火爆的炒作整个中国艺术品投资想要风平浪静都是妄想。这个机遇方月墨竟然肯拒绝,看来叶晴歌在他眼中毫无疑问是女神般的存在了。 “既然我是东道主。那么就由我来解决姑姑和方叔叔地晚餐问题吧。”叶无道拉起叶晴歌的纤手笑道,那笑容的真诚就连兰质慧心的叶晴歌也毫无防备。 今天叶晴歌算是被这个家伙占够了“便宜”,不过她没有反感也算是不小地奇迹,看来叶无道这个家伙小的时候没有少揩叶晴歌的油给她“打预防针”。 对艺术的尊重?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中想要独善其身何其难!叶无道敢保证如果没有自己的姑姑在场。方月墨已经和他谈论相关事项了。数千年来真正看破“名利”的有几人?为何名会放在利的前面?那是因为“名”的诱惑很多时候要更加巨大和隐晦,试想多人所谓的隐士名流都无法真正地摆脱名誉的枷锁?严子陵尚且如此,更枉论后人了。 “听说今天晚上竹云峰上有一个文人聚会,晴歌想你这次来杭州应该就是参加这次被誉为‘华山二度论剑’地文人盛宴吧。”叶晴歌似乎并不愿意和与方月墨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有太过亲密的接触,其实在世界各地四处飘零的她虽然人缘极好,但是和各色男人总是保持极严格的距离。今天叶无道的那种“疯狂举动”让她现在还是心境大乱,要不是自己的亲人,加上叶无道独特地气质,她早就拂袖而去。 方月墨眼睛掩饰住浓重的失落,对叶无道这个因为血缘关系而有幸接近仙子的男人不禁有些嫉妒。虽然明知道叶无道和叶晴歌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内心的挣扎还是有增无减。这就像母亲见到媳妇的那种欲语还羞的莫名感觉。 方月墨最后在极不愿意的情况下在紫云山庄和叶无道与叶晴歌告别,叶无道则霸占了独孤皇岈的那辆英国皇室才能够拥有的跑车,叶晴歌得知那个对叶无道恭恭敬敬地冷峻青年就是独孤家族的继承人后倒是小小的感兴趣了一下,因为她曾经在英国南部独孤家族领地地雪波特山庄获得独孤家族的一项馈赠。 “独孤家族领地上的那条雪涞河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河流之一,记得有一次曾经和独孤伊水在那里有过一次精彩的辩论,果然不愧是具有皇家血统的天才女孩,我想若非她是一个女人。独孤家族的未来还真是一个不小的变数呢。” 叶晴歌若有所指道,深深凝视了一眼追随叶无道到中国的世袭伯爵,淡淡道:“家族内部的斗争在所难免,这是转换新鲜血液的必然途径,但是如果无道因此受到伤害,就算我和独孤家族又不浅的交情,也不会袖手旁观!” 坐在驾驶席上的叶无道心中涌起一股温暖,这是那种亲人间不计回报的付出。叶晴歌早就已经脱离世俗的世界,除了将一切事务交给助手。这十年来她就是孤独的在世界各地旅行,从在一个地方为一个人驻足留连太久,偶尔拿出一幅惊世骇俗的作品送给善良的陌生人。但是叶晴歌再避免世俗为了叶无道她还是要插手。因为血浓于水是一种从骨髓里透出来的感受,就算是叶晴歌如此脱俗的女人也不能避免这种与生俱来的东西。 独孤皇岈并不清楚这个和独孤家族最具才华和野心的女人有过交情的倾城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当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独孤皇岈还是感受到了一种彻骨的寒意,女人,自从他和家族那位和他同龄的女人较量过一次后就再不敢轻视。 叶家和杨家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凡人,独孤皇岈在了解了叶无道家族的家族族谱后得到了这个最明显的特点。 不过独孤皇岈可不相信有人能够真正的伤害眼前这个面带微笑却是整个天主教教廷追杀对象的男人,而且独孤家族的家主也就是他的爷爷和叶无道这只狐狸有过秘密谈话,至于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就只有两个当事人清楚了。对于这些独孤皇岈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仅仅是成为家族的掌门人,并且超越叶无道! 超越一个人并不需要将那个人当作敌人。 独孤皇岈朝已经上车的叶晴歌微微绅士的弯身鞠躬,自言自语道:“忠诚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女人,是这个世界最多余的东西!只要叶无道有足够的实力,我就不会和他为敌。有些人,做合作伙伴要远远好于做敌人,尤其是让我输得心服口服的太子。” 在开车的时候叶无道突然转身抱住正在向他讲述这些年经历的叶晴歌,伤感而温馨道:“姑姑。” 叶晴歌起先有些讶异,但是很快就轻轻抱住叶无道修长的身躯,抚摸着埋在她肩上的头,温情道:“傻孩子,姑姑又不会明天就不是你的姑姑了。就算我死了,仍然是无道的姑姑,这一点没有谁能够改变,只要姑姑活着就会保护无道。” 现在还会有谁有资格说保护叶无道?或者说还有谁认为叶无道需要保护? 叶晴歌和杨宁素一样对于叶无道都是特殊的女人,所以叶晴歌说这句话并不唐突,而且叶晴歌也有这个实力。 轻视女人,就是轻视整个世界。 李凌锋很快就会用狼狈的商业波动来论证这一点,也许他没有刻意的漠视韩韵,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韩韵会为此大动干戈。 叶无道搂紧叶晴歌那柔弱玲珑的身体,扑鼻而来的是清淡怡人的体香,痴迷道:“姑姑不会死,姑姑不准死,在无道死之前谁都不准死!谁要是敢欺负姑姑,我让他生不如死!” 叶晴歌被叶无道楼得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脸上仍然洋溢着欣慰的笑意,最后微微挣扎着脱离叶无道的怀抱,见到这辆被叶无道放弃驾驶的跑车就要在一个弯道冲向西湖的时候,叶晴歌不禁拉住叶无道的袖子。 满足的叶无道朝自己的姑姑调皮的微微一笑,在紧急关头秀了一个华丽的超级漂移,这使得坐在后面一辆车子里的人张大嘴巴说不出语来。 “无道,姑姑的嘴巴可是很难伺候的,没有让姑姑满意的饭菜的话你可小心被姑姑怀疑你的品味哦。先给你提个醒,杭州的五大么菜叫化鸡,东坡肉,宋嫂鱼羹、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姑姑可都是以一品尝过了,要是没有些创意可打动不了姑姑哦。” 叶晴歌稍稍露出女孩俏皮模样,杀伤力可想而知,使得叶无道不禁朝叶晴歌那娇嫩如同冬日凝露花瓣的唇瓣怔怔出神,也许有很多人认为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不够高贵、或者说费文丽的美丽不够纯澈,甚至还有很多人认为气质典雅的奥黛立赫本也并非毫无瑕疵,但是叶晴歌的风华却是那般摧枯拉朽,她和慕容雪痕一样是那种征服一切审美观的女人。 叶无道突然有些担心这样的女人万一有一天被一个男人拥有亵渎该怎么办,这个时候他能够感受英式弈在内那些慕容雪痕的崇拜者的感受了,对于他们来说慕容雪痕是男人的禁区,那样的女人最好是一辈子单身,怪不得每年都有人因为对慕容雪痕那丫头已经爱上一个男人而放弃生命。 他突然想知道能够走进姑姑心里的男人会是谁。